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留更多少数民族的歌(人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1.jpg

2007年7月,张天彤(右)在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听国家级乌春非遗传承人图木热讲唱乌春

12.jpg

2014年8月,张天彤一家三口前往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拉力浅村看望失母儿童鄂丽斯(左二),她爷爷擅长唱民歌

13.jpg

2019年4月,由张天彤(前排中)策划主持的“来自草原和森林的文化记忆——北方少数民族音乐舞蹈展演”在中国音乐学院隆重举办,演出结束后与她的学生们合影

14.jpg

2005年8月,张天彤(左五)与著名音乐理论家赵宋光(左二)、国家级乌春非遗传承人那音太(左三,已故)、著名达斡尔族音乐家杨士清(右一)在内蒙古鄂温克族自治旗巴彦胡硕草原  本文照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张开臂膀拥民艺,天南地北访录聚。彤心采获非遗果,美丽三少多赞誉……达斡尔族优秀音乐文化的挖掘和传承,离不开达斡尔族同胞的齐心努力,更离不开像张天彤教授这样不是达斡尔族却胜似达斡尔族的汉族朋友。她是我们达斡尔族的‘心上人’”。观看完“来自草原和森林的文化记忆——北方少数民族音乐舞蹈展演”,一位叫“孤思客”的达斡尔族文学爱好者在他的微信朋友圈这样写道。这次展演汇聚了生活在我国北方的蒙古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等少数民族的传统民歌、说唱、器乐和舞蹈。看到本民族的艺术在中国音乐学院展演,“孤思客”欣喜不已。

与达斡尔族民歌结缘

张天彤是谁?“孤思客”为什么把张天彤视作达斡尔族的“心上人”?《心上人》本是一首达斡尔族家喻户晓的情歌。

这话还得从16年前说起。

2005年8月,中国音乐学院教师张天彤应邀来到内蒙古自治区鄂温克族自治旗,参加了一次围绕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族民间文艺展开的研讨会。当地少数民族民间歌手的演唱,令张天彤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这是她与当地民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会议结束后,张天彤和同事途经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根河市,一直往大兴安岭方向延伸,进行考察。在鄂伦春自治旗嘎仙洞鲜卑人生活过的地方,同行的著名音乐理论家赵宋光对张天彤说:“目前北方人口较少民族的音乐理论研究是个空白,应该给予更多关注。这或许能成为你学术的生长点。”

赵宋光的话点醒了张天彤。她说:“当我阅读了达斡尔族历史,特别是读到200多年前,达斡尔族官兵携家属1000余人从东北老家出发,戍边新疆伊犁的这段历史,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震撼,同时也深受感动。我看到了那种顽强不屈的民族精神以及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由此想到,一个民族,无论人口多与少,对中华文化的贡献都是独特的。我眼看着老人们一个一个地走了,他们的离世就意味着带走了一座博物馆。我们音乐研究者该做些什么?抢救性记录民族音乐时不我待啊!”

可是,事情远没她想的那么简单。一个在城市里长大的汉族女子,深入到一个完全陌生又语言不通的环境去采集音乐,绝非易事。最初的几次采访调研不太顺利,那种不被理解、不被接纳的感觉,让张天彤几度萌生了放弃的想法。但她很快又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拿出小学生的姿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以交朋友的态度出现在达斡尔族农牧民面前。

图木热老人的“好姑娘”

2007年8月初的一天,在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尼尔基镇,张天彤正准备下乡调查,在出发前巧遇一位长者。只见这位长者身材瘦小,估计有七八十岁,手里拎着一兜子蔬菜,像是刚从早市回来。老人双目炯炯有神,看到人群里有陌生的面孔,便热情地上前询问:“这是谁家姑娘啊?”铿锵有力的声音让张天彤颇感意外。听了她的自我介绍,老人爽快地说:“我就会唱啊,我会唱古老的达斡尔族乌春。”“乌春”是达斡尔族民间的一种说唱艺术,广泛流传于嫩江流域达斡尔族群众中,多描述生产劳动、社会生活、反抗压迫、戍边征战以及劝诫教诲等内容,叙事抒情兼具,吟唱风格多样。张天彤一听,可高兴坏了。

第二天,这位名叫图木热的老人捧着20世纪50年代初的手抄乌春唱本如约而至。果然,他唱的是最为传统、最具代表性的吟诵调乌春。录制结束后,老人家还无私地让张天彤把唱本完整地复印下来,嘱咐她日后好好研究。随后几年,张天彤和图木热老人频繁交往,老人亲切地称张天彤为“好姑娘”。

2016年8月,近90岁高龄的图木热老人拖着虚弱的病体协助张天彤完成了两部《达斡尔族英雄史诗》的录制工作。2018年5月,图木热安详离世,生前的录制成为老人的绝唱,为达斡尔族乃至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小女孩鄂丽斯的“好妈妈”

“管她叫妈妈行吗?”

“妈妈!”

“让她把你带走,带到北京去,你去吗?”

“去!”

这是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拉力浅村时任村支书孟宝勇(已故)和本村一个小女孩的对话。2011年7月的一天,这个叫鄂丽斯的4岁小女孩跟着她的爷爷鄂朱寿,一起来到了孟宝勇家。张天彤到拉力浅村做调查,村支书推荐了本村农民、84岁的鄂朱寿。采访中,老人为张天彤演唱了古老的无词扎恩达勒(达斡尔语,意为“民歌”),期间,一旁的小女孩不时怯怯地瞄着张天彤。采访结束后,张天彤和小女孩几乎同时拥抱了彼此。张天彤紧紧把小女孩抱在怀里,于是有了前面那段对话。

据孟宝勇介绍,鄂丽斯的父亲体弱多病,早已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出走了,留下小女孩跟着爷爷一起生活。当张天彤像变魔术一样给孩子打开那装满各种好吃的的背包,孩子高兴极了。爷爷拉着小女孩的手要回家了,小女孩还一步三回头地望着张天彤,恋恋不舍的眼神令张天彤揪心牵挂,直勾勾地望着爷孙俩的身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视线中……后来,张天彤还曾设法把孩子接到北京,但各种原因导致没有成行。3年后,张天彤携丈夫和女儿专程前往拉力浅村,再次去看望鄂丽斯。张天彤一家三口与鄂丽斯紧紧相拥的场面,令在场的人感动不已。

与时间赛跑

长期的辛劳导致张天彤身患重疾,她先后经历了化疗、手术、再化疗、放疗。2016年9月的一天,她的师妹从广西南宁来北京看望术后的张天彤,推门进来的时候,她还在家给研究生上课。张天彤指导的研究生,大多数是从少数民族地区考来的,他们中不但有蒙古族学生,还有鄂温克族、达斡尔族和朝鲜族学生。

刚刚做完手术,张天彤身上还缝着线,埋着管,挂着引流袋。一位鄂温克族学生跟张天彤的师妹说:“老师生病以来,从没耽误过学生一节课,哪怕是化疗后还在经受各种不适……”师妹心疼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张天彤却笑着说:“我没事的。”病愈后,她说:“一场大病,对很多人来说是场灾难,对我而言则是重生。”

治疗刚结束不到1个月,张天彤就又踏上了抢救录制民族音乐的征程。她说:“我要与时间赛跑,抓紧抢救那些留存在老人们脑海中宝贵的音乐历史记忆。”无论是烈日炎炎高温达40摄氏度的新疆塔城,还是数九寒冬零下30摄氏度的黑龙江齐齐哈尔,都留下了张天彤与学生们忙碌的身影。

“张教授,你一个汉族女子能对我们的民族艺术如此重视,我们太感动了!”这是抢救录制过程中,张天彤最常听到的话。就这样,她花了两年的时间,圆满完成了《中国少数民族濒危传统音乐抢救项目》,高品质录制了达斡尔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80余位歌手演唱的620余首民歌、16段民间舞蹈以及口述史访谈等共计300余小时视频资料。这些资料将被永久保存在《中国记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基础资源数据库》这一国家级声音档案里。

保护好,更要传承好、传播好

常年的采风调研使张天彤意识到,仅仅停留在对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阶段远远不够,作为非遗的民族民间歌舞艺术,还要有活态的传承和传播——在传播中彰显传承,在传承中扩大传播。张天彤对记者说:“优秀传统音乐能给人以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深深的心灵慰藉。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工作,指出要重视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和传承。我们一定要身体力行,把学问作用于传统音乐的保护与传承,作用于传统音乐在现实生活中的应用。”

2013年至2019年期间,在张天彤的努力下,达斡尔族传统歌舞在北京举行了多次展演,让更多人了解到我国北方人口较少民族艺术的魅力,也成就了达斡尔族艺术传播史上的多个“第一次”。

16年里,张天彤用脚步丈量了分布在内蒙古、黑龙江、新疆的达斡尔族4个方言区以及鄂温克族的3个部落和鄂伦春族的12条流域,并往返穿梭于新疆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和辽宁沈阳的锡伯族之间,采访了近千人次。这期间,行程多少公里,做了多少次田野调查,连她自己都记不清了,也正因如此,她成了达斡尔族的知心人。张天彤深情地说:“每一次田野调查、每一次访谈,对我而言都是一个追问生活、净化灵魂、提升人生境界的过程。”

回头有一路的故事,低头有坚定的脚步,抬头有清晰的远方。张天彤这位汉族姑娘的人生轨迹,因为回荡在草原的歌声而改变,她也让更多少数民族民歌永远地留存了下来。

本报记者 卫 庶 张鹏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3月19日   第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