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向英国王室宣战:怀孕5月曾想自杀,遭种族歧视、还被封口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假装是娱记

过去的一周,来自英国王室大瓜可谓吊足了所有人胃口!当哈里和梅根参加奥普拉访谈的预告一经发布,全球的舆论都炸开锅了。

预告中梅根形容自己在王室无法生存(unsurvivable), 奥普拉的提问更是尖锐:“你是保持沉默还是被封口了?”媒体也毫不含糊,直接将女王比作《教父》中的黑手党老大唐·科里昂。

哈里这次选择了和梅根一条战线,索性直戳英国王室的痛—戴安娜王妃,称不愿让历史重演。梅根还说王室一直编造着她和哈里的谎言,这让他们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

哈里与梅根说:如今他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了,所以如果因为一个采访失去更多,他们也并不在意!这可谓是同白金汉宫正式宣战了!

就在此时,99岁高龄的菲利普亲王因身体不佳住院治疗。网友们则炸了锅,纷纷要求哈梅和CBS为了亲王的健康考虑,推迟播出访谈。

但是梅根拒绝推迟节目播出:这和菲利普亲王的健康一点关系都没有,这都是王室的借口,想让她继续闭嘴。采访的播出会让世界知道自己过去都经历了什么,之前在王室孤立无援,现在也依旧是!

CBS更不会让采访延期,毕竟这可是赚大钱的机会!本来只有90分钟的访谈被CBS延长到了两个小时,一个30s的广告要卖32.5万美元,价格是平时的两倍!除了广告外,CBS在版权上也要大赚一笔,光是英国的ITV就支付了一百万美元的转播权。

播出这场访谈的国家和地区

除了CBS,奥普拉也是要大赚一笔,据《华尔街日报》爆料,CBS要给奥普拉的公司最少七百万,最多九百万美元。(慕了,我现在去做访谈还来得及吗)脱口秀女王奥普拉也卖足了关子:称这是自己做过的最棒的采访,哈梅夫妇在访谈中很坦诚,有问必答。

而唯一没有直接金钱收入的却是采访中的主角—哈里和梅根。这对话题人物据说在这场采访中分文未收,但这场访谈被认为会极大的帮助他们构建自己在美国的亿元商业品牌。

他们在美国创建了自己的制作公司,去年秋天和Neflix签下了价值一亿美元的五年合约,年底又和Spotify签署了价值两千五百万的合约。选择了远离王室的哈梅,决定投奔金钱的怀抱。

伊丽莎白女王已经表态不会观看访谈的直播,查尔斯王子也认为父亲菲利普亲王的健康重于一切。

另外,王室助手透露白金汉宫目前对采访很冷静,并认为民众更关心疫情,学校开学,以及接种疫苗和菲利普亲王的健康。这场采访只会消失在时间的迷雾里,但现在“主菜”上桌,白金汉宫还能保持冷静?

30秒的预告片已经让英国民众坐不住了,2小时的正片只怕更是会让他们心态炸裂吧!这真的只会是一个次要事件吗?

宫斗剧已然开场,小伙伴速速备好小板凳和瓜子,我们开扒访谈的知识点!

压力和孤独让梅根想自杀

梅根上来就放出狠料:透露在第一次怀孕期间,因为外界的压力和在王宫生活的孤独感曾经让自己有过自杀的念头!

梅根觉得自己曾想一了百了:“我不想再活下去了,那是非常清晰,真实,惊人地的一直在持续的想法。”这种危险的想法让梅根去向王室寻求帮助,想去某个地方疏解自己的负面情绪,但是却被拒绝了,因为这样对王室是不利的。

“我说出了这个,因为有很多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害怕开口。还有,就以我个人来说,困难的不仅仅是说出来,而是当你说出来的时候,你却被拒绝了。”

梅根也说对向哈里倾诉,自己感到很羞愧(really ashamed):“特别是我知道他经历了多少。我不想给他带去更多的压力,他肩上背负着这个世界。我不想把这个再压在他的肩上。”

据梅根回忆,19年1月,她在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的一个官方活动上,告诉了哈里自己想自杀的想法。然后哈里紧紧地抱住了梅根。

梅根分享这个故事,是为了让大家都更理解在幕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我认为对于人们而言,记住你无法了解幕后别人在经历着什么,是非常重要的。”

来自王室内部的种族歧视

除了令人吃惊的自杀言论,梅根还对王室进行了种族歧视指控。在梅根怀孕时,有人对未出世的阿尔齐(Archie)的肤色担忧,怕他太黑!因为自己是混血,而哈里是白种人。(梅根母亲是非洲裔美国人,父亲是荷兰裔爱尔兰人)

被问到阿尔齐的肤色是否对授予他王子头衔造成影响时,梅根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对阿尔齐肤色的讨论发生在哈里和某位王室成员之间。但是梅根拒绝透露那个人到底是谁,因为那样会毁了那个人。当哈里被问到这次对话的时候,他说那很尴尬,自己也很震惊,但是自己永远不会分享这段对话。(今天奥普拉透露说,那个人既不是女王也不是菲利普亲王)

同时梅根还指责王室没有24小时保护她和哈里的孩子。梅根说,“他不会有安保,他不会被授予头衔。”这样的对话在王室内部确有发生。哈里也说在梅根怀孕早期,她不会受到保护,家庭成员甚至建议她继续演戏挣钱,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相关人员的费用。

当被问到阿尔齐被授予王子头衔是否很重要的时候,梅根表示自己对高贵的头衔并没有那么在意,自己只在乎孩子的安全,和在意家族里的第一个有色人种孩子并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被授予头衔。

哈里也提到种族是让他们决定淡出王室的一个影响因子。哈里表示害怕历史重演,当种族问题再加上社交媒体的时候,事情会变得更危险。而这个历史重演指的就是哈里的母亲—戴安娜王妃。(之后会再扒一期戴安娜王妃,小伙伴们敬请期待)

公众所看到的是王室编造的谎言

在被问到婚礼前因为花童衣服的问题把凯特王妃弄哭的这则头条新闻时,梅根否认并表示真相完全颠倒了,是凯特把自己弄哭了。

当奥普拉追问凯特是不是可能哭了的时候,梅根说到:”没有,相反的事情发生了。这不是为了贬低任何人,因为婚礼的那周真的非常艰难。她对某些事情感到失望吧,但确实是她做的,并且之后她道歉了。”“她给了我花和卡片来道歉。”

但是世界知道的却是反转的版本,这让梅根非常震惊。争吵的问题是对的,花童的衣服,但是是梅根哭了,而不是凯特,这让梅根非常伤心。但梅根也说那次争吵不是一个冲突,再讨论细节对凯特也不公平,毕竟她已经道歉了。

被困住的哈里,已然破裂的亲情

在访谈中,哈里说自己的父亲查尔斯王子,哥哥威廉王子,和自己都是被君主制困住的人。但直到遇到了梅根,她把自己解救了,要不然自己还依旧被困住。

哈里说:“我看不到逃离的办法。我被困住了,但是我不知道我被困住了。但我遇到了梅根,然后我们的世界以最惊人的方式碰撞。我被这个制度困住了,就像我其余的家人一样。我的父亲,我的哥哥,他们都被困住了。他们没有离开,对于这个,我感到非常同情。”

哈里谈到和自己的父亲,查尔斯王子的亲情破裂:自从查尔斯知道他要淡出王室以后,就拒绝接自己的电话,他们也再没有说过话了。这让他非常的沮丧。

“我感到非常沮丧,因为他也经历过相似的事情,他知道伤痛是怎么样的。同时,我也会永远爱他,但是很多伤害已经发生了,我也会把尝试修复这段关系作为我优先要去做的事之一。”

在被问到为什么会导致查尔斯这么做的时候,哈里表示也许是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自己的事情开始由我自己掌控了。

除了和查尔斯的关系有裂痕,哈里和自己的哥哥威廉关系也不太好,但他说会尽力去修复。“这段关系现在是有距离的,希望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吧。”“我非常爱威廉,他是我的哥哥,我们一起历经过地狱,我们有共同的经历,但是我们在不同的道路上。”

在被奥普拉问道为什么离开王室去经营自己的家庭的时候,哈里也指责了王室缺少对他们的支持和理解。

而哈里也爆出王室在他们决定离开的时候,就切断了对他的经济支持,幸好有母亲戴安娜王妃留下的钱,他才能远离王室,这也是为什么去年哈梅和neflix和spotify签好天价合同的原因。

奥普拉还问道是否瞒着伊丽莎白女王去发布了离开王室的申明?

哈里回答到:“不,我永远不会瞒着我的祖母,我对她非常尊敬。”并表示自己和女王曾经通过几次电话讨论,也和查尔斯王子打过电话,但后来查尔斯拒绝和哈里交流。甚至在查尔斯的要求下,哈里把会写在声明里的细节都写了下来,提前给了查尔斯。

对于离开王室家庭,哈里说如果自己的母亲戴安娜知道的话,她应该会非常生气和伤心吧。

梅根被要求保持沉默

预告片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奥普拉尖锐地问梅根:“你是保持沉默还是被封口了?”(Were you silent? Or were you silenced?) 梅根回答,“是后者”。

奥普拉问是宣传通讯部门让梅根保持沉默的吗?是王室这个机构(institution)让你沉默的吗?

梅根说到:“当我开始和哈里约会的时候,我的世界里的每一个人都收到了非常明确的指示,永远要说不发表评论(no comment)。” “我的朋友,父母和我们都照做了。我做了他们告诉我要去做的任何事。”

梅根说自己会照做是因为被告诉了她会被保护。甚至在之后朋友们和她说媒体的报告很负面的时候,她也认为不必担心,因为自己是被保护的。但当结婚以后所有事变得更糟,她意识到了自己并没有被保护,并且表示王室用撒谎来保护你,而不是告诉你真相。

在谈到在孤独的时候,梅根说这个“公司”(The Firm,梅根用来指代王室),在自己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总是告诉自己不能去做,因为看起来会是那样。

“我能和我的朋友去吃午饭吗?不不不,你过饱和了,你出现在了所有地方,对你来说,最好的就是不要和朋友去吃午饭。” 梅根补充到之后自己几个月都没有离开过家里。

温暖的女王,天真的梅根

虽然在访谈中,梅根或抱怨或指责了很多王室的不好,但对伊丽莎白女王,梅根的评价还是挺积极的。

梅根说女王对自己是很好的。18年6月,梅根第一次和女王出席活动,她回忆到。“我们早上一起吃了早餐,她给了我一个很漂亮的礼物,而且我很喜欢陪伴在她身边。”“她给了我一些漂亮的珍珠耳饰和与之相配的项链。”

“在活动转场中间,我们坐在车里,她的膝盖上盖着毯子保持温暖。天气很凉,然后她把我叫了过去,把毯子盖在了我的膝盖上。”这让梅根说这让她想起她自己的祖母,总是很温暖。

梅根也透露在得知菲利普亲王住院以后,有打电话给女王去了解亲王的健康情况。

描述到自己初见女王时,自己连屈膝礼都不会,是现学的。在去温莎皇家旅馆吃午饭的路上,哈里告诉她将会见到伊丽莎白女王,然后哈里问她会屈膝礼吗?梅根说那是你的祖母啊,哈里说到那是女王(its the Queen). 梅根说那是她第一次明白了一些事(The peny dropped).

在嫁入皇室以前,梅根表示自己甚至没有上网搜过王室的相关信息,自己非常天真(naively)地就嫁进去了,在成长的过程中对王室也了解得不多,完全不知道那会是怎样的。

学屈膝礼那次是自己第一次意识到现实中的王室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并且她必须快速的学会那些王室礼仪。

“我在洛杉矶长大,我见过很多名人。这不一样,这是完全不同的游戏。”

大婚三天前的秘密婚礼

哈里和梅根表示在公开大婚的三天前,他们在自己家的后院已经秘密的交换了结婚誓言。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婚礼。

哈里和梅根表示他们给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威尔比(Justin Welby)打了电话, 让他在公开的婚礼前给自己主持婚礼。他们在电话里说,“那场精彩的婚礼是给世界看的,但是我们想要我们的结合只在我们俩之间。”(威尔比也主持了那场公开的婚礼)

现在被裱好挂在他们加州蒙特西托的豪宅的结婚誓言就是当时秘密仪式里交换的那个。

除了大主教,哈梅没有邀请任何人参与,所以到现在还不清楚是否有王室成员知道这个秘密的仪式。

对于那场举世瞩目的大婚,梅根表示即使那场婚礼有很多名人参与,但那不是属于他们的日子(wasn’t our day)。

在采访中,哈里和梅根还非常激动的表示将迎来一个可爱的女儿。

在梅根这场猛料之后,英国王室即将迎来又一次的重大危机!白金汉宫将会如何回应,梅根与哈里是否会继续做出澄清,而这场属于英国王室的大戏可谓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