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象牙雕看古蜀文明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三星堆新发掘的“祭祀坑”中出土了较多的象牙和一些象牙雕刻残件,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3号坑层层叠叠的象牙和透过象牙露出的青铜器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力,让人觉得非常震撼。5号坑伴随着大量金饰片、玉管珠还发现了不少象牙残片,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其实,在1986年发掘的2号坑中,就有少量牙雕残件出土,但因为三星堆遗址出土了太多青铜重器和金玉器,而牙雕又碎又小,并没有引起特别的注意。

这次是在恒温恒湿的考古舱内,以前所未有的细致开展发掘,发现了数量可观的象牙雕刻品。虽然完整的器形现在还不清楚,但已经显露出来的纹饰吸引了大家的关注。部分象牙片上雕有云雷纹,这是中原青铜器上典型的纹饰。

这些精美的象牙雕刻,是三星堆本地制造,还是远道而来的“舶来品”呢?

三星堆的雕刻工艺,在此前出土的玉器、金器上就可见一斑。比如由人物、山和牙璋构成图案的玉边璋,比如刻有鸟扛箭射鱼图案的金杖。一些青铜器上也有繁缛的纹饰,如青铜大立人、穿短裙的鸟足人像等极具本土特色的青铜器,衣服纹饰非常细密,可以用“黼黻文章”来形容。

三星堆青铜器使用的铸造技术,是来自中原地区的范铸法。这种铸造方法需要先雕刻出器物形状的模,然后用模翻出内范和外范,再把内范和外范拼合在一起,中间的空腔用青铜垫片隔开,然后把铜溶液倒入空腔内,铸成和模一样的铜器。以穿短裙的鸟足人像为例,铜器表面细密繁复的纹样,需要先在模上雕刻出来。

目前成都平原尚未发现商周时期的铸铜作坊,关于三星堆出土铜器的铸造地点还有所争论。但作为三星堆独特的器物,即便是在外地定制,也要表达清楚想定制什么。今天我们会有设计图纸,但几千年前的古人不会这样,他们大概会直接提供小样甚至是模。也就是说,大立人的衣饰和鸟足人像的短裙,应该都曾雕刻在设计小样或者模上。这也间接说明,三星堆存在发达的雕刻工艺。

技术有了,象牙原材料有了(坑内出土数量众多的整根象牙),成品也有了,虽然目前还没发现制作象牙器的作坊,但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三星堆可以制作出精美的象牙器具。

中国有着悠久的象牙利用的历史,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遗址就出土过一件刻划着双鸟朝阳纹的牙雕,商代殷墟妇好墓中也出土了精美绝伦的嵌绿松石象牙杯。

但是南方的土壤偏酸性,不利于象牙、动物骨骼等有机质的保存。原始的象牙由于表面牙釉质的保护,掩埋数千年依然完整,我们今天得以看到坑内象牙堆积的壮观场面。而失去牙釉质保护的牙雕,在长期侵蚀下可能会腐朽破碎、化成残渣。得益于此次考古发掘细致的工作,发现了体积比较大的牙雕残件。部分牙雕经过焚烧后炭化,成为无机物,保存状况更好一些。这种疏松质地的文物,提取和修复的难度很高。此次发掘汇集多学科、多团队的力量,并将实验室前置到考古现场,希望能为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大到青铜神树,小到牙雕残件,三星堆考古的持续进行,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古蜀文明的生动画卷。透过这些精美的文物,可以看到三星堆文化有一群勤劳聪慧、精益求精的手工艺人,而这些手工艺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富足的社会在支撑。

在三星堆“祭祀坑”琳琅满目的珍贵文物中,象牙是唯一大量放入坑中的原材料,不能否认象牙的贵重,但金块、玉料也同样贵重,为何独独放了这么多的象牙?有的象牙和牙雕残片呈现出焚烧迹象,有的却没有,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象牙和牙雕手工业对三星堆而言,有什么独特的意义?……

考古研究是不断解谜的过程,伴随着新发现会有新的认识,也会有新的谜题产生。期待在未来的研究中,能够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作者万娇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3月30日   第 09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