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花神咖啡都倒闭了,法国还要第三次封城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 “下次去吧,反正就在那,不急这一时。”

— “好啊。”

然后,也许是一场火灾,也许是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也许是什么我还没有想到,但足以带走那些我们认为山无棱天地合都不会消失的存在。

这两天很多公众号都发过威尼斯的花神咖啡倒闭了的消息,300多年的历史见证者,承载艺术文化栖息的一方福地,也终是没扛过最世俗的难题。

过度依靠旅游业的意大利早已看不出当年罗马盛世的模样,残垣断壁的遗址,被售票处,游客中心或者是周围为了营生的纪念品小贩的熙熙攘攘的裹挟着,衬托的分外局促不安。

这样的意大利里,威尼斯的商店难以抵抗风吹草动的突发意外,也不是一件多么让人难以理解消化的事情。

可惜吗?可惜。又能怎么样呢?讲实话除了这家咖啡厅的直接受益人,又有多少人真的在意它到底是存在还是消亡呢。

距离我们几千公里外的地方,又能有多少牵动我们心绪的能量呢?无非看个热闹罢了。

所以,今天我不聊这里为多少名人提供了多少的创作灵感,有多少艺术家在此停留过本可以喝到什么样的同款,又或者是什么电影作品的取景地。

我想和大家聊聊关于“错过”。

2018年的圣诞,和我一起长大的发小带着她新交的男朋友来巴黎看我,美名其曰让我帮她把把关。

毕竟是好友前来找我玩,还是很尽职上心的给她规划了行程,生怕他们玩的不尽兴,或者错过什么留下遗憾。

她是个很爱旅行的女孩,世界各地到处飞来飞去的跑着玩。所以即使来一趟要飞过半个地球,见人,也总是会排在逛景点前面。

卢浮宫的蒙娜丽莎,奥赛的莫奈梵高,橘园的睡莲,香榭丽舍大道的凯旋门,巴黎的心脏埃菲尔铁塔,以及雨果笔下的圣母院等等…

我列了一个清单给她,包括顺路的餐厅,咖啡馆。再三叮嘱,这些地方一定要去看看的。

我们去圣母院的那天,人很多。她呢,又是个宁愿为了买到想要的那只香奈儿逛一天,都不愿意在博物馆多走两步路看齐文艺复兴三杰作品的姑娘。

站在圣母院门口,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终是望而却步。

—  “要不,就在门口拍一张合影好了。反正你还要在这里念好久的书,我下次来看你时再来呗。”

我有踌躇了一下,思及毕竟她男朋友还在,而且看上去也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便放弃了劝阻。

— “好吧,那我帮你们在门口拍一张好了。”

我妥协了。

也就是几个月后,去一个朋友的画廊看他们的新展,也好久没见了,便等她下班后顺便在蒙马特的一家酒馆喝一杯。

巴黎的4月,昼已经很长了,望着18区特有的,光秃秃的,有序杵在街道上的树,像极了每年Fiac高价搞在街边奇丑无比,又贵的要死的装置艺术。

— “叮——,诶?圣母院着火了?我国内朋友告诉我的。”她的手机响了,回了条消息顺带跟我讲。

— “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国内媒体真是的,一天到晚为了博眼球夸大其词。”

我喝了口酒点点头,平日里很少点这种鸡尾酒,总觉得太甜,会发胖。今天看邻座的女士用小勺子叮叮当当搅出骄阳似火的色泽,破天荒想试试。

—“叮———”我的手机也响了,是许久没联系过的一个长辈,一样是来讲圣母院着火的事,问我有没有在附近,顺带叮嘱我注意安全。

我觉着莫名有些好笑,忍不住摇摇头讲给坐在对面的朋友。

— “法国媒体不行啊,这消息还没几千公里外的祖国人民灵通。”

没人把这个小插曲当回事儿,我们自顾自接了之前的话题聊我们的了。

晚上到家,收到了住在双叟咖啡附近的朋友发来的照片:圣母院在一片火海里,很凄美的样子。

他们住在附近,很爱在巴黎的街头闲逛,尤其爱去圣母院,赶在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日,可以免费去很多文化古迹胜地,其中他最爱的便是上圣母院的阁楼。

巴黎这座城市,可以说是他们带我熟悉起来的。我唯一一次登上圣母院的阁楼就是他拖我去的,说这里看到的巴黎是最美的。

位置,高度,都刚刚好,不俯视万物也不会被遮挡风景。

我说好,今后会常来。距离26岁还很远,左不过都是免费的,就在那儿,地铁几站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付之一炬,即使20年后修好了,也总不是当年那样了。

若有似无的笑笑,摇摇头。心想,你也就这么说说,下次遇上同样的情况,依旧是老样子,不会变的。

哪有万无一失的人生呢?

人生这辆列车总是高速不停歇的行驶着,载着你一路的错过车窗外不断闪动变换不定的景色。

错过作为一种人生常态存在在生命里。有的错过有再重逢的时候,可大多数时候的错过,就像是发小错过的的圣母院,你我错过的威尼斯花神咖啡,时不复返。

但你可以从错过的追悔里生出一种真切细微的情愫,从惆怅中升华出憬悟酿出诗意与哲理。使本来“有所失”的事情,构成了另一种“有所得”。

周三过后,也许会迎来第三次封城,也许不会。疫情的结束也像我们今天猜测周三封不封城一样,没个准儿。

不知道餐馆,咖啡厅,博物馆等等那些存在了许久的地方,那些我们还没来得及去的地方,能不能撑得过。

如果撑过了,我会在疫情结束后的第一天背着帆布包,带本波德莱尔,去六区Saint-Germain des Pres 的花神咖啡喝一杯热可可。

威尼斯的错过了,巴黎的要好好把握。

-END-

Ref: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部分图片来自文中的他们

文|糖醋小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