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家庭暴力升级:“他利用新冠病毒控制着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新欧洲

最近,露易斯反复地做着一个梦:夜晚,她站在海滩边,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天空,浪花溅在她的脸上,脚下的沙子也变得松软了。露易斯挣扎着保持站稳,在她的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波浪,高过她的头顶,她知道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她的孩子们在她后面,海浪要将他们吞噬,但她却无力阻止。她用一只手挡在前面,想要挡住它,另一只手放在身后,以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她解释说,这个梦代表了刚刚过去的一年,波浪是施虐者的象征,她脚下柔软的沙子是试图帮助她的各种服务。她站在中间,想要终止这一场混乱。

露易斯是在病毒大流行期间无数受家庭暴力影响的妇女之一。据统计,几乎三分之一的女性在有生之年都或多或少地遭受到家庭暴力。

在2020年3月25日至6月10日期间,伦敦大都会警察局共收到41159个家庭暴力投诉电话,这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12%。在禁闭期间,男性受害者也有所增加,据慈善机构“男性”(ManKind)报告,到2020年6月,他们接到的投诉电话总数增加了32%。

在英国,97%的18-24岁的年轻女性曾遭遇过性骚扰,而最近两周的一个数字更让人震惊,平均每周有3名女性被男性杀害,其中61%的谋杀案是由现任或前任伴侣所为。

就在上周,英国政府承诺采取“立即措施”改善英格兰和威尔士妇女和女孩的安全,其中包括额外投入2500万英镑用于改善照明和监控系统,并计划在一些酒吧和俱乐部安排便衣警察。然而,对一些女性来说,家就像一条光线不好的街道或拥挤不堪的酒吧一样危险,而封锁等防疫措施更使她们难以逃脱家庭暴力的魔爪,不仅如此,它还改变了犯罪者操纵受害者的方式。

据妇女援助组织称,与她们沟通过的三分之二的妇女说,新冠病毒在某种程度上被用来控制她们。此外,超过10%的人表示,施虐者借着新冠病毒的名义对受害者进行非常严格的隔离,但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施虐者并没有遵守防疫规定。

伯明翰大学(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的家庭暴力研究人员卡罗琳•布拉德伯里•琼斯(Caroline Bradbury-Jones)教授,最早提出禁闭对家庭暴力受害者来说可能是灾难。

当第一波疫情来袭时,妮可(化名)已经被伴侣虐待了9年。在病毒大流行之前,她已经和家人朋友隔离。她的前伴侣毁了她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限制她与外界的联系。对妮可来说,最初几周的禁闭非常紧张。她回忆道:“我能感觉到他正在酝酿着爆炸,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压力在增加。”

禁闭几周后,虐待的规模和严重程度急剧增加。在一次争吵之后,妮可的前伴侣把她锁在家里的一个小房间里,迫使她告诉她的同事,她正在隔离,还不准她吃饭或洗澡。第三天,她饿极了,并设法偷了一些水果。他发现了,惩罚了她。她回忆说,那是矛盾真正升级的时候。

“如果我让他等些什么,时间不能超过两分钟。”

他朝她扔过一个重物,这东西重重地砸了妮可一下,把她打倒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她都躺在地板上,不敢动,而旁边的他一遍又一遍地说,这都是她的错。

“我记得后来我又被锁在房间里。”后来,妮可开始策划着逃跑。“我被困在那里,似乎听到有人在对我说:“如果你不离开,你会死的。”

一年前,妮可的一位女同事在注意到她的家庭生活似乎有些不对劲后,谨慎地给了她一部一次性的手机,说如果她需要帮助,就给她打电话。妮可担心自己被锁在房间里会有生命危险,于是用手机给同事发短信,两人一起制定了逃跑计划。

她收拾了一些东西,主要是衣服和护照,她把这些东西装进三个破旧的塑料购物袋里。在“隔离”结束的那天,雇主要求和妮可远程会面。她利用那一刻的自由,逃离了那个房子,并且永远不会再回来。

病毒大流行带来的限制措施和公共服务的减少意味着施暴者找到了控制受害者的新方法。“他利用新冠病毒控制了我。”妮可回忆道。

“对妇女的暴力不仅仅是街头的问题,也是家庭内部的一个问题。在封锁期间,情况更加糟糕。”不过,对露易丝和妮可来说,生活正在好好转。

露易丝正在创造资源来帮助像她这样受过伤害的人康复,她还组织了一个关于家庭暴力的会议,让幸存者和专业人士讨论相关的服务措施和应对策略。

与此同时,妮可有了自己的公寓,她现在很安全也很幸福。她写了一本关于家庭暴力幸存者的电子书,希望能对其他人有所帮助。最近,她正在跟新的男朋友约会。

-END-

Ref:

Domestic abuse during the pandemic: ‘He used coronavirus to control me’

文|遥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