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禁欲系气质的卫生部长今天在镜头前解开了自己的衬衣纽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本周的法国,注定要在雨雪中求生。

巴黎塞纳河的水完全没有消退的迹象,还趁着周末休息又努力涨了至少20毫米,一幅要淹没码头的架势;

今早,法国气象局又给七个省发布了橙色预警,不仅要防洪,还得防霜冻,尤其是滨海夏朗德省(Charente-Maritime)的Saintes市,今早将创造历史性的水位高峰——6.2米;

与此同时,菌菌接到了住在北部小城闺蜜的微信:一觉起来白茫茫,欢迎来北方看雪,记得穿上能抵御零下严寒的雪地靴。

没错,上法兰西大区本周会掉进冰窟窿,最低零下10度,周末之前都不解冻。

看来,就算我们都打算在法国过年,可能也会遭遇不同的天气和故事。

迎面而来的风雪,势头凶猛的雨水,都是名为“艰难”的背景音。

Voila,欢迎收看今天的《你的故事我的歌》。

错了,今天的《疫情直播间》。

病毒太强,法国收紧卫生协议

上周,英国新冠病毒变种还只占法国所有确诊病例的14%;

今早,巴斯德研究所新型流行病学家Arnaud Fontanet教授就出来碎梦:

14%是曾经的小美好,如果按照病毒正常传播的速度,今天在法国,英国变种的渗透率将达到20%……

法国卫生总局赶紧擦了一把汗,默默对自己说了声:加油。

其实,对于法国来说,英国变种迅速传播已经不是当务之急,成年人法则告诉我们:未知即恐惧。

现在最可怕的,是尚且没有系统传播统计数据的南非和巴西变种病毒。

这两种病毒杀伤力更强,传染性更高,对疫苗最不友好,是目前新冠家族中最顶端的Boss,面对它们,即便是心大如法国人,也不得不提高警惕,将装备买到最新,时刻练习手速,以备不时之需。

昨天下午,法国卫生总局突然给全法所有卫生专业人员群发了邮件,标题用了红色大写:紧急说明!

内容是由局长Jérôme Salomon亲自签名盖章,专门针对南非和巴西变种病毒的增强版防疫措施。

局长语重心长:虽然目前这两种病毒的传播非常少,但疫苗可能对它们无效。我们不喜欢这种特权,必须封杀。

请记住,从现在开始,一切只要跟南非和巴西挂钩,都是热,沸,爆!

总结下来,有这么几个事有了变化:

所有抗原检测和PCR检测的阳性病例都必须进行RT-PCR筛查,最长不得超过36小时,以确定感染的是否是变异病毒;

如果检测到南非或巴西变种,由最初进行筛选的实验室通知患者;

所有病毒接触者都必须立刻进行PCR检测,如果检测结果为阴性,则要求从最后一次接触起隔离7天,并且必须在隔离结束时进行第二次的PCR检测;

所有感染了南非或巴西的患者立即隔离10天,在隔离期间,自由护士会上门探访。找不到庇护所的人将获得隔离解决方案。隔离结束时再次进行PCR检测,若仍然是阳性,则将隔离期再延长七天。

在学校,只要有一个学生感染了南非或巴西变种,或者学生的父母或者兄弟姐妹感染,该名学生成为病毒接触者,整个班级都将关闭。班级里的每个人,无论学生还是老师,都必须接受检测。

最后一条,局长专门点名了学校,而且快准狠击中要害,感觉略有深意。

别问什么深意,这通常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卫生部长打疫苗了!

卫生总局如此干脆利落,也是被南非和巴西变种病毒给逼的。

毕竟,在法国刚刚开打的阿斯利康/牛津疫苗对中等病情的南非变异株仅有22%的有效性,四舍五入,几乎没用。

讲真,阿斯利康/牛津疫苗虽然获得了欧盟批准,但它的有效性一直备受非议。

平均功效为70%,远远低于辉瑞或Moderna的90%以上;但胜在使用的是更传统的技术,更便宜,更容易存储,也更适合进行大规模的疫苗接种活动。

不过,由于序缺乏足够的数据,很多国家都只推荐65岁甚至55岁以下的人接种,南非甚至在上周日暂停了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的接种。

就算,阿斯利康的发言人嘴硬:我们相信我们的疫苗仍然可以预防严重的疾病;但比坚持更可怕的是,人言可畏。

没办法,为了消除偏见,或者,为了证明清白,世卫组织免疫专家战略委员会还是决定开个会,审查一下风口浪尖的阿斯利康/牛津疫苗,然后就使用这种疫苗提出一点临时的建议。

好在,这些都是疫苗接种路上的小插曲,法国依然迈着小且慢的步子,在这条路上前进,悠闲地就好像歌里唱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管他是洪水还是风雪,咱们头顶自带蓝天,不说谁知道,186万人,只不过是英国接种数据的零头罢了。

法国人强辩:慢工出细活。

那么,请问:细活是指打针不疼吗???

要说完全没有进步,那当然也不是。

至少,今天最大的进步是——

一向谨慎且自带禁欲系画风的卫生部长Olivier Véran童鞋在镜头前,亲自解开了白衬衣的纽扣,露出了半个胸膛……

老司机,停车……

作为神经内科医生的卫生部长,真的只是去打了个新冠疫苗!!

而且还是第一剂的阿斯利康/牛津疫苗。

作为整个法国第一位接种疫苗的政府成员,卫生部长献上了镜头初脱,却镇定自若。

想知道小马哥的接种日期安排好了吗?

我要回家!法国人起诉政府

Sorry,忘了,小马哥如今自带抗体,可能不太需要疫苗。

他可能更愁的是,自己的执政标签中,除了“强势”,又被加上了“冷血”。

毕竟,现在,法国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禁止自己人返回家园的国家了。

自从1月31日开始,法国政府强硬关闭了欧盟外部边界。

根据卡斯泰总理的意思,不论你是法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没有紧急的令人信服的理由,都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嗯,还是严格到要奔丧的那种理由。

这个措施一实施,浪漫不羁爱自由的法国人懵了:

你还是大西洋里那个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嘛!!!

我是法国人,我拿法国护照,凭啥只能滞留海外,不能回家!!

他们私下里组了个团,决定向法国最高行政法院(Conseil d’État)提出上诉:这条措施违法!

上诉理由充分详尽

《世界人权宣言》如是说:人人都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并返回自己的国家。

《国际人权公约》酱紫讲:不得任意剥夺任何人进入其本国的权利。

总结:法国政府的这项措施是带有歧视性和不公平性的,是对基本自由严重的非法干涉。

这年头,光起诉不行,必须得舆论造势。

被滞留海外得法国人在社交网络上建了一个标签#JeVeuxRenterChezMoi(我想回家),拼命拉共情,示委屈,然后伤心表示:

因为政府的一句话,法国就不再是我的家了,痛哭10086次。

他们甚至还发起了一个针对小马哥的的请愿书,要求总统大大撤销禁止法国人进入和离开法国的歧视性决定,目前已经收集了1800个签名。

想想也是,不能回的地方,怎么能被称之为“家”呢。

文化部长:博物馆和古迹最先开放

自从疫情爆发之后,诸如此类诡异的事情时有发生,法国政府的形象也在这一年当中打碎重塑,上一部剧还是深情款款的宠妻人设,这一部剧就沦落为人人吐槽的极品渣男。

原因很简单:乱给承诺,次次成空,伤伤伤。

今天,文化部长Roselyne Bachelot又出来公开许愿了:

在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下降的情况下,博物馆和古迹将最先重新开放。

具体什么时间,什么方式,只字未提。

Voila,一张大饼,全靠画。

说起来,文化部长站出来露露脸也是无奈之举,算一算,法国博物馆关闭已经超过100天。

昨天,法国的艺术杂志联合给小马哥写了一封信:要求重开博物馆,以便让休冬假的孩子们能够在屏幕之外的地方见到艺术品。

传染病专家Eric Caumes也带头呼吁,为了法国人的心理健康,请重新开放因疫情而遭受重创的文化和体育场所。

因为再不重启,我们就变会成僵尸,变成没有文化,没有闲暇,没有运动的行尸走肉。

真的,非常佩服法国人这种不同于寻常的心态:

关键时刻想的不是保命,而是如何能不成为丧尸。

这难道不应该是《甜蜜家园》追寻的主题吗?

彩蛋

1月16日发现确诊新冠病毒的André修女成功战胜了病毒,出院啦!

这可是法国新冠病毒康复患者中最年长的一位,2月11日,这位修女就117岁了……

奶奶,生日快乐啊。

-End-

ref:

https://www.bfmtv.com/sante/tests-isolement-ecole-la-france-renforce-la-surveillance-des-variants-bresilien-et-sud-africain_AN-202102080050.html

https://www.20minutes.fr/sante/2971867-20210208-coronavirus-oms-examine-lundi-reelle-efficacite-vaccin-astrazeneca

https://www.lci.fr/societe/jeveuxrentrerchezmoi-covid-19-coronavirus-pandemie-couvre-feu-variants-bloques-a-l-etranger-depuis-la-fermeture-des-frontieres-des-francais-saisissent-le-conseil-d-etat-2177699.html

https://www.huffingtonpost.fr/entry/reouverture-des-musees-possible-quand-les-cas-de-covid-19-baisseront_fr_6020f76dc5b689330e30ddd0

文|木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