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强班子,致富的路越走越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①:牛尾村村貌。  

图②:沃柑丰收。  

图③:“信访小分队”调解矛盾纠纷。  

陈海燕摄  

数据来源:中共中央组织部

一个电话,改变了刘禹宏和牛尾村。

两年多前,云南曲靖市师宗县五龙乡青年人才党支部负责人打电话给刘禹宏,希望他能回家乡发展,刘禹宏当时还是昆明一家科技公司的总经理。

2018年7月回村后,刘禹宏先任五龙乡牛尾村党总支书记助理,边干边学,摸情况、找问题;一年后,正式担任村党总支书记,带着村里的党员干部走村入户,抓好党建聚民心,发展产业谋致富。两年过去了,班子强了,村子也大变样,原来的党组织软弱涣散村如今变成了基层党建红旗村,干部群众一起蹚出了一条致富路。

化解矛盾有了新机制

要脱贫,就要先治乱,捋顺群众心气

牛尾村原村两委班子成员因为扶贫项目中违纪违法被处理,村党总支被列为“软弱涣散党组织”,村里积累的矛盾纠纷也不少。

新的村两委很快达成共识:“要脱贫,就要先治乱,捋顺群众心气。”新班子迅速组建了一支由村党总支书记、村组长、治安主任、老党员组成的“信访小分队”,矛盾不论大小,大家一起协调解决。

很快就遇到了一件棘手事:闹了10多年的林地所有权纠纷。接到电话,“信访小分队”直奔林地,村民喻大姐和老刘谁也不让步。

“这排杉木就是我的!不信,你去找邻居!” 喻大姐看到村上来人,向村干部求助。村干部问了在场人员情况,大家莫衷一是:“10多年前的事儿,哪还记得清?”小分队到了山坡上看完杉木高度,又比粗壮程度,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调解经验丰富的老党员王小松换了个思路:“一上来就质问谁对谁错,只会将矛盾扩大化。调解纠纷还是得从群众角度想问题。”

于是,王小松先找喻大姐单独谈。“住村里谁还不要个帮衬?这一排树最多也就值1000多块钱,争过来树,伤了和气,值不值?”见喻大姐态度有所松动,王小松又给她算了笔账:“你在外面打工,如果总是回老家调解纠纷,工地上的收入是不是也没了?”喻大姐仔细想了一想,决定让步。

接着,新村两委班子里的治保主任朱忠明又找到老刘做工作。最终,双方都决定各退一步,10多年的纠纷逐步化解了。

党总支书记带头,老党员公道正派、威望高,治保主任在解决矛盾纠纷上有经验——“信访小分队”的战斗力充分发挥了出来,土话、软话、硬话一起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思想工作做通了,矛盾也化解了。历史遗留问题一个个“啃”下来,大伙儿的心气也顺了。

“无论问题能不能解决,都要给群众一个答复。”朱忠明说,在牛尾村,接到信访24小时内了解情况;3天内给出初步调解意见;难度较大的纠纷7天内也得给反馈。

美丽乡村有了新气象

说话有人听,办事有人跟,群众信得过

矛盾纠纷减少,“社会生态”改善,自然生态也好转了。牛尾村山更青了,水更绿了。

2018年以前,可不是这般模样。那时候,两米宽的河里堆满了垃圾——塑料袋、旧衣服、破鞋子、废旧家具。

腰包鼓起来,村庄也要美起来。为整治村里环境,牛尾村党总支组织党员义务劳动,集中清理河道。党员刘小常一接到电话,二话不说,拿起手套、撮箕就往河边跑,河道边一下来了20多名党员。大家撸起袖子、卷起裤脚,有农具的用农具耙,没农具的戴手套捡。村民路过,先是驻足观看,看着看着也从护堤上跳下去干了起来。

人越来越多,活越干越少,堆了几年的垃圾,一下午就清理干净了。大家热得汗流浃背,干脆在岸边坐下来唠家常,平常不打招呼的人也聊到了一块。

趁着气氛融洽,新班子抓住机会了解困惑:一些村民为啥不愿参与新农合?村里要收新农合的钱,村民大会通知,大伙儿没反应;一家一户收,村民更不配合。

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愿意干?村民三言两语说出了心中顾虑:“知道政策好,之前不是没交过,但有的交了钱,生病住院时,却不管用。”再详细一问,原来是系统显示不在参保状态。

调查发现,原村两委班子做事不仔细,钱虽存入了专用账户,但有的人名写错、有的漏写,导致部分村民信息没录入系统。

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此类事件,牛尾村党总支很快达成一致:村务公开。定期公开党务、村务、财务;涉及村里的重大事务,严格按照“四议两公开制度”执行。

“现在咱们村说话有人听,办事有人跟,群众信得过。”村民说,以前村里组织雨季后给村口道路锄草,得观望好一会儿,现在不一样了,一听到消息,党员带头、村民跟上:“建设美丽牛尾村,算我一份!”

产业发展有了新思路

统一管理出效益,心气更足路更宽

脱贫致富,落脚点在产业,关键是产品销路。

2019年9月,村两委部分成员带上牛尾一组这个板栗种植大组的组长陈建明,一起到外地板栗交易中心跑销路。

“你这板栗我不收。”对方说。

“为什么不要?没打农药不是绿色产品吗?”大家吃了一惊,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要不这样,从你的板栗里挑100颗,从我的挑100颗,咱俩看谁的坏的多?”对方提议。

陈建明不服气:“那就试试!”牛尾板栗剥一颗,坏一颗,果仁上都是小黑点;对方的板栗却新鲜得很。看了情况,陈建明虚心问:“怎么差别这么大?”对方笑笑说:“我们的板栗虽是农户种,但由专业人员管理,合理施肥、施药、剪枝,板栗品质把控得很好,不像你们的有虫卵,现在看起来还好,过几天就全烂了。”

大伙儿马上明白了过来。这一趟没白跑,知道了怎么管,也知道了怎么才能卖上价——以前大家都是各干各的,缺乏技术指导,板栗品质上不去,卖不起价。“板栗放不住,又没有冷链,摘下来就得赶紧运走。” 刘禹宏说,为了尽快卖板栗,大家争着出低价,价格就压下来了。

出路已经很明确了,要想让村民种板栗种得值,还是得统一管理。村两委把村民召集起来开会:“咱们村下一步把农户连片、纳入合作社,与专业的管理团队合作,让他们管理一年,大家觉得怎么样?”

很多村民摇头:“万一果树让他们管废了怎么办?”刘禹宏解释:“大家不用担心,这事儿村里牵头,负责把关筛选;如果果树死了,村里赔偿。党员带头先干,大家先看情况再做决定也行!”

“那就试试!”村民陆续找到村里商量参与。陈建明记得,最开始搞技术培训,只有十几名村民来,新的村两委班子两年工作下来,为群众办实事、找出路,和大伙关系亲了、心也更近了。最近几次培训会,每次都有七八十名村民主动报名参加。

统一管理的效能逐渐释放,板栗的品质进一步提高,也卖得上价了。2019年,村里又带动100户农户发展胡蜂养殖,按25%比例分红,每户每年增收2000余元;还发展起了沃柑、冬早洋芋、优质稻等多种特色农业,脱贫攻坚的产业支撑不断强化。

2019年底,牛尾村整体脱贫,贫困发生率由2014年的27.5%降至2019年的0.54%。干部群众精气神越来越足,致富的路子也越走越宽。(记者  杨文明)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1年01月19日   第 19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