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代孕之父”:郑爽这样的客户我们不收,行业利润率只有1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李傲华 赵鹏宇 编辑:郑方圆

郑爽“代孕弃养”事件再次把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代孕产业推向风口浪尖。

微信图片_20210119191505.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19日晚上7点左右,深陷“代孕弃养”风波的郑爽再度公开回应,但此次回应没有谈及代孕相关问题。

微信图片_20210119191751.jpg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不过今日下午1点,郑爽首次回应代孕事件,承认了在美国代孕的事实,但她同时坚称,“中美两国的律师团队从前年开始就从未放弃过维护我和我家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放弃过与对方沟通调解。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

微信图片_20210119191217.jpg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事情起因于1月18日上午,郑爽前男友张恒发布微博,并配了一张抱着两个小孩的图片,表示自己滞留美国一年多是为了照顾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

根据网上流出的出生证明,两名孩子分别于2019年12月19日和2020年1月6日出生,母亲名为“Shuang ZHENG”,父亲名为“Heng ZHANG”。

也有网友根据两名孩子的出生时间推测可能是代孕所生。

微信图片_20210119191134.jpg

图片来源:新浪娱乐微博

郑爽“代孕弃养”的消息瞬间引爆了社交平台。

1月19日央视新闻公开评论“代孕弃养法律道德皆难容”,备受争议的代孕产业链由此再次被揭露在公众面前。

微信图片_20210119191030.jpg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有“中国代孕之父”之称的吕进峰1月1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希望在未来能看到代孕在中国合法化。“这个行业现在虽然看起来很混乱,但我相信在大浪淘沙之下,一定会走向正规化,可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利润率仅10%?

虽然法律明令禁止,但实际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代孕产业,早已成为了一个半公开的“秘密产业”。

时代财经在百度搜索“代孕网站”关键词,出现了号称中国第一家助孕网站的AA69网。根据官网介绍,自2004年创立以来,AA69网在17年间已经成功诞生了15000余名婴儿。网站创始人兼董事长吕进峰对外宣称自己是中国从事代孕产业第一人、“中国代孕之父”。

1月19日时代财经以不孕症患者身份从AA69网方面了解到,在自供精卵的前提下,代孕的价格在70万元人民币左右,如果需要选择性别则要再加30万元,总共需要100万元。而如果需要办理合法的出生证明,则需要再加3-9万元。

“我们会确保您在两年内抱到符合您要求的性别的宝宝。只要夫妻染色体正常,就能保证小孩符合医院新生儿健康出院标准,并且承担10年的先天性健康疾病险。”上述AA69网咨询人员表示。

时代财经对比其他代孕机构报价发现,提供同样代孕业务,不同机构给出的报价差异较大。

1月19日时代财经以不孕症患者的名义向“福柚试管平台”了解到,“包成功零风险套餐”报价为70万元,费用包含了两年内多个周期试管婴儿医疗及收费以及代孕母亲一切的护理及收费,保证在两年内有一名健康的指定性别婴儿出生,如不成功将会全额退款。如果是双胞胎,则需要加收15万元。

据检察日报此前报道,代孕业务每单的利润在30%至60%之间。

对此,吕进峰1月19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则指出,刨除风险成本,代孕业务的利润率仅有10%左右。“风险成本是没办法核算的,我们平均风险成本在20万元左右,给代孕母亲的报酬是25-26万元,再加上房租和保姆费等费用,每单的成本需要60万元,还要算上10万元的医疗成本,所以我们实际上的利润率是很低的。”

“像郑爽这样的客户我们不收”

在吕进峰看来,自己正在做的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而在代孕机构的网站上、代孕中介的朋友圈里,则充斥着各种结局圆满的代孕故事。

微信截图_20210119190623.png

图片来源:AA69网截图

“我们选择客户是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的,事实上联系我们的客户群体里,像郑爽这样能生不想生的客户仅占0.1%,你要知道育龄群体里有15%的不孕不育患者,还有5000万的失独家庭,这才是主要需求群体。所以你们不要老盯着郑爽,说实话郑爽这种客户我们也是不想收的。”吕进峰说。

根据“中国辅助生殖第一股”锦欣生殖(01951.HK)的招股书,全球不孕症患病率由1997年的11.0%上升到2017年的15.0%。2017年中国约有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而接受辅助生殖服务的约有52.7万名患者,可见市场潜在增长空间巨大。

但郑爽事件撕开了这门表面繁荣、增长潜力巨大的产业背后的隐患和风险。

吕进峰坦承,他也曾遭遇过客户中途反悔的案例。

“比如说有客户得癌症了,或者突然没钱了,但是我们也是绝对不会选择把孩子打掉的,只能在孩子出生以后免费让客户带回去。”吕进峰说。

但关于客户坚决弃养应该如何处理等问题,吕进峰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坚决表示,不会与任何一个客户打官司,如果遇到纠纷也只能认亏,把事情闹大是得不偿失的。

除了客户中途反悔弃养外,婴儿健康问题也是代孕中常见的纠纷问题。

时代财经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一份郴州资兴市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一审判决书显示,郴州一堆夫妻花费74万元通过代孕生下一名男婴,但孩子出生几天后,医院检查报告显示听力弱,该夫妻要求代孕机构返还全部费用,但遭机构反诉追讨18万元的尾款。最终法院驳回了双方的诉讼请求。

上述“福柚试管平台”的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坦承,无法100%保证婴儿的健康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在怀孕过程中,会安排代孕母亲按照三甲医院的规定产检,但对于听力、视力等现代医学无法探明的问题,机构则无法承担责任。

代孕合法性之争

时代财经了解到,AA69网和“福柚试管平台”的经营和代孕流程基本都在中国境内进行。

天眼查显示,拥有“AA69”商标所有权的武汉问问堂科技有限公司登记机关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据吕进峰透露,其代孕生意遍布全国多个地区,包括广州、上海、北京、山东、武汉等地都设有办公室。

微信截图_20210119180448.png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福柚试管平台”也明确表示,代孕母亲是在国内招聘选择的。

然而根据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2003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国内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被问及合法性问题时,吕进峰显然不愿正面回答,并且表现得异常激动。“我们做了18年代孕,如果存在法律上的问题,我怎么可能还在跟你通话?”

对于相关法律规定,吕进峰辩解道,“国家法律上,只有卫生部有相关条例明确不允许医疗人员进行代孕手术,但对于其他行业并没有任何明确法律规定,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合法的。”

“福柚试管平台”同样避谈在国内代孕可能会面临的法律风险问题,只是表示,“由于(代孕)整体的医疗成本非常高,出现法律纠纷双方都会有较大损失,因此我们会尽量避免法律纠纷问题的发生。”

北京和昶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亮亮1月19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反驳了吕进峰的观点,他表示代孕是一项手术,需要通过医疗机构完成。如果不是医疗机构却进行“代孕”工作,将涉及非法代孕、非法行医两方面法律问题。

“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禁止的。代孕的法律纠纷就是个伪命题,因为根本没有法律保护代孕关系。国内代孕机构就是钻了法律的空子,以试管婴儿等‘助孕’之名行‘代孕’之实,以此逃避法律的监管。”王亮亮说。

不过201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删除了修正案草案中原本注明的“禁止以任何形式进行代孕”,这是否代表立法对代孕问题的态度已经松动?

对此王亮亮认为,把第三人子宫当工具的代孕,任何时候都不会合法,代孕合法意味着人变成了物化的商品,这和人性尊严是相违背的。

“目前法律确实没有规定清楚代孕的具体含义,只能对正规的医生和医疗机构进行管理,而对于网站和黑中介,则没有执法依据,违法成本过低。而对于代孕之外的其他的助孕技术还是有合法规范空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