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寒门难出贵子!在马克龙母校亨利四世中学,中产阶级很受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看到法国高校招生平台“Parcoursup”在昨天开放了,费加罗波忍不住出来夸了一下法国的教育。

从哪里夸起呢?想来想去,不如就夸一下法国中学里的超级中学,超级中学里的顶级中学,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母校 ——亨利四世中学(Lycée Henri-IV) ,毕竟这所学校堪称法国国民教育的瑰宝。

可惜法国人并不买账:为了打造一所超级中学,整个法国教育体系都要崩溃了!

法国人这样说不无道理,毕竟这所超级中学在离开法国中产阶级的道路上一路狂飙,法国人看了都觉得是法国版的“寒门难出贵子”。

图:SEBASTIEN SORIANO

32岁的法国历史学家蒂博·波洛(Thibaut Poirot)深有体会,因为他就曾经是亨利四世中学的学生。

波洛出生于法国香槟地区一户中产阶级人家,爸爸是一名护理人员,妈妈是一名护士。在波洛出生之前,他家里没有人接受过高等教育。原本波洛的人生就是在当地高中上上就行了。亨利四世中学?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图:DR

有一天,波洛的哲学老师Philippe Comby告诉他,他可以去考亨利四世中学的预科(Prépa)学校,之后进入高等师范学校(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读书。

如果有一条脱离你既定人生轨道的路,你敢不敢走?将信将疑,犹犹豫豫,波洛谷歌了一下什么是预科学校,然后他发现好像还不错?接着发现高师校园很好看。最诱惑的是,在高师读书还有薪水可以拿。

为了帮助波洛考上这所超级中学,哲学老师努力帮他扮演一个亨利四世中学可能会喜欢的学生:最好喜欢没什么人读过的小众小说,比如Julien Gracq和Honoréde Balzac,还要学着怎么让自己看起来与众不同。老师也告诉他一个忌讳:千万不能说你喜欢读阿尔伯特·加缪(Albert Camus)的书,不然招生老师会觉得你很平庸。

波洛的父母听说他要考亨利四世中学,觉得这孩子一定是疯了,不过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说你想干嘛就干嘛吧。事实上,波洛自己也很忐忑,在被亨利四世中学录取之前,在这里读书无异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都不敢想。

图:Florence Morel

得益于哲学老师的无私帮助和他优异的拉丁语成绩,波洛最终被亨利四世中学录取了,但这仅仅只是漫长旅程的开始。

波洛记得自己第一次去学校宿舍,看到教学楼和走廊,觉得亨利四世中学就像个世外桃源,人们在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修炼身心。

但后来的生活让他措手不及。无论是在学校饭堂还是花园,到处都有学生在讨论他从来就没有听过的书,他感觉自己和同学、和学校格格不入,非常痛苦。更别说学校还有一个潜规则:讲法语带口音的人被认为是一种“背叛纯正法国人”的表现。

另外,同学父母的背景也让波洛自惭形秽。有一次小组讨论,他意外发现自己的同学中,有一位是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梅尔(Pierre Merle)的女儿。其他同学的父母,也多数是行业里顶尖的学者或医生。

不过比起学识上的落后和家庭背景的差距,更让他难受的是经济上的窘迫。学校老师给了一张长长的拉丁语和英语阅读书单,要求学生必须购买这些书籍。在法国买书不算便宜,何况还是外语书。

第一周,波洛就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不适合这里:“才上学第一周,我们就被要求花800到1000欧元买书!”

在上中学之前,波洛从来没有去过小酒馆喝酒,直到同学开始带他去。看着自己身边的同校学生,波洛忍不住怀疑自己:“我真的是和这些人同一个学校吗?他们的周末可以去伦敦玩,也可能去某座城堡,而我呢?我才第一次来酒馆喝酒。”

很快,波洛又遇到了另一个问题 —— 英语老师觉得他的口语不标准,如果想要讲好英语,波洛必须进行额外的语言学习,也就是参加国外英语夏令营。当时波洛很生气:“难道我要花掉我爸爸两个月的薪水才能学到一口纯正的英语腔吗?”波洛的爸爸是医院的护理人员,工作十多年,当时工资z在1500欧元左右。

好在波洛努力用功读书,两年后成功考上了法国著名精英学校,里昂高等师范学院(Ecole Normale Supérieure de Lyon)。

在高师读书的日子非常快乐,有大把时间学习,学校还给发薪水。不过好景不长,有一天,学校突然告诉他,为了更好地应对课程,他需要多修一年,而这一年不会发放任何津贴。班主任表示:“别担心,你的父母会支付你这一年的费用的”。

在2010年,波洛能从学校拿到的津贴约为税后1300欧元,这和他父亲工作了20年的薪水差不多。对于波洛一家来说,资助儿子这一年的费用的确捉襟见肘。但是班主任却不以为然,觉得父母就理所应当且能够支付波洛这一年的费用。

就是在这个时候,波洛意识到,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法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始终存在,并且阶级撕裂只会愈演愈烈。有人能够轻而易举地自己负担学费生活费,而有的人则会因为支付不起学费不得不放弃。

从亨利四世中学毕业已经十几年,波洛说,自己只是幸运,生逢其时。如果是现在的他,很大概率应该不会被录取。预科学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都想去最好的学校。而不公平的是,巴黎的学生比外省的学生更有机会进入好高中、好大学。即使是中产阶级,现在想进亨利四世中学也很困难。而就算侥幸进入了,又可能会像自己一样,遭遇各种问题。

在波洛看来,今天的法国教育面临一个严峻问题:在高校招生会上,私立学校一年学费1万欧元,而法国家长却简单认为如果能拿到文凭的话,他们愿意支付这笔钱。其实在公立学校每年只需要250欧元就能让孩子享受到同等质量的教育,只是学校或学位名称有所不同,但法国家长觉得1万欧元学费的学校就是会比较好。

法国家长愿意支付一万欧元的学费不是因为他们家庭富裕,恰恰相反,越是那些经济不好的家庭,越愿意为孩子的教育支付高价,希望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为此他们的钱包时刻准备着。

-END-

文|或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