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之心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6年06月24日 10:41 已有1条评论


在本周特别召开的英国议会上,一名缺席的议员座位上放了两只玫瑰:一支红玫瑰和一支白玫瑰。白玫瑰代表这位议员的家乡──约克郡,而红玫瑰则代表这位议员倾尽其一生的热忱与心血投身于她的事业──为社会大众服务。是的,她就是乔·考克斯(Jo Cox)。她在上周参加选民见面活动的时候,不幸遭遇枪击而不治身亡。对于考克斯的遇刺事件,有人认为这一行为代表着对社会民主的攻击,社会族群分化的蔓延,对自由的公然挑战;但也有人认为,在考克斯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勇敢之心,什么是真正致力推动平等、人权及社会公义的态度。

还记得电影《勇敢之心》中,为了捍卫苏格兰的自由主权,农民出身的苏格兰人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与村民组成了起义军队,征召响应的义士一同抵抗英格兰的霸权主义。只是,华莱士最终不幸遭遇暗算,被英格兰军队所虏获。在審判的过程中,審判長承诺华莱士,只要其承认叛国罪,就可以获得减刑。然而,华莱士在断头台上即使遭受到各种折磨,甚至连在场的群众也纷纷请求“審判長開恩”,但他却始终不肯屈服,不仅如此,他还用仅剩的最后一口气向世人大喊:“自由(Freedom)!”。就在华莱士被斩首之际,他似乎看到了已故的心上人在人群中冲他微笑着,也就在那一刻他的生命伴随着当年心上人赠予的信物一并落下;而他的使命却没有就此陨落,相反那些跟随他的人正因为看到了他在断头台上宁死不屈的壮举,更是得到了鼓舞而浴血奋战,令苏格兰最终获得了自由。或许影片的描写过于罗曼蒂克,细节方面或许更是与历史有所出入,但是华莱士的英勇事迹依旧被世人传颂至今。

现如今,对于民众来说,考克斯的所作所为无不让大家想起《勇敢之心》中的华莱士。正如华莱士,考克斯也一直靠着自己的信念与方法,在捍卫自由与平等的同时,也对抗着极端右翼主义的威胁。据说,在最近的三个月中,考克斯收到了无数死亡威胁,但她却没有因此而放弃其坚定的信念。哪怕最终面对所谓极端右翼的“审判”,她也丝毫不曾动摇其对公义的坚持,这与华莱士对自由的吶喊称得上是同出一辙。

无独有偶的是,考克斯也如华莱士一般只是出生自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她的暑假常常是在父亲工作的流水线上度过的。当有钱人家的孩子周游列国时,她却在流水線上打包牙膏;不仅如此,她所结识的朋友当中,无不都是通过做着不同的临工去帮补家中的各项开支。此外,与华勒斯一样,考克斯也拥有着优秀的学习天赋,她当年就是以优异的成绩被剑桥大学所录取。只是,考克斯很快发现哪怕是在强调天赋与努力的地方,周围的同学依然会通过你的出生地,你说话的腔调,以及你的人脉来权衡与你的关系。对于一个来自工薪家庭出身的考克斯来说,种种这些都令她感到困扰和痛苦。但庆幸的是,她在大学后选择了慈善机构的工作,也就是在那里,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信念:致力推动平等、人权及社会公义。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在悼念她去世的地方,我们可以常常看到不少外来移民或者少数族裔的人特意前来为其献花留言。对他们来说,考克斯是少数能做到不分族裔、不介意移民身份、不介意阶级,真正愿意把平等、人权及社会公义伸向每一个弱势群体中的人。

在考克斯离世之后,脱离欧盟和留守欧盟两大阵营的拉票一度中断,因为两边的阵营都希望能好好悼念一下这位深得民心的议员。但对于考克斯的离世,除了缅怀以外,更提醒着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共同之处其实远比分歧要多。正如移民问题已经变成了脱离欧盟和留守欧盟两大阵营拉票中的重中之重,很多人只愿意去放大外来人与本地人的分歧与差异,却鲜有人愿意去欣赏外来人与本地人的共同之处。无论英国最终选择脱离欧盟,还是留守欧盟,也许对于考克斯来说,她最希望我们记住的是,作为生活在同一国度下的我们,即便彼此间有着再大的分歧与差异,也不应忘了我们共同的心愿──国家的未来。

标签:英国,议会,勇敢之心,社会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