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脸书算法“误伤”的政治漫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全现在

最近两三年,脸书(Facebook)的算法 ” 误伤 ” 了一些支持左翼的政治漫画,包括反对 ” 骄傲男孩 “、反对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反对以色列总理拒绝美国议员入境的一些漫画作品。

由于无法识别微妙的讽刺用语,脸书在分析过这些作品后,指责它们煽动暴力、支持仇恨言论,通知作者,予以删除。漫画家们感慨,为何算法看不懂政治笑话,频频 ” 误伤 ” 我们?本文通过一份不完整的盘点,来看看这些漫画都讲了些什么。

图片:推特

1. 反对 ” 骄傲男孩 “

马特 · 博斯(Matt Bors)是一名漫画家,2013 年以来,他一直在网上发表支持美国政治左翼的漫画。他的作品刊登在网站 The Nib 上,但通过脸书和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平台向 The Nib 导流。

去年 12 月,他画的一幅漫画,讽刺了极右翼极端组织 ” 骄傲男孩 “。博斯把它命名为《男孩就是男孩》(Boys Will Be Boys)。漫画描述了一场 ” 骄傲男孩 ” 的招募活动,一个 ” 骄傲男孩 ” 的成员邀请新人来到总部游览。这个 ” 骄傲男孩 ” 组织自称效忠特朗普。在游览中,新人几小时就可以被训练成 ” 伤人的攻击者 “,在玩电子游戏时可以 ” 对青少年大声辱骂 “。

几天后,脸书给漫画的作者博斯发了一条信息,称已经从他的脸书页面上删除了《男孩就是男孩》,理由是 ” 倡导暴力 “,他还因为违反了脸书的内容政策而被 ” 察看 “。

漫画家马特 · 博斯 图片:纽约时报

图片:纽约时报

2. 反对特朗普的疫情处置措施

同样是去年,脸书短暂撤下了另一幅 Nib 的漫画,内容是讽刺前总统特朗普应对疫情的措施。

一批医生好不容易发明了口罩,呈现给特朗普的时候,特朗普却说,这看上去显得人十分脆弱。漫画最后还讽刺了特朗普对羟氯喹这种药物的追捧。

” 不如我们用羟氯喹来做点口罩?” 一个棕头发的人物说。

图片:Rolling Stone

3. 反对美国枪击暴力

脸书旗下的 Instagram 在 2019 年 8 月还撤下了博斯的一张带有讽刺意味的、反对暴力的漫画。Instagram 称,它助长了暴力。

漫画中,一名可怕的枪击者进入商场,手舞足蹈,讲述着自己的狂热信仰,但是一名戴着大围巾的反法西斯抗议者将饮料泼到他脸上——这是一种奶昔,反法西斯抗议者使用这种策略对抗极右翼歹徒。接下来,警察逮捕了抗议者,并向枪击者道歉,说:” 对不起,先生,这些暴力的 antifa 运动无处不在。” antifa 是指组织松散的反法西斯组织。而一名西装革履、打着领带的男子摇着手指说:” 总之是国内恐怖主义!”

4. 反对以色列总理

2019 年 8 月,在特朗普的强大压力下,右翼强硬派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政府禁止两名美国国会议员进入以色列进行正式访问。这两名女议员此前批评了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方式。

佛罗里达州的艾德 · 霍尔(Ed Hall)画了一幅漫画,画中带刺的铁丝网上贴着一块牌子,上面用德语写着:” 犹太人在这里不受欢迎。” 他还给内塔尼亚胡写了一行短信:” 嘿,毕比(内塔尼亚胡的绰号),你忘了什么吗?”

霍尔说,他的目的是将内塔尼亚胡对待美国议员的方式与纳粹德国进行类比。脸书在这幅漫画发布后不久就将其撤下,称其违反了脸书关于仇恨言论的标准。

5. 反对国会骚乱

《水牛城新闻报》(The Buffalo News)的政治漫画家亚当 · 齐格利斯(Adam Zyglis)也被脸书盯上。

今年 1 月国会大厦骚乱后,齐格利斯把特朗普的脸画在了一头猪身上,一些特朗普的 ” 支持者 ” 扮成了戴着 MAGA 帽子、手持邦联旗帜的小猪。齐格利斯说,这幅漫画谴责了特朗普给支持者灌输暴力和仇恨的做法。

脸书撤下了这幅漫画。齐格利斯猜测,这是因为漫画中的一面旗帜上有 ” 绞死迈克 · 彭斯 “(Hang Mike Pence)的字样,这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暴乱中对副总统高呼的口号。另一只支持者小猪带着一个套索,这一物品也在暴乱中出现。

” 我们这些对权力讲真话的人,却落入原本旨在捕捉仇恨言论的网中,” 齐格利斯对《纽约时报》说。

为何算法看不懂笑话?

对于博斯来说,脸书的问题事关生计。虽然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是 Nib 的付费会员和个人网站上的图书销售,但他的流量和新读者主要来自脸书和 Instagram。

研究错误信息的专家表示,脸书一直难以识别微妙的政治内容:讽刺。虽然讽刺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但该公司的人工智能系统,甚至其人工审核者,都可能很难区分它们。这是因为,讽刺往往通过细节、暗示、夸张和模仿来表达观点。

脸书已经承认,包括博斯的漫画,他们删除的一些漫画是误删的,所以后来又恢复了它们。

” 如果社交媒体公司要承担起最终管制煽动、阴谋和仇恨言论的责任,那么他们就必须对讽刺文化有所了解,”37 岁的博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无奈地说。

参考资料:

Why Did Instagram Remove This Cartoon About Milkshaking?

头图:纽约时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