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滑、抗疫无望,英国变成“欧洲病夫”?真相到底如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英中眼

2020年开始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让许多国家都遭受了史无前例的经济打击。而在其中,英国的受害尤其严重,以至于在英国在面对变种病毒带来的第二波疫情手忙脚乱时,被被嘲笑为“欧洲病夫”:不但控制病毒乏术,对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也无力阻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2020年英国经济的萎缩幅度可能会超过10%,可能位居七大工业国(即G7国家)之首,或仅稍好于意大利。英国央行也承认,这是30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下滑。

未完全核实的数字指出,英国抗疫投入较其他G7国家高出80%,其中包括投入1270亿英镑公共服务花费(用于购买疫苗、呼吸机等物资,并加强NHS等),还有720亿英镑用于保就业等等。然而英国经济遭受的打击却比其他国家严重得多,死亡人数也早就超过11万人,在同等人口国家中最多。

英国真的成为“欧洲病夫”了吗?现实的情况可能并没有那么糟糕——GDP(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一个经济体的标准有其缺陷,但仍是现有的最佳标准。然而,每个国家计算GDP的方法都不一样,偏偏英国对自己国家GDP的计算方法使经济衰退看起来比它的竞争对手更严重。

在计算GDP的时候,有一个较大的统计问题就是国家该如何计算公共部门的活动。与私营部门不同,私营部门的活动可以通过将人们为商品和服务支付的费用或公司的营业额相加来计算,因此数据直观易统计。但民众并不为公共部门的服务付费,因此统计公共部门到底创造了多少价值需要进行更细微的计算。比如说用政府在医药、教育、交通等等各项公共服务上的支出数据,以及总体的政府业务量和学校教学时间等具体数据来计算。

而去年法国的公共部门GDP一般在数字上保持稳定或增长,英国的公共部门GDP却大幅下降。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随着学校的关闭和许多非紧急程序的延迟,英国记录的公共部门GDP在封城阶段大幅下降。因为学校和政府部门在封城时期关门,英国的统计部门就把这些时间的业务量和教学时间清零。

然而,在其他国家,这些数据并不容易获得,因此他们通过观察在公共服务上花费了多少钱,或者提供公共服务的人的工作时间来估算其公共服务的产出,这就导致这些国家的公共部门GDP看起来比英国高很多,也使得英国GDP的下降幅度超过了G7其他国家。

但如果改用其他G7国家通常采用的数据衡量标准,英国在2020年的GDP降幅就没有那么巨大,而是处于G7国家的中间位置,好于加拿大、意大利和德国而差于日本、法国和美国。

英国受到了疫情更大冲击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其年度GDP中约13%是来自于文娱支出以及餐饮和酒店支出,该比例高于任何其他G7国家。可以说英国是一个更加依靠消费驱动的经济体,外出就餐、去酒吧喝酒、去剧院看剧以及足球馆看比赛等活动是英国人重要的消费途经,而酒店、餐馆和休闲等服务领域受抗疫封锁的影响尤其巨大,在三次封城中它们都基本处于瘫痪状态。

有趣的是,英国在计算新冠死亡率的时候,往往也会用比较“悲观”的统计方式,让数字变得更大。在疫情初期,英格兰公共卫生局统计英格兰新冠病毒死亡人数时,仅单纯确认感染者已经死亡,却不考虑死因,一名患者治愈出院后,即使3个月内死于心脏病甚至车祸,都会被计入新冠死亡病例。

英国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其在面临封锁措施时受害更加严重,但一旦封锁解除,英国也会比其他G7经济体更快地恢复经济。在封锁解除的第三季度,英国的经济就强势反弹,服务业、生产部门和建筑业产出分别环比增长14.2%、14.3%和41.7%。

直到今年,早早做好准备的疫苗接种项目才开始发挥出一些正面效力,目前已有近15%的人口接受了疫苗接种。央行方面也预测称,疫苗接种计划的快速推进将刺激消费者信心,因此英国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复苏将相当强劲,且有望在年底前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