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锁期间“找蓝牌”,锻炼身体又拓展知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中眼

自从英国在1月初进入第三次全国性封锁以来,“找蓝牌”(Blue Plaque Hunting)成了人们周末的一种新休闲方式。这里的蓝牌指的是镶嵌在英国名人故居上的纪念牌,这是英国遗产委员会(English Heritage)等组织向国内世界名人故居发放的一种证明,已经在英国进行了150周年。

凡是镶有这种牌子的房屋,都算作“英国遗产”,能挂蓝牌的房子也基本都是历经沧桑的老屋,但绝大部分并没有被辟为博物馆或纪念馆,该做住房的做住房,该开商店开商店,与被纪念者无关,只是要妥善保护、定期修缮而已。在疫情期间各类博物馆都关了,但在户外看看蓝牌名人故居仍然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这样的小蓝牌全英国总共有近千块,每年还会继续增加,其中大部分分布在伦敦。最早的蓝牌在1867年镶上了文豪拜伦的出生地,可惜那幢楼在1889年被拆除,而现在最古老的蓝牌在拿破仑三世的故居,也是1867年的。

街头蓝牌纪念的人物来自世界各地,领域也千差万别,从奥地利音乐家莫扎特、法国文豪左拉、荷兰画家梵高到英国本土政治家丘吉尔、作家狄更斯、摇滚巨星列侬等等。每块蓝牌上的信息其实都是相当清晰直接的,主要就是罗列一些关键信息,比如人名、职业、贡献,以及在这里居住的时间。人物故居也不仅限于真实人物,著名的虚构人物也可以得到蓝牌的待遇,比如每个去过贝克街的人都会记得的福尔摩斯故居。

因为人们在封锁中的英国只能进行散步、跑步等户外活动,走街串巷寻找蓝牌不失为一种既锻炼身体、又拓展知识的有趣户外方式。英国遗产委员会也早就推出了专门“寻牌”人们使用的手机程序,上面有蓝牌分布的大致地图,以及更加详细的名人信息。

如果你也在计划一次“寻牌”之旅,那不妨先从伦敦市中心到城西开始,或者到城北的Hampstead。因为市中心和西区的蓝牌数量最多,也最为密集,往往步行十几分钟就能找到许多。而Hampstead则有更加美丽的山林地貌,空气也更加清新,而且那里的蓝牌数量也是各郊区里最多的。而蓝牌所在的建筑现今也都纷纷涨价,其中英国小说家玛丽·雪莱的故居已经涨到了一千四百万英镑,并且因为其文化属性在房产市场上受到不少追捧。

同时也要注意,并非所有的官方名人故居牌匾都是今天最流行的“小蓝牌”——这个式样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正式成为标准设计。在早期,官方曾经采用过许许多多不同的色彩和设计,用过的颜色包括棕色、绿色、青铜色、铅色等等,材质也可能是石头,另外甚至还可能有正方形和矩形等不一样的形状。所以如果你在散步的时候发现式样不同的蓝牌,也不要惊讶。

发行这类牌匾最多的机构是英国遗产委员会,不过除了这家之外,一些当地的议会和艺术家协会也会发行式样不同的牌子,比如说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就拥有三个组织在不同故居上镶嵌的三块不同式样的牌子。

另外值得一提还有中国作家老舍先生,他在1924年至1929年间曾到在伦敦教过5年书,现在伦敦唯一一面写有中文的蓝牌,就镶在靠近诺丁山的老舍故居上。而在全英国范围内,总共有三块为华人而设的蓝牌,另外两块分别是在赫特福德郡的孙中山故居以及牛津的蒋彝故居。

孙中山无需过多介绍,但蒋彝的名气在华语世界却没有那么响。其实他常常和林语堂齐名,是在西方颇有影响力的中国艺术家、畅销书作者和学者,也是重要的中外交流使者,可口可乐这个”信、达、雅”的译名就是出自他手。他在英国度过了22年光阴,本在伦敦文化人偏爱的Hampstead居住,1940年德军对伦敦的空袭炸毁了蒋彝在那里的居所之后,他在牛津又住了15年,并创作了不少受到英国人喜爱的文学和绘画作品。2019年6月,他的牛津故居被挂上蓝牌。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蔓延全球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再一次激起了英国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历史的审视。一些英国的历史人物由于曾参与奴隶贸易,或是帝国主义象征,其雕像被推倒或挪走,也有运动者号召“剥夺”有殖民主义行为或思想的历史人物享有蓝牌的资格。去年夏天,英格兰遗产委员会宣布他们会对近千块牌匾进行审核,不过重审结束后他们不会移除任何蓝色铭牌,委员会将只在其推出的手机应用上添加必要的说明信息。

此外,委员会还新设立了一个工作组,以提名更多元的“蓝色铭牌”候选名单,因为在950处带有“蓝色铭牌”的名人故居中,少数族裔名人仅占百分之四,而女性仅占不到百分之十五。其实开展选出更多少数族裔代表的工作从2016年就开始了,蒋彝故居就在当时获得提名。而2020年新挂牌的名人中包括巴基斯坦科学家、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阿卜杜勒·萨拉姆(Abdus Salam),英国非裔废奴运动家Ottobah Cugoano等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