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案审判推迟两周,特朗普又要上演“胜利大逃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深陷弹劾案困扰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当地时间 1 月 22 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宣布,虽然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议案将按原定时间 1 月 25 日提交参议院,但此案的正式审理时间将延迟两周,到 2 月 8 日。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可以有更多时间应对诉讼。

其实按照惯例,弹劾案在弹劾文件提交给参院后的第二个工作日的下午 1 点就应该开始审理。就在上周,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还驳斥了共和党人要求延期审理的提议。那么为什么仅仅过了几天,已经在参议院占多数席位的民主党人就改变了主意?这次延期后,特朗普的团队是否会有更大把握从这场弹劾案中全身而退?

被迫低头的民主党

对于延期审判的决议,舒默在参议院的演讲中表示,议员们将在那两周的时间里 ” 专注为美国人民做更多事……比如新内阁的提名工作以及新冠疫情的经济纾困法案(Covid – 19 Relief Bill)”。

然而就在前一天,白宫发言人珍 · 普萨基 ( Jen Psaki ) 还对记者表示,出台拜登政府所主导的各项政策与审议特朗普的弹劾案可以 ” 并行不悖的推进 “。

显然,白宫的态度发生了转变。而转变的原因也很简单,在目前这个民主党和共和党成员比例 50:50 的参议院,虽然民主党人因为副总统哈里斯的关键一票而获得了更大话语权,但在新旧政府交接的关键时刻,他们依然受制于这个被共和党把持六年的参议院,因此在很多问题上必须做出妥协与让步。

参议院多数派领袖,民主党人查克 · 舒默(Chuck Schumer) 图片:AFP

在舒默与参议院少数派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达成此项协议前,许多共和党参议员就警告称,审判特朗普将打乱参议院确认拜登新内阁提名的工作,还可能会让经济纾困计划横生变数。

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 · 科宁 ( John Cornyn ) 1 月 22 日对美国媒体 Politico 的记者直言,” 如果民主党不与我们达成协议,我们将不会确认任何一个新内阁成员,我们也不会做任何推进疫情防护的工作。这么说吧,除了弹劾那个现在连总统都不是的人,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内什么都不会做。”

共和党参议院内三号领袖、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 · 巴拉索 ( John Barrasso ) 甚至称,如果下周审理此案,那么 ” 在弹劾案完成之前,拜登组建内阁的机会就将消失!”

“50 比 50 难题 “

约翰 · 科宁与巴拉索当然有底气。毕竟现在的参议院委员会中依然有相当一部分是共和党人的天下。

比如国土安全委员会的主席仍是罗恩 · 约翰逊 ( Ron Johnson ) 。” 我还是主席,” 这位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人本周表示,” 只要他们还没有把我的照片撤掉,我就依然领导着这个委员会。”

约翰逊说,他的委员会将于下周召开会议,讨论拜登挑选的国土安全部候任部长亚历桑德罗 ( Alejandro Mayorkas ) 是否可以就职。后者正面临着来自共和党的阻力,如果无法得到约翰逊们足够的支持,他可能会无法通过委员会提名程序。

这就是拜登政府面临的难题。虽然约翰逊早晚会卸任,但只要他不配合民主党,后者的内阁人员确认工作就会举步维艰。

类似约翰逊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军事委员会主席是吉姆 · 英霍夫 ( Jim Inhofe ) ,外交关系委员会现任主席是吉姆 · 里施 ( Jim Risch ) 。虽然这两位共和党参议员都没有公开表示会阻挠新主席的提名工作,但民主党人依然不敢怠慢。

更让民主党担忧的是,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不仅可以拖延民主党各委员会主席的提名,还可以在一些关键位置上与之一较高下。比如已经被提名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民主党人迪克 · 德宾 ( Dick Durbin ) 就坦言,他现在还面临着两个潜在竞争对手——之前担任该委员会主席的林赛 · 格雷厄姆 ( Lindsey Graham ) 以及查克 · 格拉斯利 ( Chuck Grassley ) ,两人都隶属于共和党。

势均力敌的局面也让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建制派一号人物麦康奈尔有底气和舒默在谈判桌上向后者索取更多利益。在美国媒体爆出的谈判细节中,麦康奈尔坚持认为,协议中应保留 ” 冗长辩论 “(filibuster)机制。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左) 图片:AFP

顾名思义,” 冗长辩论 ” 即是指议员可以通过冗长的发言阻碍参议院表决某项议案。

” 冗长辩论 ” 的发言不一定与法案有关,议员可以讲自己想讲的任何事,除非有超过 60 名参议员现场投票要求终止发言,否则发言者就可以继续讲下去。1957 年,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瑟蒙德(J. Strom Thurmond)进行了 24 小时 18 分钟的发言,为目前最长纪录。

鉴于目前参议院两党人数是 50:50,如果一方决心发起冗长辩论,那么对方很难获得足以阻止议员发言的 60 张选票。

舒默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明确拒绝了麦康奈尔的提议,称其是 ” 不可接受的 “。

但麦康纳尔并没有让步的意思,他援引 2001 年小布什上台时参议院达成的权力分享协议,强调 ” 保护冗长辩论机制是双方推动大多数立法顺利成文的关键。”

可事实是 2001 年,参议院两党时任领袖特伦特 · 洛特和汤姆 · 达施勒达成协议时,两极对立还远没有现在这样严重。虽然当时谈判也持续了数周,但在当选总统小布什就职前,两党就已经达成了协议。

面对僵局,拜登政府势必要做出取舍。

1 月 22 日早些时候,拜登在谈及是否要延迟审理弹劾案时明确表示赞成,他重申参议院现在的主要工作是确认他的政府成员和处理新冠病毒经济救助法案,” 我们只有争分夺秒才能尽快解决目前的一系列危机。”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弹劾案也可以算是民主党人手中的筹码:通过推迟特朗普弹劾案的审判日期,拜登和舒默至少可以在短时间里换来共和党人对内阁确认工作的支持。

果然,就在舒默宣布决议后不久,麦康奈尔立即表示赞赏:

” 这是正当程序和公平正义的胜利。参议员们尊重了前总统特朗普的权利、参议院的悠久制度以及总统职位的内在意义。”

封掉特朗普 ” 东山再起 ” 之路,需要 67 票

而麦康奈尔发表上述言论后第二天,即当地时间 23 日,佩洛西向共和党方面喊话,” 我们的经理们已做好准备,他们将通过法定的审判程序向 100 名参议院陪审员陈述此案。”

佩洛西指的是弹劾经理。在弹劾案中,弹劾经理属于审判中的检控方,可以理解为原告律师。此前,佩洛西已经在众议院中选择了 9 位议员担任弹劾经理,他们都具备丰富的法律专业知识,经理团队领导人是马里兰州的众议员杰米 · 拉斯金 ( Jamie Raskin ) ,他也将在 25 日晚间 7:00 于参议院正式宣读弹劾提案。

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 图片:AFP

根据最新发布的时间表,1 月 26 日,众议院弹劾经理将宣誓就职。接下来,控辩双方将分别准备自己的案件素材,撰写法律文书。

2 月 2 日前,前总统的法律团队要发文回应弹劾草案中的指控;弹劾经理则将在同一天提交其审前简报。2 月 8 日前,特朗普团队也要提交审前简报,弹劾经理会在 2 月 9 日前发布反驳被告的法律文件。然后此案正式进入庭审阶段,100 位参议员最终要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判定特朗普是否有罪。

弹劾法案要想通过,需要超过三分之二的赞成票,即 67 票。若法案获得通过,接下来就将讨论是否要禁止特朗普担任公职。这次投票只需简单多数即可。

弹劾议案指控特朗普涉嫌 ” 煽动叛乱 “,具体证据大致有三:

1. 特朗普谎称自己赢得了选举。”6 日的联席会议开始前不久,特朗普总统对自己的支持者发表了讲话。在会上,他重申了‘我们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的错误说法。’ ”

2. 特朗普鼓励了这场骚乱。” 他故意发表的言论鼓励了国会大厦即将发生的无法无天的行动……在特朗普总统的煽动下,一群暴徒非法侵入国会大厦,打伤执法人员,威胁国会议员和副总统,干扰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证明选举结果的庄严宪法职责。”

3. 特朗普一直在用实际行动试图推翻大选结果。议案提到了特朗普此前与佐治亚州务卿的电话,在通话中他敦促后者 ” 找到足够多的选票 “,从而 ” 推翻拜登在那里的胜利 “。

目前还不清楚此次弹劾案的审理结果要到何时才能出炉,不过两党议员都已表示,预计这次审判所花时间将比 2020 年初特朗普第一次弹劾案要少,那时议员们用了三周的时间,最后确定特朗普无罪。

” 脱罪专家 ” 驰援特朗普

面临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弹劾案,特朗普也是颇为重视。前总统聘请了在选举法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共和党律师布奇 · 鲍尔斯 ( Butch Bowers ) 来领导辩护团队。

鲍尔斯曾在小布什时期的司法部任投票事务特别顾问,还在 2008 年约翰 · 麦凯恩 ( John McCain ) 竞选总统期间担任佛罗里达州的法律顾问。

美国总统拜登在签署有关疫情防控相关的总统行政令 图片:AFP

这位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律师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他此前也曾多次为共和党议员出庭辩护。最具代表性的两个案例分别与尼基 · 哈利(Nikki Haley)和马克 · 桑福德(Mark Sanford)有关。

2012 年,哈利被指在担任州长期间从事非法游说工作。鲍尔斯受聘出席此案的道德听证会,在他的努力下,该指控最终被成功撤销。

” 布奇是我的好朋友,他也是个好律师。有他在团队里,特朗普总统很幸运。” 哈利在听说鲍尔斯加入特朗普律师团后作出了上述表态。

相比之下,桑福德的案子难度更大。

2009 年,身为南卡州长的他使用公务飞机偷偷前往阿根廷私会情人,导致南卡州五天没有州长坐镇。事后,遭遇南卡州众议院弹劾的桑福德选择了鲍尔斯担任其法律顾问。这场案件最后以桑福德缴纳 7.4 万美元罚款、并承担 3.7 万美元检方调查费用而告终。

在弹劾案中 ” 胜利大逃亡 ” 后,桑福德对鲍尔斯赞赏有加。

” 布奇是一流的,无论是人品还是能力。在过去 15 年里,我们相互之间曾以不同的身份一起共事,但不管是做什么,他都一丝不苟,绝不敷衍了事。”

同样来自南卡罗来纳州律师杰伊 · 本德尔 ( Jay Bender ) 也表示,一直以来,他都认为鲍尔斯属于业务水平高、道德感很强的法律从业者。

鲍尔斯之所以会加入特朗普的律师团,是因为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特朗普重要盟友林赛 · 格雷厄姆 ( Lindsey Graham ) 的大力推荐。此前特朗普一直在苦苦找寻能领导自己辩护团队的律师。按照美国媒体 Politico 的报道,上次弹劾案中为他辩护的律师这一次拒绝了特朗普,还暗示前总统的政敌们这回获胜的把握更大。

共和党资深参议员林赛 · 格雷厄姆 ( Lindsey Graham ) 图片:AFP

格雷厄姆透露,特朗普仍在组建他的法律团队。” 但我相信,不管再增加多少人,布奇 · 鲍尔斯都会是团队中的定海神针。”

据两名熟悉特朗普策略的前助手透露,这位前总统计划利用此次审判来进一步推销他毫无根据的说法——即他的选举胜利被窃取了。不过, Politico 援引另一位助手的说法称,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尚未对采取何种辩护策略达成一致意见。

” 几乎不可能被定罪 “?

特朗普这次弹劾案创下了多个新纪录。在他之前,从未有任何一个总统被弹劾两次;也从来没有一位前总统被审判过。

他上一次被弹劾是在 2019 年 12 月。当时特朗普因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调查而被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启动弹劾。不过,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很快就出了无罪判决,使弹劾议案本身沦为了一场大肆张扬却毫无悬念的政治肥皂剧。

时隔一年,参议院如今也是物是人非。

特朗普 1 月 6 日的演讲涉嫌煽动民众叛乱 图片:AFP

1 月 6 日的国会骚乱让特朗普成为了众矢之的,连彭斯、麦康奈尔这些共和党建制派 ” 基石 ” 也倒戈相向,指责特朗普是在 ” 煽动叛乱 “。不少美国主流媒体据此相信,民主党人这次的胜算大了很多。路透社新闻评论员大卫 · 摩根(David Morgan)就认为,禁止特朗普竞选公职的动议就是在清晰表明,” 共和党高层希望尽快将他从共和党的潜在领导人名单中抹去,不欢迎他竞选 2024 年总统。”

但密西西比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杰 · 威克 ( Roger Wicker ) 1 月 22 日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 CNN ) ,” 定罪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威克的理由在于,目前公开支持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并不多。截至目前,只有 5 名共和党参议员——犹他州的米特 · 罗姆尼(Mitt Romney)、阿拉斯加州的丽莎 · 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内布拉斯加州的本 · 萨斯(Ben Sasse)、缅因州的苏珊 · 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帕特 · 图米(Pat Toomey)——被认为是潜在的 ” 叛逃者 “。

而民主党需要 17 张来自共和党人的支持票。

当然,也有人认为支持弹劾案的议员不会只有 5 人。《华盛顿邮报》的调查就显示,参议院内有 42 人认为特朗普有罪;有 19 人对定罪特朗普持开放态度,还有 11 人态度未知;其余 28 人是弹劾案坚定的反对者。

为何特朗普还会有这么多人支持?

一些共和党议员的答案很简单:” 罪不至此 “。

内华达州议员凯文 · 克拉默(Kevin Cramer)认为,特朗普 1 月 6 日的演说虽然 ” 极尽夸张、不顾后果,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人们的怒火,起到了煽动作用,但在我看来,单从他说的言语内容来看,还到触犯刑法的地步。”

还有些人认为弹劾已经离任的前总统不合宪法。爱荷华州议员查尔斯 · 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指出,” 宪法确实允许弹劾总统,可是宪法允许国会弹劾普通公民吗?现在他不是‘总统特朗普’了,他已经变成了‘公民特朗普’。”

也有很多共和党人并非支持特朗普,他们反对弹劾案是担心这么做会让美国陷入更大的分裂。堪萨斯州参议员罗杰 · 马歇尔(Roger Marshall)就持此观点:

” 且不说弹劾一个离任总统是否违宪,就单从现实层面考量,我相信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进行弹劾审判只会让已经充满火药味的国内政治生态进一步升温,使国家进一步走向分裂。当此之时,我们要做的是让民众团结一致,努力向前。不管是尽快普及新冠病毒疫苗、还是促进就业恢复、亦或是开放商务、让经济回到疫情前的水平……我们都需要太多实实在在的工作要做了。”

对于这种观点,民主党人当然不能全然认同,密歇根州议员德比 · 斯塔比诺(Debbie Stabenow)反驳称,” 没有问责制和对正义的追求,我们国家就没办法治愈,也无法努力向前。”

参议院多数派领袖舒默也强调,如果总统或是政府官员在犯下可怕罪行后,只要下台就能免于追究,” 那才是毫无道理的 “:

” 我们都想把国家历史上这一可怕篇章抛诸脑后,但只有在重视真相,加强问责的情况下,伤口才能愈合,团结也才能实现,而这也正是此次审判所能提供的。”

显然,在特朗普弹劾案有结果之前,这样的争论还会持续很久。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在拥有了更专业的律师团队、更充裕的准备时间,外加参议院内大量质疑弹劾案的议员的加持下,相比刚卸任时的狼狈,如今的特朗普确实有更大胜算从这场史无前例的弹劾案中逃出生天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