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暴力抗议引发流血冲突!焚烧警车,重伤警员,是要闹哪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悦居英国

就在最近,英国疫情逐渐得到控制,上对政府下对人民来说,本该是个需要谨慎行事,稳扎稳打的时刻,

然而,全国各地层出不穷的大规模游行,又让人感到了疫情死灰复燃的趋势,

就在昨天,发生在布里斯托的“Kill the Bill”游行,最终演变成暴力流血冲突。

  

  首先来简要说一下这个“Kill the bill”(杀掉法案)的口号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所说的Bill,全称是Police, Crime, Sentencing and Courts Bill(警察,犯罪,审判和法庭法案),由内政部长Priti Patel提出。

  

  这个法案一旦通过,就将赋予英国执法人员在处理非暴力游行抗议事件中更大的权力,比如,执法人员可以因为集会“太吵”而逮捕或驱散参与者。

而一旦被正式审判有罪,这些参与者将面临高罚款2500镑,甚至入狱或等后果。

其实,警察在处理非暴力游行时,本身已经有了一定权力,但是内政部长Patel表示,近几年来,不少游行者完全变成了“专业人员”,让执法者防不胜防。特别是疫情期间,他们不仅扰乱抗疫大计,还不用承担严重后果,这样不对。

去年疫情期间一次反封城游行

  

  自然,一部分英国群众把此举看作是国家机器对人民的践踏,不高兴了;从上周开始,不同规模的游行就在英国逐个展开…

而也就是在相近的时间段,两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把事情推推向了极端:

其一,是在一周之前,伦敦警方对Sarah Everard(被警察绑架杀害的一名女性)守灵集会的处理被指不当,让这项法案丧失群众根基…

3月13日晚,伦敦警察逮捕一名集会者

  

  其二,则是欧洲大部分国家疫情再度失控,挨个封城,于是欧洲各国群众开始反封城游行,

爱尔兰都柏林

  

  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

  

  意大利都灵

  

  接着就到了到了上周末,这项法案在议会二读通过,反对者的怒火便达到了顶点。于是,在国内外舆论的渲染连动下,全英国各地爆发游行,各自喊着不同的口号:

康沃尔地区,想要“杀掉法案”,

  

  布莱顿地区,黑女命贵。

  

  伦敦地区,有关心孩子心理健康的,

  

  有为了抗议权力而抗议的,

  

  有堵在路中央不让车过的,

  

  有燃烧烟雾弹的,

  

  由于游行人数众多,冲突不可避免。星期六下午,伦敦警方在海德公园被摄影师拍到了挥舞警棍:

  

  有些游行者也被摁在了地上,

  

  

  

  然后,冲突在布里斯托达到高潮,从抗议集会彻底演变成流血事件,导致20名警员受伤,警察局被砸,12辆警车被破坏。

  

  昨天白天,布里斯托当地“杀掉法案”游行的规模就很大了,

  

  

  

  根据现有的防疫规则,大规模集会是不允许的,于是警察照例驱逐群众,冲突在白天已经开始,

  

  

  

  

  BBC记者Joanna Prior这样记录现场:

“天刚黑的时候,抗议的气氛还在,不过没有攻击性,

地上满是碎玻璃。一部分爬上了交通信号灯,其他人则开始喝酒听音乐,警察并没有干预,人群也开始散了,

但是留在抗议现场的人群里,暗流开始涌动。

防暴警察全副武装,在警察局门前形成了人墙,但是并没有和抗议者形成推搡,

接着,一辆警车被点燃了,黑烟弥漫了一整条Bridewell Street。

一部分抗议者跳上另一辆正在倒车的警车,不停地砸玻璃,并把车胎气放了。

即使是这样,警察也没有动。”

  

  有人砸窗子,有人录像,

  

  

  有意思的是,不少参与打杂的抗议者,戴了口罩~

  

  此时,一部分警察爬到屋顶录下暴乱经过,小部分抗议者也爬了上来。

  

  抗议者点燃警车,

  

  

  

  

  

  有人还在借着火光玩滑板,

  

  不仅是警车被烧,NHS工作人员坐的车,也被砸了:

  

  

  New Bridewell Street的警察局,被恶意涂鸦。

  

  警察局玻璃被砸坏,

  

  冲突一直持续到今早,最后7人被捕,留下一地污秽。

  

  环卫工人在清理涂鸦

  

  

  受伤的警员中,两人伤势严重,其中一人肺部被刺破。

首相鲍里斯评价说:人民有权抗议,但是必须和平合法。

  

  而首席警员Andy Marsh则表示,警方事先收到了通知,但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来那么多人。这也就是说,这可能是由专业抗议者参与的活动,很多人压根不是本地人。

  

  一开始,警方预估抗议者大约有2000-3000人,比预想的多但是能承受,

最后的参与者可能达到了5000人,其中有500人左右属于纯粹来闹事的,

布里斯托警方控制不下局势,不得不请求隔壁康沃尔警方增援:

  

  “他们(暴力抗议者)开始扔烟花时,我们逮捕了一部分人,因为再任由他们闹下去,留在现场的其他群众会受伤,”Marsh说,“但是到了大约下午五点半,形势变得很明显了,流血冲突在所难免。”

布里斯托对暴力抗议并不陌生。2011年的反对Tesco新门店的暴力抗议,导致8名警员受伤,

  

  去年的黑命贵抗议,布里斯托也是打响第一枪的城市之一,抗议者们把Edward Colston的雕像扔到了河里。

  

  在西方,抗议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发声渠道,只有声音足够大,为群众造成的不便足够多,执政者才会因为操心选票,而有所表示:或是听到了群众的声音,或是强烈谴责歧视。

  

  只是在疫情期间,各执一词的抗议此起彼伏,而疫情这个挥之不去的公敌,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扩散。

抗议过后,青年们继续喝酒唱歌,该执行的Bill还是得执行,该营业的Tesco还要营业,

倒是愈演愈烈的警民对立和政治正确,只会慢慢撕裂社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