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不住了!“甜品界的路易威登”—Ladurée(拉杜丽)因疫情将易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文转自公众号“法兰西360”

“Ladurée(拉杜丽)”不仅是不久前爆红全球的潮剧“艾米丽在巴黎”中的美国姑娘艾米丽一定得去“打卡”买马卡龙的地方,而且也是最近几年来,受到愈来愈多中国游客青睐的品牌;许多人都曾有过耐着性子忍着气在“Ladurée(拉杜丽)”香榭丽舍大道旗舰店或别的门店前排长队买马卡龙的体验……

“Ladurée(拉杜丽)”波纳巴特街门店

作者|柳庄人|© 法兰西360

一年疫情危机的经济恶果终于显现。

据法国《挑战》(Challenges)杂志2月3日报道,被许多外国人视为法国甜品界“路易威登”的巴黎150多年老店“Ladurée(拉杜丽)”终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的强力冲击而无法继续支撑,现在的控股集团Holder(奥尔岱)家族正在实施包括开放资本出让股权在内的各种拯救方案。

象征法式精致卓越和“法式生活艺术”的“Ladurée(拉杜丽)”甜品店创立于1862年,目前在全世界22个国家设有107家专卖店铺,共有雇员1760多人,拥有3个实验室。自1993年以来,“Ladurée(拉杜丽)”甜品店由Holder(奥尔岱)家族控股;而Holder(奥尔岱)家族也是法国著名连锁面包铺“Paul(保尔)”的业主。

“Ladurée(拉杜丽)”不仅是以著名的马卡龙为招牌产品的甜品店,而且也是一家别有温馨风味的茶室(salon dethé),提供各种精美糕点,高级食品香料以及香烛、香水等精致生活用品。

Holder(奥尔岱)家族接手“Ladurée(拉杜丽)”以来,一方面拓展了产品系列,引入了特色咸品(spécialitéssalées)和其它别致典雅的化妆与纪念品,另一方面又大力发展销售点,在巴黎3区、7区和13区以及戴高乐机场和奥利机场都新开了销售点,使法国国内的店铺达到近40家;同时还在美国、中东、日本、香港等地开店,使“Ladurée(拉杜丽)”的国际名声愈来愈大。

然而,2020年以来的疫情给“Ladurée(拉杜丽)”带来沉重一击:和Air France法国航空公司一样,疫情一下子切断了“Ladurée(拉杜丽)”赖以生财的主要渠道:航空业危机使“Ladurée(拉杜丽)”设在各地机场的销售点几乎全军覆没,而国际旅游的停摆则又使它在巴黎和法国本土的店铺生意一落千丈萧条不堪;原来占法国全国销量三分之一的香榭丽舍“Ladurée(拉杜丽)”旗舰店目前只能靠“Clic and Collect/线上下单,线下提货”惨淡维持经营。

在正常年份,“Ladurée(拉杜丽)”的年营业额在1亿至1.2亿欧元左右,而2020年却突然跌落至不到5千万欧元。因此,Holder(奥尔岱)家族需要紧急寻找投资伙伴,解决财务危机;据法国媒体透露,Holder(奥尔岱)家族甚至不惜出让超过50%的控股权;

幸好,尽管危机史无前例,许多行业前景一片灰暗渺茫,但是,法国的奢侈品和精品老牌还依然被法国本国和国际投资人看好。据说,已经有财团对这一代表法国奢侈品和“法式生活艺术”并有150多年悠久历史的品牌感兴趣,而且有可能很快在2021年春天达成股权易手交易。

因此,如无意外,“Ladurée(拉杜丽)”还将继续存在,但不知将被何人掌控。

“Ladurée(拉杜丽)”不仅是不久前爆红全球的潮剧“艾米丽在巴黎”中的美国姑娘艾米丽一定得去“打卡”买马卡龙的地方,而且也是最近几年来,受到愈来愈多到过巴黎而又喜欢法国美食和甜品的中国游客青睐的品牌;许多人都曾有过耐着性子忍着气在“Ladurée(拉杜丽)”香榭丽舍大道旗舰店或在巴黎任何其它门店前排长队买马卡龙的体验。

而对我来说,“Ladurée(拉杜丽)”是一个选择,一个代表“向左”的选择:因为,每次想吃马卡龙(不是“马克龙”,很容易相混淆!)或去朋友家想送一盒马卡龙的时候,从我那位于巴黎6区波纳巴特街的家里出门,一个必须做的痛苦选择是:“Laduée(拉杜丽)”向左,Pierre Hermé(皮埃尔·爱尔美)向右!

“Ladurée(拉杜丽)”波纳巴特街门店

而要在号称“甜品界路易威登”(Ladurée)和“糕点界莫扎特”(Pierre Hermé)之间定夺,有时候还真是有点痛苦和颇费犹豫的。

但愿疫情之后,这一痛苦而甜蜜的犹豫还能继续……

(咦,是不是快到“凡尔赛”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