4天2起,里昂又现自杀案!学生:焦虑、孤独,这就是我们的20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想法

就在1月9日,里昂才刚刚发生了一起学生跳楼自杀案 (详情点击:自焚事件后,里昂又现跳楼自杀案!学生:没钱+新冠,太苦了… );而才过四天, 1月12日,里昂又有一位法学院的外国女留学生试图跳楼自杀,幸好被现场目击的多位同学当场救下,且立即叫了救护车,最终没造成生命威胁。

图源:AFP

“1月9日”的自杀案件,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一个特别具体的解释;而“1月12日”这位女孩的自杀动机,已经得到证实。里昂三大法学院教授在接受费加罗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到:

这个学生来自一个南方国家, 她非常痛苦,远离家人,也远离自己的国家和文化,她现在已经转院继续学习了,我们也会尽力帮助她 

短短4天内,2起学生自杀案件, “大学生心理健康”这个问题,可能比我们所认知的,还要严重得多。 新冠疫情影响下“远程上课”和“居家隔离”,更是加剧了这个现象的严重性。

#幽灵学生

#étudiantsfantomes(幽灵学生,这是在疫情期间在推特上出现的一个话题,意指在疫情期间 持续居家上课,毫无社交娱乐生活,也完全没有人关注的在法大学生们。

“幽灵学生”准备上线了。

请大家分享这个话题!法国政府完全不关心我们这些大学生。比起我们,他们更关心滑雪场什么时候能够开放,所有除了大学之外的学校都开放了,我们完全被遗弃了。

疫情之下,我们(大学生)有20%都有过自杀的念头,30%都陷入了极度消沉和焦虑的状态里。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但是现实生活里大家都不把这当回事。这才是最可怕的。

当你在推特上发现,你不是唯一一个退学的人

从这些“声泪俱下”,还带着满满控诉意味的帖子中我们可以发现,疫情之下,这些“看不见”的大学生们,确实处在一个“危险区”中。

疫情下的20

随着第二次居家隔离的结束,一个学期也快要结束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开心担心自己的未来:期末考试、毕业论文、怎么找工作,烦恼和焦虑,一个接一个地来。

套用马克龙总统的一句话就是:“ c’est dur d’avoir 20 ans en 2020(2020年,20岁的你们是很艰难的)。”

图源:le figaro

从2020年3月底的第一次居家隔离开始直到现在,大学生们就一直在“远程上课”,很多没有选择回家,或是无法回家的独居学生们的“孤独指数”更是接近“爆表”,许多人的“消沉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

不管是在法国范围内,还是在国际范围内,学生的心理健康指标都是红色的, 我认为这比病毒的杀伤力更大。

—— Michel Deneken 斯特拉斯堡大学校长

数据显示, 第一次居家隔离期间,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出现了意志消沉的迹象。而到了 第二次居家隔离,这种现象更加严重。在700名接受了Article 1调查研究的学生中, 有近四分之三的学生表示,他们因为疫情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感到疲惫和压力。

我真的觉得压力非常大…我和我的朋友们还是会通过社交网络保持联系,但是孤独感还是会经常出现。正常上课,自由地出门,和朋友们散步,去餐厅吃饭…我真的太想念这些了!

——Pauline,受访大学生

根据益普索联合相关学生机构在6月所做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在第一次居家隔离期间,有 69%的学生感到“需要找人说说话,被倾听”,有21%的学生出现了“自杀”的念头。

图源:Les jeunes face à la crise : l’urgence d’agir

而对于大学生来说,居家隔离也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学习进度和状态,甚至牺牲了非常多的个人时间。

我们学校经常会“无视”我们,有些老师不知道我们的压力有多大,他们不给任何课程相关消息。如果我没有毕业目标,我想我早就退学了… …

——Pauline,受访大学生

疫情开始之初,学生们也能够理解学校在组织安排课程方面的“措手不及”,但到如今, 他们已经觉得自己被学校“抛弃”了。任课老师的“事不关己”以及行政部门的“冷漠”,都让很多学生丧失了学习的动力以及热情。

数据显示,有84%的学生认为居家隔离给自己带来了学业上的困难,有不少学生都选择了直接退学,而在这一部分学生中,有92%的学生感到 “疲惫、紧张、焦虑,并且失去了学习的兴趣”

图源:Les jeunes face à la crise : l’urgence d’agir

除了学业上的困难之外,根据费加罗报在2020年所作的调查, “实习的不确定性”,也是疫情之下大学生最大的烦恼来源之一:担心(63%)、压力大(57%)以及焦虑(46%)困扰着每一个“准就业人”们。而对于今年要找第一份工作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担忧更甚。49%的年轻人认为,他们的学校或大学没有提供必要的资源,以帮助他们找到实习或是第一份工作。

“我该对谁说呢?

一直以来,学生群体就是“心理亚健康”的重灾区,他们的自杀倾向是成年工作者的2-4倍, 有75%的精神疾病都发生在24岁之前。专家也不断呼吁,倾听学生,给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尽早缓解他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早期干预可以防止疾病的恶化,这也能给国家减少非常多的花销。2018年,法国政府在“精神疾病”方面的社会和经济支出估计为1090亿欧元。其次,精神疾病是辍学的多种危险因素之一,它本身就会给个人和国家带来经济和社会负担。

——《En parler, mais à qui ?》

然而,这一问题不光被普罗大众所忽视,法国政府以及相关的大学机构也并没有足够重视。

图源:l’étudiant.fr

根据Nightline France的一份报告显示, 在法国,一个大学心理医生平均要辅导30000个学生,这个数据不光落后低于报告中所提到的其他国家,更是 远远低于国际机构所建议的“1000-1500人”

换句话说,法国的大学机构对于学生心理辅导的配套建设是非常不够的,就算有学生想要找老师进行心理疏导或是开通,也很有可能“排不上队”或是根本“找不到人。”

ETPT值,指的是一位大学心理医生需要辅导的平均学生数,图为部分国家的ETPT值。

图源:NightLine France

不过,从上图我们也可以看出,如果对照着国际机构所建议的“1000-1500人”的标准,除了美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是“达标”。也就是说,不止是法国, 日益严峻的“大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不少人会认为,“自杀”就是心理不够坚强或是“矫情”的表现,“再大的事,挺挺不就过去了吗?”。然而,心理问题是很复杂的,并不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的,自杀者在“动手”那一刻之前到底经历了多少,纠结了多久,没有人会知道。

小编相信,没有人会轻易地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而作为旁观者,我们即使不能感同身受,耐心“倾听”,也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了。

图源:unsplash

文字:肉丝

https://etudiant.lefigaro.fr/article/j-ai-peur-de-decrocher-inquiets-ou-exasperes-les-etudiants-souffrent-de-leur-rentree_0d5507ea-0f96-11eb-8f8a-e20a8ad5ca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