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低调现身公园悼念遇难女生,梅根却在忙着“维权”,此次公关行动又输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文| 网易号“译言”

  

  据英国《太阳报》当地时间3月14日报道,3月13日,剑桥公爵夫人凯特·米德尔顿来到伦敦克拉珀姆公园,悼念不幸遇害的33岁女孩莎拉·埃弗拉( Sarah Everard)。

照片中,凯特未施粉黛,身着旧衣,低调如路人。

  

  近日,“莎拉·埃弗拉”事件震动全英。3月3日晚这位年轻的女孩离开朋友家,此后消失踪迹,一直到3月12日,她的遗体被在肯特郡一处林中发现。

伦敦克拉珀姆公园是莎拉生前最后出现踪迹的地方,因此3月13日,大批悼念者赶到这处公园,含泪为莎拉送行。

除伦敦外,当天下午6时,英国利物浦、利兹、伯明翰、贝尔法斯特和加的夫等多座城市还将为莎拉举行另外31场守夜活动。

  

  3月13日下午,凯特带着自肯辛顿宫摘来的水仙花来到克拉珀姆公园,丈夫威廉王子与孩子们都没有陪在凯特身边。

凯特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外套也是多次穿过的“旧衣服”,这位英国王妃如此接地气地出现在民众视野,样子跟一同参加活动的几百名普通英国女子没有任何区别。

  

  王室消息人士透露,这是凯特的一次私人访问,凯特来到这里,是由于莎拉的遇害令凯特回忆起她结婚前一个人在伦敦夜晚独自行走的经历,凯特王妃希望向莎拉的家人表达慰问。

  

  由于活动是在室外,凯特没有佩戴口罩,她将水仙花放在地上后,停下来阅读卡片、观看人们送上的鲜花,五分钟后离开公园,行色匆匆。

  

  虽说凯特此行仅代表她自己,但英媒体认为,王室成员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其实质也都是一次公关行为,一个人设的树立过程。

凯特在日常生活中出现时往往都如此次这般穿着朴素、没有刻意施粉黛、也并不讲究发型,作为王室成员中“接地气”的典范,让人感觉很亲民,与普通民众间没有距离。

  

  比较起来,近来苏塞克斯公爵夫人梅根·马克尔的公关在英国媒体上显得不太成功:

英国苏塞克斯公爵夫人似乎又“发威”了。

  

  据3月14日英国《太阳报》消息,针对前高级私人助理对她的欺凌指控,梅根给白金汉宫写信,要求查看与这起欺凌投诉有关的文件、电子邮件和短信等证据。

这就好比:有人投诉你欺负他/她,你要求调查机构把投诉者的所有信息拿给你看。

  

  英国《泰晤士报》刊发了梅根的前新闻秘书杰森·可耐夫2018年10月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杰森在邮件中说:

公爵夫人在进入王室一年的时间里将两名私人助理赶出家门,她的处理方式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公爵夫人总是恃强凌弱、试图削弱员工的自信心,“我们收到一份又一份报告”,报告中人们称自己目睹了梅根这种“不可接受的行为”。

  

  杰森先是与白金汉宫的人力资源主管萨曼莎·卡拉瑟斯讨论此事,而后该邮件被转发给威廉王子的私人秘书西蒙·凯斯。

杰森称萨曼莎与他就此事的观点一致。但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最终白金汉宫人力资源部门并没有继续追究此事,对梅根没有任何处理,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2020年2月,两名梅根的前高级职员站出来,公开称他们被梅根欺负。

此事见报后,梅根的发言人立即回应,称这白金汉宫发起的基于误导性及有害的错误信息的诽谤运动(calculated smear campaign based on misleading and harmful misinformation)。

  

  据王室高级消息人士透露,在白金汉宫聘请第三方调查机构重启针对此事的调查后,梅根正在组织为自己的辩护,她给白金汉宫写信,要求向她提供前职员们的文件、邮件与短信;

同时,梅根向白金汉宫要求她与哈里王子也参与对此事的调查。

  

  但据《太阳报》称,白金汉宫、94岁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同意哈里王子和梅根参与调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

二人喜欢将隐私曝光于公共媒体,而他们认为这件事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进行,因为要确保所有相关的人“感到舒服”—这一点哈里和梅根似乎是不在乎的,他们似乎只关心自己是否舒服。

在英国人看来,凯特王妃在体恤民生的时候,梅根却在为自己的“权益”作斗争,在这个节骨眼上,梅根又输了一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