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了,叙利亚和平路在何方?(环球热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VCG111320382788.jpg

当地时间2021年2月24日,叙利亚中东部拉卡,一名青年在街头摆摊卖饮料。(人民视觉)

3月15日是叙利亚危机爆发十周年的日子。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的叙利亚政治问题视频公开会议上,国际社会多方希望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然而,当地时间3月16日,以色列空军战机再次对叙利亚展开大规模空袭。

作为大国博弈的角逐场,叙利亚乱局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收场?叙利亚民众何时才能重返和平、重建家园?早春时节,世界将关切的目光投向这片饱含血泪的土地。

国际社会呼吁和平

3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叙利亚政治问题视频公开会议,与会的国际社会多方就叙利亚局势表态。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和加强人道主义援助,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呼吁。

据美联社3月15日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表示,外交手段对于结束叙利亚的十年战争至关重要。这意味着“要将美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阿拉伯国家、欧盟以及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所有常任理事国团结在一起”,并“采取一种新的国际形式进行必要的外交与合作”。

“坚持政治解决的大方向;遵循《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加强叙利亚境内反恐合作。”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在会上提出3点意见并表示,推进叙利亚政治进程,恢复叙利亚和平与安宁需要叙利亚各方和国际社会加强对话,凝聚共识,通力合作。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3月16日报道,美意法德英五国发表联合声明,称不会让叙利亚危机的悲剧再延续十年。由意大利外交部发表的声明称:“我们(美英法德意)不会放弃叙利亚公民。我们五国致力于达成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方案。该解决方案在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基础上保护所有叙利亚人的权利和未来繁荣。”

“叙利亚危机爆发十年来,各方都在认真反思。”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对本报表示,近期,国际社会多方就叙利亚局势表态,总体上表达了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总方向,都不愿意看到进一步的流血冲突。各方均希望帮助叙利亚平民渡过难关,也都直接或间接表达了为解决叙利亚人道主义危机贡献力量的愿望。

虽然国际社会对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表达强烈关切,但回应关切的除了持续不断发生在叙利亚的炮火,还有美欧国家更加严厉的制裁。3月15日,英国宣布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6位盟友进行制裁。美国和欧盟也表示,将有意延长对叙利亚的制裁。

大国博弈加剧危机

据路透社报道,3月15日,联合国对尚未能调解叙利亚问题表示“深切的遗憾”。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裴凯儒当天在安理会通报会上称,发生在叙利亚的悲剧将“作为近代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载入史册”,并称叙利亚人民是“本世纪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危机爆发以来,大约670万人在叙利亚境内流离失所,另有近560万民众离开叙利亚,成为登记难民,总数占叙利亚战前总人口的一半。

“十年来,叙利亚由内生性政治危机升级为大国代理人战争,叙利亚平民成为最大的牺牲品和受害者。”孙德刚分析,叙利亚局势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 2011—2013年,叙利亚的主要矛盾是巴沙尔政府与反对派的矛盾;2014—2016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浑水摸鱼,趁机占领叙利亚大片土地,反恐成为主要矛盾;2016年以来,随着“伊斯兰国”衰落,大国之间、地区力量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成为叙利亚危机背后的主要矛盾,包括美国与俄罗斯、以色列与伊朗、土耳其与库尔德力量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对本报表示,2011年初,所谓“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地区,叙利亚进入内乱、战乱阶段,形成了反对派与政府军对峙的局面。一些地区和域外大国也卷入其中。战乱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国内因素,也有外部势力插手。美西方势力直接插手叙利亚内乱、支持反对派是局势恶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战争给叙利亚造成的政治、经济和心理创伤,短期内难以愈合。”孙德刚认为,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难点和痛点包括:世界大国和地区国家对于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的方案存在严重分歧;叙利亚各政治派别对国家政治重建的方向难以达成共识;美国与俄罗斯、以色列与伊朗、土耳其与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温和力量与极端主义力量之间的矛盾短期内难以解决;叙利亚重建需要至少2500亿美元的资金,国际社会的承诺口惠而实不至,各方提供的人道主义援助杯水车薪;叙利亚难民回归与安置面临诸多困难。

和平之路曲折漫长

西班牙《公众》日报网站3月13日发表题为《叙利亚战争爆发十周年:只留下创伤和破坏的大国战场》的文章称,叙利亚战争造成了世界上最漫长、最复杂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目前还看不到达成和平谈判解决方案的现实前景。

“各方打打谈谈,反反复复,叙利亚和平之路注定艰难曲折。”李伟建表示,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不少西方国家在中东采取战略收缩政策。这对叙利亚局势缓和与政治重建有一定帮助。但身处大国博弈的漩涡之中,叙利亚境内很多由域外势力扶持起来的武装力量依旧在制造破坏和战争,恐怖主义和极端组织也有可能卷土重来。

制裁无益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叙利亚政治问题视频公开会议上,耿爽表示,一味制裁、施压只会引起强烈反弹,制造更多对抗,加剧延长冲突,给当事国人民带来更多苦难,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叙利亚的未来掌握在叙利亚人民自己手里。安理会和国际社会应坚持“叙人主导、叙人所有”原则,为早日实现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发挥建设性作用。

“叙利亚问题错综复杂,完全解决绝非一日之功。”孙德刚表示,首先,需要在联合国安理会框架下,通过多边协商和政治手段解决危机;其次,要尊重叙利亚民众的主体性,外部力量不应越俎代庖;再次,国际社会应凝聚共识,求同存异,从人道主义救助、交换战俘、难民回归等着手,先易后难,分步解决危机;最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和大国应提供紧急经济与医疗援助,坚持“以发展促和平”,在局势趋于稳定的地区尽快恢复生产和生活。(本报记者 贾平凡)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3月20日   第 06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