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岛干渴,天灾还是人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为今年三月(上)与去年九月(下)日月潭水域范围的对比图。图片来源:网络

“现在岛内水情吃紧,台中地区每周都要停水两天,真让人头疼!”“科技园区的企业都要用水车来供水呢,照这样下去估计该停产了吧?”“政客天天说台湾‘五缺’问题早已解决,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

台湾“五缺”现象(缺水、缺电、缺土地、缺劳动力、缺人才)由来已久,但最近缺水危机已经严重影响民众生产生活。尽管民进党当局把缺水归咎于“天灾”,但岛内舆论认为,民进党当局治理能力低下才是台湾缺水严重的关键肇因。

叫苦不迭

“九蛙叠像”是日月潭的著名景点,也是岛内水情的“晴雨表”。通常来说,九蛙中有五只蛙露出水面时,岛内部分地区就已拉响水情警报。然而,当下的日月潭已是九蛙尽露,部分水域更显出干涸的潭底。

在干旱天气的持续影响下,台湾水情已极其紧张。台水利部门4月初的监测数据显示,位于中南部的曾文水库、鲤鱼潭水库、明德水库蓄水率仅为10%上下,德基水库更是下探至5.5%。

苗栗、台中及彰化县部分区域近期实行每周“供5停2”民生限水。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未安装自来水管线的高雄美浓地区上千户居民近期发现水井枯竭,无水可用,有人被迫到河里洗澡,或是在蚊虫丛生的香蕉园如厕。

为了在缺水情形下保证生产,岛内多个科学园区启用水车供水。有半导体企业表示,如果缺水情况持续恶化,将有可能导致产能受损,出现芯片短缺。同时,岛内今年有1/4农田因缺水陆续休耕停灌,创下历史新高;部分已耕种农田也存在随时缺水的风险。

应对失策

面对缺水危机,民进党当局并没有提出多少良策,反倒是“干话”(找借口但不起实质作用的说法)连篇,胡乱应对。

今年3月初,台经济主管部门负责人王美花声称,可通过凿井取水解决用水问题。此言一出,便遭打脸。有台网友讥讽道,干脆跳祈雨舞算了!没想到玩笑成真。3月7日,台农田水利部门与相关宫庙合办祈雨法会,全场3000人身穿白衣、持香祭拜两小时。民进党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也在社交平台大言不惭地称,这阵子她走访各地、参拜宫庙时,都不忘“诚心祈求风调雨顺”。

然而脸皮最厚的,非民进党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莫属。去年10月,台湾已出现干旱,苏贞昌当时谰言,与台湾同纬度有撒哈拉等3大沙漠,这一带应是缺水的,“台湾的水是老天爷赏脸”。今年3月,面对日趋严重的缺水危机,苏贞昌死皮赖脸地回答,今天台湾面临百年来最严重旱灾,我们还能撑到现在,就因为民进党当局花钱“前瞻部署”。

难辞其咎

为撇清缺水责任,民进党当局不停甩锅并“顾左右而言他”。但岛内有识之士并不买账,痛批民进党当局治理无能。

苏贞昌所谓的“前瞻部署”,就是“前瞻计划”。事实上,民进党当局2016年上台后力推的“前瞻计划”不过是“钱沾计划”,目的只为图利绿营及其支持者。国民党民意代表赖士葆日前指出,“前瞻计划”斥资2507亿元(新台币,下同)用于水环境建设,当时宣传的目标是要让台湾不缺水,现在绿营执政5年、预算已经执行过半,天文数字的“前瞻”治水却不能解决缺水问题。

台湾地区前民意代表孙大千表示,台行政官员心存侥幸,毫无作为,对水资源既没开源,也未节流,才造成今日部分县市陆续将推动限水措施。“经济部门的水利单位明明清楚去年至今已创下最低降雨量纪录,也掌握各水库蓄水量已创下新低信息,为何没早在去年下半年就超前部署,及早安排备用水源,全面落实节水措施?”

台湾“国政基金会”高级助理研究员谢志传告诉记者,台湾水库使用年限都很长,淤积严重;同时许多自来水管道,尤其农业灌溉渠道不少自清朝沿用至今,漏水率高,造成大量水资源浪费。再加上水费便宜,大家用水不知节制,多重因素导致如今遇到旱季便缺水的难题。“然而对于这种经济民生类议题,民进党当局都没有长远规划,停留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地步。”

台湾《中国时报》发表社评指出,关于缺水问题,气象专家早在去年冬天就已发出警告。但民进党当局却怠于超前部署,规模庞大的“前瞻计划”也不思通盘解决水源供应不足问题,弄得大家都“看天吃饭”。这只能说是政客和官僚们怠惰、无能,枉费台湾年降雨量2500毫米、为全球平均值900毫米2.8倍的优越条件。结果反而“活像个乞丐拿着金饭碗向人乞讨,令人扼腕感叹”。(记者 柴逸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4月09日   第 04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