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爱?生与死?在金光闪闪的克里姆特世界里给你一站式沉浸体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如果你想了解我,就仔细看我的画吧。你会看到我是什么样的人,想做什么样的事。——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2019年的时候,表姐来巴黎找我玩,她爱极了梵高,当时正好适逢 Atelier des Lumières 是以 “梵高,星光灿烂的夜晚”为主题,我们便订了票去看。

当时躺在“星空”里,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能看一场以克利姆特作品为主题的灯光展就好了,置身在一片金灿灿的光线交织下,被包裹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主题里的感觉,一定妙到难以言说。

听说这个坐落在巴士底广场(Bastille)与国家广场(Nation)之间的巴黎“光工作坊”,曾经是一座拥有灰色高牆的旧铸铁厂。从2018年4月11日开始,才演变成一座特大号展览场地,开幕的首场大展,便是以克利姆特和席勒的作品为主题的。

一直很遗憾没能在那3300平的巨大投影空间里,全方位,360°无死角的体验一下。前几天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波尔多的第一个数字艺术中心 Bassins de Lumières 迎来了以克利姆特为主题的灯光艺术展。

我这个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毕竟波尔多的Bassins de Lumières现在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艺术中心:总占地面积为13000平方米,投影面积为12000平方米,90台视频投影设备,80架立体环绕的的扬声器,其中还置有一个四边各为110米的方形泳池。水波粼粼,金光闪闪,这画面单是在脑中生成模糊的虚影,都能勾的人心痒难耐。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如今因受疫情影响,克利姆特的灯光展览结束日期延长暂定到了2021年的5月30日。

提起克里姆特,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许了解的没那么详细深刻,但他那一“吻”足以让人过目不忘,在大脑皮层中给予一份空间记忆储存。

这个1862年生于维也纳的艺术家,父亲是黄金雕刻匠,母亲热爱音乐。他年少成名,19岁就加入了权威的美术协会。

一开始他也算是个“一本正经”的人,对传统的表现技法运用的炉火纯青,以严谨的造型,浓厚的色彩,使他早早便形成了许多艺术家穷其一生都在摸索探寻的所谓自我特有的风格。

克利姆特才华横溢,却不像很多我们熟知的很多艺术家那样作天作地和家里闹的不可开交。他反而属于早熟还懂事的那一种小孩。

他自己知道自己极高的学院派画功是可以成为他变现的渠道的,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在校学习期间,便与弟弟和同学组建了“工作室“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

为剧院绘制布景装饰,绘制壁画和天花板。还曾拿下了维也纳歌剧院的订单。

但大家都知道,平顺的人生是缔造不出一个惊艳百世人的艺术家的,也许正如古人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1892年克利姆特一家突遭变故,其父和弟弟相继离世,一直有着音乐梦想的母亲也因遭不住这般大落而精神失常。而此时一方面要照顾疯疯癫癫离不了人的母亲,一方面又要一人扛起家庭的经济重任。

就在这样的窘境下,他收到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大型壁画委托:为维也纳维也纳大学创作天顶壁画《哲学》,《医学》与《法学》。

此时心境大变的克利姆特,在创作风格上也将内心世界融入了个透彻,作品在草稿提交阶段就遭受到了巨大的非议,87名教授联名抗议,教育部长因此事辞职,他的公众创作事业也从此结束。

也是自此开始,克里姆特拒绝接受任何的公众委托,开始在色情的路上一去不复返。“所有的艺术都是色情的。”这一理念基本贯穿了他之后的所有创作。

生活中处处扼颈的窒息感,让克里姆特认为维也纳的艺术需要“新鲜空气”,当时恰逢印象主义在法国搞的如火如荼,他便联合了建筑师奥托·瓦格纳、挪威画家蒙克等在维也纳组织分离派运动。

所谓的分离派就是将当时国外的先锋艺术介绍到奥地利,让维也纳接触更多的国际艺术,提升本国艺术的地位,并推广维也纳的现代艺术家作品。

1898年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金匠父亲的缅怀之情,克里姆特开始在自己的画作中使用大量的金箔做装饰,主题也基本是以女性为主。以此风格开启了他的创作“黄金时期”,他大量的代表作,都是在这个阶段井喷式的涌现出来的。

比如那张大名鼎鼎的《吻》,此画在创作完成之前就已当时高达25,000克朗的售价(是当时正常单幅作品的五倍)。

关于这幅画各个版本的故事更是层出不穷,不过问世最初被认为是色情的这点却几乎毫无争议,尽管两个人都着衣衫。

画面的主体看似是一个男人捧起女人的脸颊轻吻了下去,一副“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的深情之姿。可却不知也许克里姆特是在暗示镀金外表下污秽的现实,一个男盗女娼的世界中,男人放纵自己的情欲,但却公开指责献身的女人。

这幅名画的内涵每看一次都会与初看时的印象太不相同。曾看到一本书里写过,如果你仔细观察,那个男人的脖子非常丑陋,象征他勃起的阴茎。这个男人是性欲的化身,但表面上这是一幅非常吸引人,可爱的绘画。

克里姆特热衷于画女子,却终身未婚,有传言称他与自己画中的每一个女子都有一腿,来合理化他14个私生子的存在。

他笔下的女性大体有两种,要么高贵典雅,知性端庄,要么艳俗颓废,风情万种。总结来说都是迷人的,也有人戏称克利姆特的创作就是他风流韵事的纪实。

这个被后人尊为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维也纳分离派创始人的男人。以女性为绘画主题,穷其一生都在探索生与死,性与爱,每幅画作都充斥着奇特神秘之感,布满着抽象的装饰性几何图案,用奢华绚丽的外表与人物内心的痛苦沉默形成对比,透过他的画作总能让人共情到某种悲剧的气氛。

我现在便是处于一种坐等疫苗普及,或夏日炎炎来袭驱散病毒,好冲去波尔多,一睹为快的蠢蠢欲动之态。感受那种铺天盖地的忧郁美感和象征寓意让人着迷的神思。

-END-

Ref:

https://www.vogue.fr/culture/article/exposition-klimt-bassins-de-lumieres-bordeaux

https://www.vogue.fr/culture/a-voir/diaporama/et-si-on-decouvrait-loeuvre-de-klimt-autrement-exposition-art-numerique-atelier-lumieres-paris/50178

https://www.bbc.com/culture/article/20180221-klimt-and-schiele-the-artists-who-shocked-europe

https://www.vogue.fr/culture/a-voir/story/van-gogh-la-prochaine-exposition-immersive-de-latelier-des-lumieres/4974

图片来源自网络

文|糖醋小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