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伞破网 深挖彻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黑恶势力往往与“保护伞”相伴相生,严重危害一方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机关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将扫黑除恶与反腐结合起来,与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将“打伞破网”与扫黑除恶一体推进。

  专项斗争已成为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大举措。据全国扫黑办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底,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案件89742起,处理115913人,其中厅级干部362人、处级干部6260人。

  “一案三查”破解发现难

  张永福,曾是吉林省吉林市赫赫有名的“养鸡大王”。从1998年开始,张永福以养殖公司做幌子,暗自招募刑满释放人员,采取杀害、殴打、恐吓等多种手段为非作歹。

  张永福犯罪团伙的恶行并非无人知晓,他本人曾被审判。在2015年一件聚众斗殴案中,张永福等人被警方抓获,但随后他们却出人意料地被取保候审,一伙11人重罪轻判,均被当地法院处以缓刑。即便是2018年张永福因涉黑被抓获后,吉林省公安厅指定通化市公安机关异地侦办,但受到“保护伞”的阻挠,案件办理一度受阻。张永福的“保护伞”之一是曾任吉林市政协主席的崔振吉,他曾多次以发公函、打招呼的方式使张永福逃脱法律制裁。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3督导组进驻吉林,明确提出“要紧紧盯住涉黑涉恶重大案件、黑恶势力经济基础、黑恶势力背后关系网、‘保护伞’不放”,并作出“除恶务尽、挖根见底”的要求。最终,张永福犯罪团伙被绳之以法,其背后充当“保护伞”的43人也被一网打尽。

  “黑恶势力长期盘踞一方,大多与‘保护伞’深度勾连,导致彻底查办阻力重重。因此必须坚持‘扫黑’‘打伞’协同推进,才能将黑恶深挖彻查、连根拔起。”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全面开展“一案三查”,既查办黑恶势力犯罪,又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倒查党委政府主体责任和有关部门监管责任,正是有效“打伞破网”的关键制度性安排。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向纪检监察机关移送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线索7万余条,为“打伞破网”提供了靶向指引,让“保护伞”无处遁形。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下一步推进扫黑除恶常态化的过程中,要进一步强化日常监督,紧盯黑恶犯罪易发、治理乱象较多的重点行业领域,发挥好“三书一函”(监察、司法、检察建议书和公安提示函)等作用,推动完善制度、堵塞漏洞。对群众举报的涉黑涉恶线索可能涉及“保护伞”苗头问题的,实行提级核查,做到早发现、早警示、早纠正、早处理。

  “协同办案”破解查处难

  身负5条命案,重伤4人,涉及21项罪名、64起刑事案件,危害湘西长达17年……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尚同军、吴先耀二人的累累罪行触目惊心。2020年9月9日,两人被判处死刑。

  2019年3月,尚同军因行贿被留置,而他面对办案人员却显得有恃无恐,拒不交代问题。同时办案人员发现,一个叫吴先耀的人和他资金往来密切,此人曾三度被判刑。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人员发现,尚同军竟然同曾任湘西州委政法委书记的欧阳旭往来频繁。

  一个“黑老大”,一个政法委书记,这起案件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高度警觉。尚同军案也成为全国扫黑办、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督办的重大涉黑案。经过抽丝剥茧式的调查发现,吴先耀曾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诈骗等多项犯罪,却只被以轻罪追究刑责,3次获刑却均未入狱服刑,背后为他“打招呼”的人,就是欧阳旭。

  在办理尚同军涉黑案中,正是得益于湖南省纪委监委、省委政法委联合包案督办,组建工作专班协同作战,湘西州委政法委原书记欧阳旭等89名存在涉黑腐败问题和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被依纪依法查处,其中厅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21人。“各地纪检监察、政法机关建立协同办案机制,通过联合调查、‘双专班’办案等方式,实现扫黑除恶与‘打伞破网’同频共振、相互助力。”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介绍。

  “综观查处的涉黑‘保护伞’案件,主要集中在一些实权部门、实权岗位。因此必须紧盯权力运行重点环节,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应严格落实中央关于领导干部交流工作的规定,既要加大一把手交流力度,也要加强重点单位班子成员、关键岗位领导干部的交流,才能有效防止因长期一岗位履职被黑恶势力“围猎”,形成利益同盟。

  “杀回马枪”破解打透难

  “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20年5月29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宜宾饶拾元案终审宣判,饶拾元、饶孟源两名“黑老大”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饶拾元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是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该组织盘踞当地近20年,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饶拾元之所以能够作恶多年,在于其多年来织就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有众多“保护伞”为其提供庇护。饶拾元一案,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保护伞”22人,其中厅级干部1人,处级干部3人。

  “涉黑涉恶‘保护伞’‘关系网’往往盘根错节,有的为蒙混过关,甚至找人顶包替罪。”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推动各地全面回溯核查“有黑无伞” “大黑小伞”案件,对进展缓慢或草率结案的逐案筛查、深挖彻查。在饶拾元涉黑案审结后,面对群众仍然有举报的情况,四川省扫黑办会同省纪委监委组织深入评查,回溯深挖出宜宾市珙县公安局原局长、政委等8名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解决了惩处不到位问题,推动案件查深查透。

  与此同时,各级政法机关坚持刀刃向内,协同纪检监察机关全面查处执法司法领域“保护伞”问题。在2020年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中,各试点地区以案件评查为抓手,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机衔接,紧盯全国、省级扫黑办督办的重大案件,紧盯“有黑无伞”“大黑小伞”的涉黑涉恶案件,再杀一个“回马枪”,绝不放过“漏网之鱼”。宜宾市通过对饶拾元一案进行复核,又挖出“保护伞”两人,并对问责不到位的26人重新处理。

  全国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推进扫黑除恶常态化的过程中,要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为反面典型开展警示教育,使各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受警醒、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记者 倪弋)

  《人民日报》(2021年03月30日第07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