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求神拜佛又怕扎堆感染?日本神社寺庙:我们 always online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2020 年 4 月 11 日,拥有 1200 多年历史的世界遗产奈良东大寺决定走向 ” 线上化 “:入驻日本人气动画网站 NICONICO,并在寺内开始 24 小时不间断直播。

直播间的画面上是全日本最大铜像——高 14.7 米的东大寺大佛,背景音是僧侣们的祷告声。同时,” 希望疫情快点结束 “、” 大家一起加油 ” 等弹幕正在飞速划过屏幕。受新冠影响,东大寺在 4 月 24 日到 6 月 1 日关闭了寺庙,但这场从 4 月 11 日开始、长达 1200 小时的直播,却成功吸引了 300 万人观看和成千上万的弹幕。NICONICO 负责此次直播的高桥薰感慨道:” 虽然佛像不会动,看直播的人的内心会感动。”

东大寺的首次线上尝试,为深受疫情困扰的日本神社寺庙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服务——线上参拜:人们通过网络直播、3D 全景地图、在线支付等方式,远程参拜并供奉香火,购买御守。

奈良东大寺的佛像 图片:CFP

一年多来,线上参拜在日本多地流行起来,2020 年末,各大旅游网站更是推出了线上初诣(新年的第一次参拜)攻略,旅游网站 Rurubu 的一篇攻略写到:” 不能自由出门,你是不是打算放弃初诣了?现在不出门就能到神社寺庙拜年,线上参拜,用美好心情迎接新年到来吧!”

线上参拜搞直播,简易网店卖御守

线上参拜是新冠疫情冲击下的产物。

为了避免感染,日本绝大多数神社和寺庙都从去年 4 月起开始限流或关闭,这让日常也习惯参拜的日本人很不适应。为了让人们在疫情期间也能安全参拜,东大寺、筑地本愿寺等大型寺庙从 4 月起纷纷在 Youtube 上进行了直播,方便人们观看和参拜。由于效果甚好,更多的组织加入了进来,并不断扩展服务内容。

去年 5 月,位于东京的小野照崎神社在推特上发布了在线参拜指南:网页预约、在线填写祈愿牌,第二天神官会根据愿望进行祷告,并全程直播。仪式结束后,神社还会通过邮件发放电子版朱印。東京的爱宕神社在官网上还提供免费抽签,只要点击鼠标,便可获得一张神签。

在爱宕神社官网抽到的大吉神签 图片截图自官网

而出云大社的埼玉分社更加用心,为线上参拜设计了 3D 全景地图,人们点击地图中不同的点,在电脑前进行实际动作:停留在鸟居面前,站起来鞠个躬;站到手水舍面前,自己去洗手漱口;等走到了箱跟前,就要鞠躬行礼,许愿拍手;最后退到鸟居门口,再次鞠躬致谢。实际参拜的时候,人们会往香火钱箱里扔硬币,即香火钱,但埼玉分社并没有设置付款,负责人渡边忠道表示,线上参拜,心意到了就好。

出云大社的埼玉分社的 3D 地图 图片截图自 Youtube

不过,总有些组织与时俱进,为了兴隆开起了 ” 网店 “。

位于熊本的高野山宗泉寺可以说是网店的成功典范——它为不能到实地参拜的人开发了线上购物网页:顶部是寺庙的最新活动,新品、补货通知;中部的购物区,商品按类型划分:御守、朱印、符纸应有尽有,点进特定类型便可查看商品图片与价格;网页最底部是好物推荐和常见问题解答。和线上购物相同,人们只需下单付钱,就可等待商品送货上门了。

另外,线上祈福和线上供奉随之出现。从去年 12 月起,福冈县的大山本成田山的久留米分院寺庙就引入了线上祈福作法、网络香火钱箱等项目。祈福作法的项目内容和实际并没有区别(平安生产、交通安全、事业兴隆、祝寿除恶等)只是将流程改为了线上:人们在网上预约下单,寺庙会联系客人确认订单内容;完成支付后,寺庙会制作相应的神符进行祷告,最后将神符邮寄给客人。

” 网络香火钱箱 ” 的界面则展示着不同金额代表的寓意,人们可以在下方随意输入金额,并使用信用卡支付。而福岛县的隐津岛神社则在网页上放了二维码,扫码即可支付香火钱。

大山本成田山的久留米分院的网络香火钱箱 在空白处填入数字,即可支付香火钱 图片截图自官网

不过,这些线上服务目前只有网页版,大多数服务也停留在最简单的下单送货,没有留言评价、物流查询区域,虽然大多数 ” 商家 ” 承诺有质量问题可 7 天免费退货,但网页上暂时没有在线答疑和售后,也没有和其他购物网站进行合作,离成熟的电商还相差甚远。

便捷的线上支付:避免硬币整理,有效预防新冠

除了新冠疫情的推波助澜,神社寺庙推出线上参拜还得益于这些年宗教场所的非现金支付试验。

日本是一个非现金支付相当不发达的国家,《2018 全球支付报告》显示,在无现金支付总次数方面,美国以 1485 亿次名列第一,欧元区第二(745 亿),中国第三(480 亿次)。而经济发达的日本以 153 亿次排名第七。在其他主要国家无现金支付比例超过 50% 的大背景下,日本的非现金支付比例还不到 20%。

纸币的广泛应用给神社寺庙带来的第一个困扰,是不习惯使用现金的外国游客很难用硬币支付香火钱,想购买商品或做法时也不能刷卡。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神社寺庙开始了无现金试验。2014 年,東京的爱宕神社在普通的香火钱箱旁边放置了 ” 无现金香火钱箱 “,可用电子货币支付香火钱。2017 年,位于和歌山县的金刚峯寺为了缩短收银时间,推出了门票、御守和香火钱信用卡支付。此后三年里,全国又有很多神社开始了二维码扫码支付。

2021 年元旦,日本东京,人们在进行新年参拜 图片:CFP

2020 的疫情打断了外国游客的来访,神社寺庙的非现金支付则进一步扩大。

2020 年 12 月,成田山久留米分寺在大殿内设置了平板式的 ” 网络香火钱箱 “,有日英中三种语言,游客可以用信用卡支付,官网上也进行了同步设置。寺庙的副住持岩元照学接受《每日新闻》采访时表示,以前还有很多外国游客的时候,清理香火钱箱里的外国货币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现在外国人也少了,非现金支付能减少接触,避免新冠传播。

此外,繁琐的硬币整理工作,也是神社推进无现金化的重要理由。

近年来,日本的金融机构为了提高柜员操作效率,开始对存入大量硬币的人收取费用。 里索那、三井住友、三菱 UFJ 等多家银行都在近两年推出了 ” 硬币存款整理手续费 “。以三菱 UFJ 银行为例,每天存款 100 个硬币以内不收费,101 到 500 个收取 550 日元的费用,从 501 开始,每 500 个加收 550 日元。对于神社和寺庙而言,这无疑是笔大费用。

埼玉县的玉敷神社就深受手续费困扰,2020 年 2 月,玉敷神社收到了 3.5 万枚硬币的香火钱,神官宫内由纪子表示,在神社和银行之间奔波太辛苦了,要是大家一直给硬币,神社每年光是银行手续费就得花掉十几万元。

实际参拜时,人们会把硬币投入香油钱箱 图片:网络

而随着疫情的加重,许多神社寺庙陆续关闭,这样的无现金支付又被转移到了网上,成为了现在流行的网上参拜。

福冈县的宫地岳神社从今年元旦节起也加入了进来,该神社的高级祭司涉江公誉表示,无现金对神社而言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不用接触钱就是最好预防感染的方法。不管是现金还是电子货币,神明都能给予人们福报。另外,《每日新闻》2 月的社论也表示,对于那些以香火钱为生的小神社寺庙而言,线上参拜是它们维持收入的重要来源。

反对者:税收、个人信息管理成难题

从去年起,youtube 上出现了许多著名神社的 “Remote 参拜 “、”Online 参拜 ” 热门视频与直播,观看人数也一直居高不下。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样的新型参拜方式。京都佛教协会就是无现金化和在线参拜的反对者,它认为这会影响宗教场所的征税和信息管理问题。

日本《宗教法人法》规定,由于宗教存在公共利益,神社等宗教法人和普通公司的征税方式有所不同:如果神社从事的宗教活动带有传承古老传统和习俗方面的作用,则可以免税;如果从事非宗教活动并从中获利,则需要纳税。简单来说,神社寺庙收到的香火钱、贩卖御守、进行驱魔仪式等活动都是免税行为。但如果在神社内开设餐厅、贩卖文创商品,就要正常纳税。

一家神社在贩卖祭祀物品 图片:CFP

京都佛教协会的担心正是来源于此。早在 2019 年,该协会理事长有马赖底就表示,无现金支付使得各大支付服务商在寺庙积极开展销售活动,用电子货币支付香火钱削弱了这一行为的宗教属性,使其变得更像盈利事业,将来很可能会被征税。而一旦被征税,那些以香火钱为生的小神社寺庙就难以维持运营。

此外,京都佛教协会还担心个人宗教信仰相关信息泄露,佐分宗顺常务理事在公开反对的记者会上表示,很担心信徒们的线上支付数据被第三方企业使用,这些信息一旦被外界知晓,信徒们很可能会受到打压,影响宗教自由。因此,京都佛教协会计划呼吁已经实行无现金支付的寺庙和神社,不要再对香火钱、御守等信仰类礼品进行无现金支付。

有关纳税问题,日本国家税务局曾有过明确表态:” 哪怕通过无现金支付的香火钱产生了手续费,只要本人希望供奉的本质——快乐的心态没有变化,我们就不会征税 “。但税务局同时也表示,如果供奉的形式背离了宗教意义,或宗教以娱乐化方式来挣钱,那么该行为很可能会被认定为盈利事业,从而导致征税。随着无现金社会的推进,一些习以为常的东西的意义可能会被重新审视。

明治神宫的神官在进行宗教活动 图片:CFP

信仰不灭 神社永存

线上参拜引发的另一个问题,是对 ” 氏子制度 ” 的挑战,以及对参拜忠诚度的怀疑。

所谓 ” 氏子制度 “,是指住在神社附近的居民会成为 ” 氏子 “(即神明的子孙),人们只能参拜自己家附近的神社,才能从中获益,不能到别处参拜。而在线参拜毫无疑问会消除 ” 氏子制度 ” 的概念,神社和氏子之间 ” 敬神崇祖 ” 的关系也会随之消失。为此,有部分祭司认为,线上参拜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此外,线上参拜的忠诚度也让人怀疑。隐津岛神社的神官安部章匡向《Business Journal》表示,虽然隐津岛神社从去年 6 月就开始了线上参拜服务,但申请的人数并不多。在安部看来,人们或许在担心线上参拜会削弱祈祷的初衷。

” 一千多年来,祖先们通过各种方式设计了神社和寺庙的系统,让参拜者接触神灵并受益:穿过鸟居门,在手水舍漱口,一边感受树木和自然,一边穿过小路,接近大殿 …… 这些行为都可以触摸神灵。我担心,现在我们直接告诉人们,‘你直接就在网上参拜就可以了’,这会否定只有现场参观神社才能获得的感觉。 ” 他说。

神社门口的红色鸟居 图片:CFP

一名参观了成田山久留米分寺的网络香火钱箱的男性也表示,他一直在紧跟时代潮流,但总觉得许愿和获利这种事都要用现金才行。

尽管人们对这种新模式存在质疑,安部章匡也坚持认为线上参拜是目前的流行趋势:” 神社本身就具有灵活性,所以才会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过去,有种叫做‘代拜’的方法,就是专门有人代替大家去参拜神社。神社遵循着严格的参拜规矩,但形式会一直随着时代变化。无论有没有新冠疫情,人们的宗教信仰、生活方式都在发生着变化,线上参拜就是其中之一。”

” 参拜的方法很可能会继续改变,但只要人们一直保存祈祷的那份心情,神社、寺庙与祠堂就永远不会消失。” 他说。

参考资料:

https://biz-journal.jp/2021/01/post_198394_3.html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190418/k00/00m/040/211000c

https://www.sankei.com/life/news/210218/lif2102180065-n2.html

https://www.kyoto-np.co.jp/articles/-/873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