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阻止儿子打疫苗,外国精英爸爸杀了儿子,然后自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来源: 悦居英国

随着疫苗和更多的特效药上市,全球的抗疫征程虽然依旧充满荆棘,但是披荆斩棘的装备是肉眼可见地增加了,

然而,一部分鼓吹“新冠是谎言”,“疫苗有害”甚至“5G传播病毒”的无脑言论,依旧有不少支持者,为了阻挠抗疫大军,不遗余力。

  

  很多人可能以为,会被阴谋论蛊惑的,应该都是教育水平比较低,平常闲着没事儿干的人;但凡一个有常识,逻辑正常,生活充实的人,根本没时间搭理这种论调,

然而,一部分精英人群,其实也受这些论调毒害不浅,甚至颠狂到造成人伦惨案。最近,英媒po出一起疫情期间发生的害人惨案,让人头皮发麻:

“反疫苗爸爸杀死九岁儿子,然后自杀”

  

  故事主人公名叫Stephen O’Loughlin,49岁,是投资公司LoCorr Funds的副总。这间公司还在疫情元年赢得过“基金界的奥斯卡”Lipper Award。

  

  他与前妻Lesley Hu有一名9岁的儿子Pierce,生前念的是一年3.5万美金的私立学校Convent & Stuart Hall。

  

  Convent & Stuart Hall学校

  

  顺便,Hu是一家航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事业也一样成功。

  

  虽然新闻并没有对这一家子人做过多介绍,但是在很多人眼里,明星基金公司副总爸爸+航运公司总裁妈妈,能给孩子带来的物质条件起码是丰裕的;与疫情期间由于失业等经济打击而生活潦倒的家庭相比,这家人本该平稳度过疫情元年。

然而,在听闻孩子某一日并没有去上学后,孩子妈妈Yu便警觉地要求警察去探视孩子是否安好。

结果这一探视,警察才发现出大事了:地上躺着父子两人的尸体,经法医检验,这是一起他杀-自杀案件,父亲先用枪击杀了儿子,随后自杀。

  

  为了进一步调查,警察接触了O’Loughlin的前妻Hu,从而了解到一个精英爸爸如何一步步黑化。

据悉,O’Loughlin的反疫苗极端思想,并不是本来就有的。虽然事业成功,家庭和美,但是压力大的工作确实让他的精神倍感疲乏。

于是,他在2012年加入了一个宣传“新纪元思潮”的自我帮助灵性学习小组,并在这一系列的活动上花了上万美金。

  

  渐渐地,他成了这个组织的忠实信徒,也对组织宣传的一些思想以及论调深信不疑,比如“疫苗市政府用来控制人的工具”。

不过,自己信仰不要紧,孩子究竟要怎么养,逐渐成了他与当时的妻子Hu的主要冲突。据Hu透露,O’Loughlin坚信“自己是为孩子好,而且非常强势”,所以小Pierce从出生就几乎没打过疫苗,身体也一直不好,甚至影响到他入学。

  

  儿子身体一直虚弱,并没有让做父亲的开始反思,而是让他更加焦虑了。Hu表示,O’Loughlin一天要检查好几次儿子的呼吸,就连儿子鼻子堵了也要逐一记录下来。

到2016年,Hu实在是受不了了,决定和O’Loughlin离婚。两个人打离婚官司的时候,他就宣称,Pierce是个“被疫苗伤害过的孩子,他幼儿时期打疫苗就产生过呕吐等严重反应。”

自然,妻子也通过医生的证词,提出反驳。Hu的医生强烈建议,Pierce和其他孩子一样接种该接种的疫苗。

  

  最后,法庭判决两人合力照顾孩子,共同决定孩子的大小事。这个结果自然是Hu不希望的。这之后,她也一直在努力争取全权抚养孩子,好让孩子的健康能够重回正轨。

2020年疫情来袭,接种疫苗就变得十分重要了。Pierce的学校也在提醒学生们,把该打的疫苗打了,比如流感,腮腺炎什么的。

在一番争斗下,O’Loughlin最终让步,承诺前妻自己会允许孩子去打疫苗。

次日,孩子便压根儿没出现在学校…

  

  Hu的律师Lorie Nachlis表示,自己从业这么多年,知道父母有时候会做出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这样的惨案她从来没见过。

  

  Nachlis说,O’Loughlin是希望用这种方式惩罚前妻,让她伸冤无主,痛苦一辈子。

无论如何,无辜的孩子就这样被杀害,让人心痛,

但是阴谋论和歪理邪说对社会稳定和抗疫大计造成的冲击,更需要国家政策制定者引起重视。

今年年初,英国的单日确诊和死亡病例上升迅猛,NHS医院不堪重负,几大媒体几乎是每天头版头条地劝说人们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

可是这些相信谬论的人偏偏要从中作梗,拍了不少“医院明明很空”的视频,继续煽动群众,比如这样:

  

  结果,本来就忙得脚不着地的工作人员,又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来面对这些闹事者。

据《独立报》援引牛津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英格兰地区有大约1/5的人相信”新冠是谎言”。

  

  报告邀请2500能广泛代表英格兰地区人口构成的研究对象参与问卷调查,发现:

60%的对象认为政府在解释新冠成因时存在误导

40%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新冠由有势力的人或组织刻意创造”

20%的对象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新冠是谎言”

报告同时指出,相信阴谋论的人,服从抗疫禁令和接种疫苗的可能性更小。由于数据显示过半数的对象并不信任政府,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服从禁令。

报告概要:

https://www.ox.ac.uk/news/2020-05-22-conspiracy-beliefs-reduces-following-government-coronavirus-guidance

这份报告还调查了其他非主流论调的民意,大家可以看一看:

  

  主导这项研究的,是牛津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Daniel Freeman。他说:

“我们的研究显示,阴谋论危害很大。相信阴谋论的人不太可能执行政府规定,比如待在家里,间隔两米,不要串门等。相信阴谋论的调查对象同时表示,他们不太可能会接种疫苗,接受新冠检测或者戴口罩。”

  

  另一名牛津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Sinéad Lambe博士说:

“和过去相比,阴谋论调的辐射面和传播速度都提升了。我们的研究显示,持阴谋论者一般会与他人分享论调,社交媒体就是现成平台。”

  

  研究最后总结:疫情需要全民整齐划一地行动,但是阴谋论横行和对政府信心下降,让全民抗疫变得举步维艰。

总之,网络时代的键盘专家(armchair experts)不少,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而且,信息碎片化时代,大部分人只看自己想看的,完全不管这些论调是否科学,是否符合逻辑。

而疫情引起的焦虑和孤独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让谬论变得更流行了,因为那些从科学角度看上去荒诞到可笑的观点,听上去很爽。

所以说,遵循科学发展观,实事求是地看问题,是需要从小就狠抓的素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