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男人合娶老婆?解读背后的经济逻辑

英中网专栏作家:姚树洁 2015年11月02日 05:09 已有1条评论

最近,浙江财经大学教授谢作诗《3000万光棍是杞人忧天》一文,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应。有赞成的,也有猛拍砖的。那么,为什么谢教授会提出穷男人合娶一个老婆这样一个看似非常不可思议的建议呢?本文认为,这是“经济学”和传统人伦逻辑的重大冲突。

多个穷男人,合娶一个老婆?对于比较传统和特爱面子的中华民族来说,绝大多数人是很难接受,也是不现实的。所以,在谢教授的博文发表以后,就招徕了一片骂声。但是,不管谢教授的出发点如何,他却提出了一个当今中国社会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也就是怎么解决中国数千万光棍的性与婚姻的问题。

从上世纪80年代,为了控制人口快速增长,中国政府采取了世界最严厉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在城市里,尤其是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青一色实现独生子女政策。在农村,允许农民在生一个女儿以后生第二胎。

4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大约减少两亿人口的增长量。从正面看,控制人口增长对中国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改善是有利的。但计划生育还有一个重要的负面作用,就是男女生育率严重失调。中国的文化传统,尤其是广大农村,重男轻女的现象非常严重。连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也不得不考虑农村人偏爱男孩的习惯,才有了第一胎如果是女孩,可以允许生第二胎的规定。

如果说,在生第一胎时,出现男、女的概率是平等的话,很难说如果第一胎是女孩,生第二胎是男孩的条件概率也是50%。很有可能因为第一胎是女孩,第二胎生男孩的条件概率会显著性地大于50%。如果这样,总体男孩的比例,就必然显著性地大于50%。这恐怕是中国适婚男人数量,远大于适婚女人数量的根本原因,也是导致许多男人,尤其是穷男人娶不到老婆的最重要原因。

男女比例失调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有些父母在生小孩之前,如果发现肚子里怀的是女孩而打胎。

农村穷男人娶不到老婆的第三原因,是中国有1.7亿的农民工外出打工。在城里的蓝领,如果月工资只有5千块钱,在北、上、深这样房价每平米2万多人民币的地方,就算城里的男孩子,如果找一个“不讲道理”的丈母娘,再没有老人帮助,娶老婆如登天之难,就不用说那些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了。

就算在二、三线城市,房价一平米6千人民币,农民工也很难在城里买房子。所以,1.7亿农民工里,一部分条件好的女性想办法嫁给城里人,导致许多农民工无法找到对象,跑回农村娶老婆,发现那里的女孩也都飞出去了。

于是,留守在农村的穷光棍,越来越多,成了目前中国社会的一大难题。谢作诗教授认为用经济学的原理可以解决光棍问题。他认为,男女婚配也是一种市场行为。女孩在婚配市场上处于上风,因为女性是稀缺的。稀缺“商品”必然可以得到高的价格。所以,男人必须出高价钱,如房子、汽车、高档生活设施和旅游等,才能娶到老婆。没有这些条件的男性,只能娶低质量的女性。而最后剩下没有老婆的男性数量,却还是要大大多于剩下来没有结婚的女性数量。

如何“清空”男女婚嫁市场?谢作诗教授还是用经济学的市场供需和价格理论提出解决方案。如果说,一个女孩的婚嫁价格是K,而一个穷男人的实际经济能力只有JK/J = N, 那么,N个男人把所有财产加起来,才有能力娶一个老婆。这就是谢教授提出合娶老婆的“经济学原理”。

为了降低男女比例严重失调,通过男-男合作,也就是通过“男同志”之间的合作,也可以减少寻求女性结婚的男性数量。

在现实社会里,从“经济”的角度看问题,合婚似乎是一种解决方案,但社会和人伦道德却不能接受,也不符合婚姻法。另外,中国社会还没有开放到像西方国家那样,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步。也就是说,谢作诗教授提出来的主意,对中国社会价值观和人伦价值观来说,是不能被接受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歪理。

然而,歪理归歪理,中国的光棍问题却无法回避。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政府的作用如何?人口计划生育政策的走向如何?重男轻女的价值观能否转变?等等。不回答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中国的光棍问题,必将无解。

标签:社会,光棍,经济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合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