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精英政治安息,替亚洲崛起招魂

英中网专栏作家:扈哲藤 2015年03月30日 10:22 已有0条评论

李光耀去世,引起中国大陆一片哀悼之声,也深深地切入到中国大陆与港台之间的关系之中,甚至关系到亚洲崛起。在香港,人们由新加坡想到自己的未来,在台湾,李光耀与李登辉并举,检讨与大陆关系。在这些讨论关键之一,就是三者与大陆之间的距离与关系,而这三者关系的背后,可以瞥见21世纪亚洲崛起面临的最大挑战:民主。

民主是21世纪亚洲最大的挑战,也很可能是撕裂亚洲(东亚和东南亚)的楔子。如果说自由贸易是19世纪的普世价值,那么民主就是今天的“自由贸易”。假如亚洲将自己定位成西方的学生,李光耀就是最优秀的学生。但是,即使像李光耀这样的优等生,也是永远无法满足老师的标准,因为这个标准总是在变。

对于新加坡模式,在李光耀生前与身后都遭到过西方批评,却又被宽容默认。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李光耀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没有英国女王任命的世袭“新加坡总督”,加上他高超的商业眼光,因为小国求生的危机感导致对军事投入,使得新加坡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中翘楚。

新加坡的治理理念,是一个深谙华人心理的二战前英国式管理,李光耀留英读书时代英国普选平权运动才过去二十多年,民主形态与今日普世雄姿不同,他对英国做事很多不认同,恐怕在于认为移植到华人社会不认同,简单地说,就是成龙的“中国人就要管”的海归升级版。

他和大陆打交道,也与英国对华外交手法很类似。现在香港有论,认为李光耀对大陆真实看法如何如何,似乎暗指他并非是大陆的老朋友,大陆并不讨喜,香港政治人实在是怨妇心态,自己连妾也不是,枉议老爷太太的是非长短。比较新加坡作为英国教育的优等生,香港还真没有可以开门和大陆做生意谈政治,关起门可以保留自己看法的人。

李光耀用的是精英治国的老民主,是代议制民主的精髓所在,也是英式民主永远不会公开告诉你的秘密。撒切尔夫人能对李光耀惺惺相惜,是因为她体验过镇压矿工暴乱时候需要的强悍。在香港力推普选的彭定康,也不会公开批评李光耀镇压反对党的铁腕。老民主是一种分配工具,只有用的人知道这工具趁手之处,被用的人也可以得到实惠。

相比之下,今日香港民主派追求的是一种以民主为斗争工具,用来抵制大陆的“新民主”,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和阿拉伯之春已经让人看到了这种“新民主殖民”的弊端,不管是用和被用之人,都是拿着烫手。

当年香港这块土地的纠纷,是英国人用鸦片强行向中国人推行“自由贸易”而起,今天当中国学习和掌握了自由贸易的主动权之后,“民主”成为头一号的新规则。可见,亚洲始终不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这也是民主游戏将来很可能撕裂亚洲崛起的薄弱环节。

亚洲崛起,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事实。以新加坡,台湾,甚至香港,是无法承担亚洲崛起使命,李光耀先生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做一个最好的学生,不管你怎么样,都可以被默许,但是仅此而已。日韩本质上并非是独立的国家,至今生活在外来军事力量保护下。最近,被热烈讨论的亚投行,是另外一个答案,只有中国这样体量和本土气息浓郁的国家,有可能给亚洲带来这样的方案,不管海外华人喜不喜欢中国人,这个趋势是很难改变,毕竟再好的学生,也还是学生。

自由贸易曾经帮助西方瓜分过亚洲,那么新的规则民主会带来新“殖民”吗?这是李光耀先生留给亚洲崛起的问题。

标签:李光耀,亚洲,民主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TalkTone成立于2009年,主攻中英关系和两国公共政策比较。积极参与中英两国的政策分析,与两国媒体和智库组织保持联系和合作。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