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抵制新疆棉花”,一场设计了一年多的阴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新疆棉花(图源:网络)

这两天,服装品牌H&M的一纸“抵制新疆棉花”声明,引发轩然大波。因为背后一个名叫BCI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此事还波及更多中国消费者熟悉的品牌,例如耐克、阿迪达斯、GAP、NewBalance等等。

中国外交部、商务部等已作出强烈回应,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开始下架H&M商品。一些国际大企业赚中国的钱却挑衅中国底线的做派,让人愤慨。

这些国际大企业为什么要抵制新疆棉花产品?其理由和动机是什么?真是所谓的反对“强迫劳动”吗? 

一 

简单说一下最基础的动机链。

这些企业声称自己抵制新疆棉产品、取消使用新疆产品供应链,是基于BCI对新疆棉产品的取消认证。

BCI即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是一个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伦敦设有办事处,成立于2009年,脱胎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起的诸多倡议之一。该组织声称,棉花的生产过程容易受到不良的环境管理和工作条件的影响,因此需要为农民提供培训,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

上述提到的品牌商,都是BCI会员。BCI经费的重要来源是会员缴纳的会费。2018-2019棉季,该组织认证的良好棉花全球产量为560万吨,占全球棉花产量的22%。中国良好棉花产量占全球良好棉花产量的15%,BCI认证的中国棉农共生产89.6万吨良好棉花。该组织年度报告称,中国是仅次于巴西和巴基斯坦的全球第三大良好棉花生产国。

既然中国棉花质量不错,BCI为什么会突然取消新疆产品的认证呢?

事情发生在2020年3月,当时BCI发表声明,称新疆地区“持续存在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的指控”,因此取消了对中国新疆棉花的相关认证。

BCI这份声明是不是很眼熟?是的,H&M的声明也有类似说法,都是因为一些外媒和外国政客指控新疆地区存在“强迫劳动”。

事实上,外媒对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的报道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就在去年1月,BCI还表示将继续在新疆运营,因为在此前的7年间,该组织一直与新疆棉农合作,没有发现任何“BCI项目农场存在强迫劳动的证据”。

2020年1月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3月就取消了相关认证。两个月内,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弯,为什么?

(截图来源:BCI官网) 

二 

在“强迫劳动”等污蔑性报道中,至少有两个关键点:

一是当时的特朗普政府开始抛出所谓新疆存在“种族灭绝”的议题。

二是一个名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简称ASPI)的反华智库,于2020年3月1日发布了一份报告,题目就是《贩卖维吾尔族:疆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控》。报告洋洋洒洒数万字,列出了一系列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各色证据。

于是,一些外媒和西方政客像苍蝇闻到了臭味,不遗余力地在国际舆论场煽动新疆话题。以美国为例,一些议员随后便要求“停止进口新疆产品”,还提出所谓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

换言之,在抵制和打压新疆棉产品事件上,有着“ASPI报告—政客媾和媒体推动议程—BCI取消认证—品牌商跟进”这样一条明晰的操作链。

但作为源头的ASPI报告,真实性如何呢?

其实在去年该报告出台后不久,中国外交部和一些媒体、智库对此都曾有过回应和分析。只不过,品牌商作妖今年才发生,让外界觉得这似乎是件新鲜事。

岛叔看了这份报告,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些人指控“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并不针对在新疆的棉花种植和生产领域存在“强迫劳动”,而是指新疆劳动力自发或有组织地到中国其他省份和地区去务工。

《山海情》大家看了吧?水花等人为了摆脱贫困,县里组织女工到福建企业打工。这样的东西部协作扶贫方式,在中国大地上很正常,也充分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而这家智库却将此称为“强迫劳动”,声称这是违反少数民族群众意愿、军事化管理、不尊重宗教和民族习俗。

但就是这么一份荒谬透顶的报告,居然被西方媒体、政客、NGO组织乃至一些企业和个人煞有介事地拿来当作“呈堂证供”,说:看呐,中国在新疆搞的就是现代奴隶制啊,要打压,要制裁!

针对新疆赴内地务工人员的情况,3月23日,暨南大学传播与边疆治理研究院也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名为《“强迫劳动”还是“追求美好生活”?——新疆工人内地务工情况调查》。

报告的两位作者尼罗拜尔·艾尔提博士和陈宁博士均是新疆人。他们写道,偶然间读到ASPI这份报告后,“无论是作为新疆本地人或是社会科学领域的青年研究者,笔者认为这篇报告的指控是令人震惊的。在当今世界,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强迫劳动既不符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也得不到道义上的支持。”于是,他们访谈调查了在5家广东企业工作和生活的70名新疆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发现澳大利亚智库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暨大这篇报告网上可以下载到全文,建议大家读读,真正用事实说话。

(截图来源:《“强迫劳动”还是“追求美好生活”?——新疆工人内地务工情况调查》)

三 

其实,外媒早就起底过ASPI的背景。据美国“灰色地带”网站报道,2012年以来,ASPI逐渐成为诽谤造谣中国的“急先锋”,大肆散播“中国威胁论”,就涉疆等问题炮制大量不实的“研究报告”。该网站称,所谓“强迫劳动”报告实际上是美澳反华势力精心策划的公关活动,旨在升级美国对中国发动的新冷战,颠覆中国政权。

据“灰色地带”报道,“ASPI涉疆报告”由英国外交部资助,报告第一作者为该机构研究人员、澳籍华裔记者许秀中。ASPI还将阿德里安·曾兹(即被中国制裁和起诉的“郑国恩”)奉为“新疆问题专家”,该机构发布报告主要依据此人的“研究”。郑国恩2016年开始在网上频频发表涉疆言论,声称自己干涉新疆事务是受“上帝指引”,是“神授予了他反华使命”。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则发表过题为《澳大利亚“中国观”转变背后的智库》的文章。报道称,ASPI成立之初,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国防部为其提供资金,每年400万澳元,并至少持续到2022年,这是ASPI的主要资金来源。同时,该智库已经从“美国国务院全球参与中心”(负责人为美国前CIA官员)获得近45万澳元的资金,用于跟踪中国与澳大利亚大学合作的研究,“诋毁”澳研究人员。

这个智库的年报中写道,除了澳大利亚政府拨款外,还有几类资金来源:一是武器制造商,如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美国雷神公司、美国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等(其中一些已被中国制裁);二是科技公司,如微软、甲骨文、澳大利亚电信和谷歌等;三是外国或地区政府,其中许多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灰色地带”称,这些境外资助方包括北约、美国国务院、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以及日本政府等。

“ASPI报告”由英国外交部资助(图源:“灰色地带”网站) 

四 

说到这儿,其实大家也能看明白了:一些政府、企业资助表面上“客观中立”的研究机构和智库撰写报告,媒体和政客再拿着这些报告当作证据去炒作和推动议程,最终落实到对中国经济、产业和就业的打压。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公众最初看到新闻会感到“困惑”。毕竟,都什么年代了,还说中国存在“强迫劳动”!中国又不是美国,1968年的得州还真存在棉花农奴,21世纪初还有一些州没有立法废除奴隶制。至于中国的少数民族和宗教政策?我们有特朗普那样的“穆斯林禁令”吗?

拿这个说事,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今天,新疆方面发布声明说,曾反复邀请欧盟驻华使节来新疆实地看一看,亲自看看有没有“强迫劳动”,可对方百般推脱、就是不来。中国倒是早就邀请了许多穆斯林国家大使到新疆访问,看过的人自然知道新疆根本不存在什么“强迫劳动”。

(图源:侠客岛微博)

有网友说得挺好:西方指责新疆的种种罪责,都是他们曾经干过的:种族灭绝、宗教歧视、集中营、强迫劳动、奴隶制……西方在操弄新疆话题中,可以说把自己的历史都放进去了。

统计数据显示,新疆有一半以上的农民(约700万人)从事棉花生产,其中少数民族约占70%。新疆棉花是当地种植户特别是南疆维吾尔族聚居区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棉花及其下游加工产品的收益关系到数百万新疆农民的生计和生活。世界棉花看中国,中国棉花看新疆。截至2020年棉花生产季结束,新疆棉花总产、单产、种植面积、商品调拨量连续26年位居全国第一。

说到底,所谓抵制和打压新疆棉花,是西方反华势力打出的又一张“新疆牌”。从头到尾理一遍这个套路,就会看清其中到底有多少虚假伪造、无中生有。

文/明日绫波

编辑/九段、云歌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