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楼市的疯狂让人胆战心惊

英中网专栏作家:姚树洁 2016年03月16日 07:28 已有1条评论

中国的一线城市疯了。拥有一线城市多套房子的居民高兴得睡不着,而住在其他地方的中国公民则羡慕嫉妒,更觉得自己生错或选错地方。而我呢?除了“羡慕”,更为中国的房市未来感到胆战心惊,万一房地产与股市一样崩盘,中国经济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遭殃的将不仅是一线城市居民,全国人民都要遭殃。这不是杞人忧天,更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先看看网上一些“耀眼”的新闻吧。“深圳市今年一个月房价上涨75%”,“上海房主买一套房,一年涨500万元,等于一辈子的工资收入”,“今天,杭州一楼盘引来千人抢购”,“北上广深四大城市的房地产总值等于半个美国,远超整个日本”。

如果这些数据可靠,我们不得不回过头来看日本上个世纪80年代的情况。那时日本东京的房子价值就等于一个美国。尽管中国现在还没有日本那时候那么夸张,不过,按照每月上涨70%的速度,再过半年,我看深圳一个城市就可以换取一个美国了。这可能吗?

我们再看看股市吧。去年5-6月的疯长,谁能想到好景不长呢?在股市上涨的时候,“中国中车”复牌后的第二天每股最高上升到了39元,而现在呢?连每股10元都保不住。

股市的泡沫,是股民盲目乐观的结果,是杠杆的结果,是监管部门失去客观判断的结果。那么,楼市与股市有什么不一样吗?不就是钢筋、水泥加土吗?这样寿命不到40年的房子,还能一夜之间变成黄金不成?

这样基本的道理都不为人们所理解。上海现在因为房价太贵,外来常驻居民数量首次出现绝对下降。这是一个值得大家高度警惕的信号,也就是说,人们可以在上海工作,也可以离开上海。当人口绝对减少了,上海的房价还能变成“精”不成?

中国房价高,是结构性的高,不是供需关系所致,它完全违背了经济学的基本逻辑。全国的房价差别太大了,重庆市区新房子的价格最低每平方米只有4000元,是上海的十分之一,而重庆的人均GDP是上海的二分之一。房价与国民收入高度不对称,说明操作的空间巨大,过于崇拜一线城市的盲目乐观太过于情绪化。

那么,一线城市为什么房价有如此大的泡沫?这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高度不平衡的产物,是中国土地政策和户籍政策高度不协调的产物,是国家社会资源、教育资源、文化资源、政治资源高度不合理的产物。

近14亿人口,绝对有钱的就那么一亿人。这一亿有钱人,拼老命也要进入北上广深,财富向这些弹丸之地集中,政府乐在其中,因为许多决策的官员,都与北上广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里的房子贵如金,官员是最大的得利者,富豪是最大的得利者。普通市民只是财富狂欢的陪衬者罢了。

不过,这样的狂欢,已经演绎为股市的房产版。一平米5万、10万、20万的房子,真有这么值钱吗?如果地铁修到20公里以外的郊区,如果高等学校、医院、中学、服务设施,也修到20公里以外的郊区,在那里形成许多卫星城市,中心城市的房价还会如此疯狂吗?如果政府努力建造经济实用房、廉住房,商品房的价格还会这么高吗?如果中小城市的医疗、教育条件大幅度提高,大家还会发疯似地往那些大城市拥挤吗?

中国经济当前的问题是去泡沫,培育新的产业,而不是央行一宽松,就把房价推高,推成空中楼阁。畸形的房地产市场,严重阻碍经济的升级转型,严重影响城市的良性发展,严重降低底层50%人口的幸福感。

可是,这个世界是有钱人、既得利益者所主宰的。这些人占人口比例不高,却绝对掌握了整个国家的财富。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北京的10亿美元富翁人数居然超过纽约或伦敦。要知道,中国人均GDP只有美国的七分之一,那为什么,北京的富豪人数多于美国最富城市的纽约呢?

收入分配高度不均,是大城市疯长房价的另一个致命推手。有钱人不把钱拿去搞实业,而是拿去炒股票,炒房子。这样,有钱人对社会的贡献,就不是正的,而是负的。在这样一个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里,如何去引导有钱人去投资实业,去更好的创造就业机会,去推动国家经济转型升级,从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这是当前政府最重要的任务。

标签:中国,楼市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合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