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英国击败了 Uber,被认定为雇工,但这一场博弈“未完待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2 月 19 日,英国最高法院经 ” 一致通过 “,裁定美国优步公司(Uber)应该将其平台的司机视为 ” 雇工(worker)”,而非自雇者(self-employed)。这意味着数千名优步司机将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休假和休息时间,市值约 1036 亿美元、零工经济的标志性企业优步将支出巨额的补偿款。

这一场颇具历史意义的官司,几经周折,时间持续近 6 年。其间,优步利用了一切机会进行上诉。案件的原告为亚辛 · 阿斯拉姆(Yaseen Aslam)和詹姆斯 · 法勒(James Farrar),两人之前都是优步司机。为了维护优步司机的权利,他们后来一步一步成立了多个工会组织。

有学者对全现在表示,这些工会组织在加强保护工作者权利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最高法院的裁决之后,优步回应称,裁决只适用于 2016 年使用优步软件的司机,而非现在平台中的所有司机,这引起了司机和律师的不满。

在这一场 ” 未完待续 ” 的博弈中,全球 ” 零工经济 ” 中的维权会迎来新希望吗?这个案件会继续改善英国 ” 零工经济 ” 的形态吗?

2018 年 10 月 30 日,优步司机、其他快递员等零工经济的工作者,在伦敦市中心示威游行,呼吁保障更多的就业权利。图片:AFP

司机的艰难维权

40 岁的阿斯拉姆是一位英国公民,他的父母在上世纪 70 年代从巴基斯坦移民到英国。阿斯拉姆原本是一位 IT 从业者,在 2006 年,他当上了出租车司机。

2012 年,优步进入伦敦。阿斯拉姆开始为优步工作,但并不顺利,他抱怨优步对司机非常苛刻。

” 我觉得这个系统是不公平的,是为了让优步受益而牺牲司机的利益,” 他说。

阿斯拉姆在接受外界采访时表示,在为优步工作时,” 除了通过 app,和优步并没有发生太多的联系。” 此外,优步的评级系统也有很大问题。” 如果一个顾客很粗鲁,喝醉了,或把我的车弄得一团糟,我还必须开完全程,因为我不能冒差评的风险,” 他说。

差评会引起优步公司的警告,派单数量也会相应减少,如果反复被警告,优步就会终止与司机的合作关系。

根据一组数据显示,英国的优步司机平均时薪为 5 英镑,远低于 25 岁以上的法定最低工资 8.21 英镑。为实现收支平衡,他们每周必须工作超过 60 小时,而普通的劳动者仅仅需要 30 多个小时。

此外,优步还要从每笔车费中收取 25% 的佣金,这进一步导致司机收入偏低。现如今,大流行和封锁使情况变得更糟,订单数量进一步发生了下滑。

在谈到近年来优步司机的处境时,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社会学的高级讲师汤姆 · 维克斯 ( Tom Vickers ) 则对全现在解释说,” 司机的生计变得越来越艰难,部分原因是优步的招聘方法,导致私人司机的数量大幅增加。” 他同时是未来工作研究小组 ( Work Futures Research Group ) 的领导者。

” 我们的研究发现,司机们很担忧,害怕平台将他们移除,他们几乎不知道为什么会移除,也没有机会申诉,” 他说。

为了改变现状,阿斯拉姆开始联系其他司机,准备联合起来维权。

” 在我开始为优步工作之前,我有一个 WhatsApp 群,有 50-60 名司机。我们用小组讨论单在哪里,或者要避免行驶的路线。这些网络,以及我们后来引入的许多网络,是‘隐形组织’的早期形式。” 阿斯拉姆在接受外界采访时提到。

2014 年 9 月,阿斯拉姆把司机们叫到一起,组织会议,这很快引起了优步的注意。

优步开始安排和司机的会面,并表示会听取司机关心的问题,但当他们见面时,优步的语气却变了。后来,司机的薪酬反而开始下降,优步抽取的佣金比例从 20%,上升到了 25%。

由于处境并没有改善,阿斯拉姆的抵抗也在变得越来越顽强。WhatsApp 小组和司机们的会议让阿斯拉姆等人产生了一个想法:他们成立了一个独立工人工会组织——伦敦私人雇佣司机协会(London Private Hire App Based Drivers Association)。同年,阿斯拉姆还创立了 “App 司机和外送员工会(App Drivers and Couriers Union)”。

他们都在针对优步的官司中发挥着动员的作用,并为司机们争取权益进行活动。

他们还领导了一场反对伦敦市长对司机征收交通拥堵费的运动,根据网站上的介绍,他们要 ” 把市长告上法庭。”

2019 年初,阿斯拉姆等人呼吁,在 12 周里,平均每周一都要举行示威活动,场所是繁忙的伦敦桥和议会广场,他们的汽车封锁了道路。

他们的示威引起了英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

” 这些工会在努力加强保护工作者权利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了参与法律程序外,还进行非正式的罢工和抗议活动。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工会也一直在推动采取措施保护司机和乘客,例如为感染新冠病毒、需要隔离的司机提供资金支持,” 上文提到的维克斯对全现在说。

但是优步却很快停止了与他们这些司机的对话。

2019 年 5 月 10 日,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的优步,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目标是将筹集约 90 亿美元的新资金,并将数百万美元的赔款交给早期投资者,包括创始人特拉维斯 · 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和亚马逊老板杰夫 · 贝佐斯(Jeff Bezos)。

2 月 19 日,英国威尔士加的夫市,车上的优步标志。图片:CFP

法庭上的博弈

2016 年,阿斯拉姆和法勒把优步告上了法庭,他们主张,自己受雇于优步,却没有获得基本的雇工权利。司机应该享受带薪年假和英国的最低工资标准。

我国和美国实行的是劳动关系认定两分法,要么属于劳动者(employee),享受劳动法的保护,要么属于独立合同工或者叫自雇者(self-employed),不享受劳动法的保护。

但是在英国,除了以上两种劳动关系之外,还有第三类劳动者,即雇工(worker),雇工介于劳动者和自雇者之间,仅拥有部分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权益,如最低工资和带薪休假,不享有解雇保护。

此次英国诉讼案件,争论的焦点是,优步司机究竟属于雇工,享受部分劳动法保护,还是属于自雇者,不享受任何劳动法保护。

产生分歧的主要核心是,优步司机到底是根据合同为优步公司服务,还是优步公司只是中介,优步司机通过这个中介仅仅为乘客(顾客)服务。

这起诉讼打得非常艰难,优步抓住了每一个机会进行上诉。

在第一次的审判中,劳资审裁处(Employment Tribunal)的裁决称,他们一致认为,根据 1996 年《就业权利法》的定义,司机是 ” 雇工 “,因此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和休假工资。

但是优步不同意。2017 年,优步将劳资审裁处的原判,上诉至劳资上诉审裁处(Employment Appeal Tribunal),审裁处维持原判,” 因为其在方法和结论上都没有犯错,” 优步的意愿遭到了驳回。

2018 年,优步再次上诉,上诉法院(Court of Appeal)大多数法官仍然维持原判,但优步仍然拥有上诉的权利。

2020 年,优步背水一战,将案件上诉到了英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于 2020 年 7 月 21 日举行了听证会。

2021 年 2 月 19 日,英国最高法院裁定,优步司机应被归为雇工,理由是他们 ” 与控制其工作的个人或组织相比,处于从属和依靠的地位 “。根据英国法律,雇工有权享有最低小时工资、带薪病假和带薪假期的权利。

这支持了原告最初要求,原告认为,由于优步控制着价格,管理着司机和乘客之间的关系,并阻止司机与乘客建立持续的业务关系,甚至控制司机的路线,司机不应该被归为自雇者。

阿斯拉姆在裁决后,对 BBC 表示,” 我们花了 6 年时间才得到在 2015 年应该得到的东西。在政府或监管机构里,有人让这些工作者极为失望,后者处境非常艰辛,”

然而,就在最高法院的裁决之后,优步北欧和东欧地区总经理杰米 · 海伍德(Jamie Heywood)向优步司机发消息表示,法院裁决说明 “2016 年使用优步的司机可以被归为雇工,而现在依靠平台赚钱的司机不包括在内。”

他说,优步近年来在业务上已经做出了重大改变,比如让司机对自己的收入有更大的控制权,并引入了新的保护措施,比如针对疾病和意外的免费保险。

” 尽管最后是一致通过,但最高法院花了 6 个多月的时间才做出判决。现在,在执行这一裁决上,仍然面临挑战。” 维克斯对全现在解释说。

” 要想让所有司机获益,似乎需要现有的司机,向劳资审裁处再次提出诉讼,之后将最高法院的(这次)裁决作为先例,” 他说。

优步对最高法院判决的解释,引起了司机和律师的极大不满。

一名收到这条信息的司机对《卫报》表示:” 在听到法院的判决后,我感到有点高兴,以为事情终于会改变了,但当我从优步收到这条信息时,因为它只适用于少数司机,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打击。”

一些律师也认为优步的陈述具有误导性。代表 2200 多名司机的利戴律师事务所(Leigh Day)合伙人奈杰尔 · 麦凯(Nigel Mackay)对媒体说:” 他们不能自信地说‘这不适用’。优步正在试图通过这条信息来威慑人们。”

该事务所认为,这些司机每人应该得到大约 1.2 万英镑的赔偿,这将令优步支出超过 2600 万英镑。

有分析也指出,优步公司不排除通过涨价来消化新增加的劳动成本。

2020 年 5 月 17 日,伦敦,一名 Deliveroo 骑手。图片:AFP

改变 ” 零工经济 ” 形态?

这起诉讼,对我国来说,是一场值得观摩的社会实验。

2020 年,《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引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文章揭示出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管控外卖骑手,将零工经济中的算法带入到人们的视线中。

” 这些零工经济中的算法严重缺乏透明度,即工作者缺乏对所分配工作的控制权,也缺乏一些信息,比如工作是如何分配的,为什么分配这些工作而没有分配另外一些工作,” 维克斯对全现在分析说。

在英国,2016 年至 2019 年,零工经济也蓬勃发展,从业雇工翻了一倍多,2019 年有 470 万名工作者。2019 年,每 10 名适合工作的成年人中就有 1 人在零工经济平台上工作,而在 2016 年这一比例仅为二十分之一。但是他们同样面临缺乏最低薪资保障以及休假和医保等各项问题。

争取权益的抗议从未停止。2016 年,外卖公司 Deliveroo 宣布计划从按小时付费,改为按件计费之后,骑手举行了罢工。

同年,送餐服务 UberEats、连锁酒吧 JD Wetherspoon、麦当劳、餐厅 TGI Fridays 的一些工作者,因薪资纠纷举行罢工。在英国独立工人联合会等组织的支持下,约 50 名 UberEats 的送餐员、优步司机和支持者聚集在优步位于伦敦的大厦,举行示威。

2019 年,Addison Lee 快递和出租车服务的工作者也就工资和工作条件举行了罢工。

从政府层面来讲,在利润率长期萎靡的经济停滞和下行阶段,灵活用工可以在短期内提高就业率,因此政府对零工经济保持了长期暧昧的态度,零工经济被政府用作是刺激经济的一种手段。

而平台为了压制人力劳动成本,也都不承认平台与雇员之间存在正常的合法劳动雇佣关系。

这些对从事零工经济的打工者来说,想要维权,难上加难。工业革命以来逐渐建立起来的雇佣劳动体系,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发生在伦敦的这场官司,并非全球首例类似的胜诉。

2019 年 9 月 10 日,加州议员通过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名为 AB5,要求优步和 Lyft 等公司把合同工当作员工对待。

” 如今,所谓的零工公司把自己描绘成创新的未来,公司不支付社会保险或医疗保险,” 美国民主党州参议员玛丽亚 · 伊莲娜 · 杜拉佐(Maria Elena Durazo)2019 年时对《纽约时报》说。” 让我们明确一点:给员工的工资过低,谈不上任何创新。”

参考资料: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56123668

https://www.jamiewoodcock.net/blog/a-history-of-uber-organizing-in-the-uk/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131939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21/feb/22/uber-accused-of-trying-to-deter-drivers-from-seeking-compensation

头图为原告亚辛 · 阿斯拉姆(右)和詹姆斯 · 法勒,来自 AFP。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