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她』时代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6年07月15日 08:00 已有0条评论

原本今年九月,英国执政的保守党将会从利德索姆(Andrea Leadsom)和特雷莎·梅两人之间选出新的党魁。但是,就在上周末,利德索姆由于在公开场合对特雷莎的不当言辞(暗讽对方无子女)导致其在本周一退出竞选。因此,如无意外,特雷莎将成为继撒切尔夫人之后的第二位英国女首相(编者按,本周三,特雷莎已经就职为首相)。而对于反对党工党来说,党内女议员安吉拉·伊格尔(Angela Eagle)也在上周六宣布竞选工党的党魁,正式挑战已失去大部分影子内阁信任的党魁科尔宾。假如我们算上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苏格兰地区女领导人斯特金,英国可以说正式进入一个『她』时代。

女性领导力的崛起不仅是英国的趋势,哪怕在全世界,也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比方说,在欧洲,有被称为“德国铁娘子”的总理默克尔、丹麦女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挪威女首相埃尔娜·索尔伯格、克罗地亚女总统科琳达·格拉巴尔-基塔诺维奇、波兰总统埃娃·科帕奇、拉脱维亚女总理莱姆多塔·斯特劳尤马、马耳他女总统玛丽- 路易斯-科勒略-普雷卡。在南美洲,有巴西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阿根廷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智利女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不得不提的还有美国,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已经成为本届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的候选人。因此,美国在迎来第一位黑人总统之后,很有可能会迎来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而在亚洲,除了韩国女总统朴槿惠之外,还有孟加拉国女总理谢赫·阿西娜·瓦伊德。对于华人来说,或许比较熟悉的华人女性领袖是台湾的执政党领导人蔡英文和反对党国民党领导人洪秀柱。

对于这样一个『她』时代,或者说是对于女性领导力的崛起,许多媒体都将焦点放在“为何”(why)上。为何有这么多女性领导人脱颖而出?这是否意味着男性领导人已经“过气”?我们不妨看看这个比喻。假设我们将性别比作一个铜板,在这枚铜板上,一面是男性,另一面则是女性,接着我们再以抛硬币的方式来决定下一任国家领导人的性别。按照机率理论,当硬币被抛过一定次数之后,我们将会得到男女领导人各一半的结果。但如果我们得到的结果是男性领导人居多(好比说,现实世界中男女领导人的比例),那么这有两个可能:一是这枚“性别”硬币尚未被抛达一定次数;二是,这枚“性别”硬币本身存在“瑕疵”。在现实中,我们可以把这种“瑕疵”理解为男女之间教育以及就业的传统瓶颈。而当一个社会不断进步,女性也被更加尊重时,这个传统瓶颈或许就会随之打破;而当女性获得与男性同等教育和工作机会时,或许这就成了女性从政的契机。

但对女性领导力的崛起,与其把焦点集中在“为何”,不如把焦点放在“如何”(how)。例如,女性如何能在一个男性主导的政治环境中脱颖而出;相比起男性,女性需要付出如何的代价去获得大家的认可?如利德索姆此前所言,自己较之特雷莎的一个核心优势是身兼母亲的责任。换言之,生育很可能成为女性从政的一个不容忽视的成本。例如,在众多女性领导人中,德国总理默克尔没有孩子,苏格兰地区女领导人斯特金也没有孩子,台湾的两位政治领导人蔡英文和洪秀柱同样也是没结婚没有孩子,而韩国总统朴槿惠更是堪称“三无人士”(无父母、无伴侣、无子女)。当然,不可否认,更多的女性领袖是既有婚姻也有孩子,只是相较于那些有孩子的男性政治领袖来说,她们在取得政治地位上所花的时间会否影响其第一个子女出生的时间;而她们给予子女的陪伴与照顾又是否会因此而被剥夺?毕竟,母亲在孕育乃至哺育生命过程中是不可替代的。也正因此,当女性选择去追求自己的政治生涯时,仅从生理来说,她们就需要承担起男性所不需要承担的生育时间成本。但无论是否有婚姻或有子女,女性都不应受此制约,更不应为此打消其政治梦想。

现实社会中,我们会发现真正对女性有偏见的未必是男性,相反,相当一部份女性同胞对那些为了仕途而放弃婚姻与生育的同类嗤之以鼻。因此,即便世界开始步入『她』时代,现实社会对于女性来说,还是充满着诸多困难与挑战。也正因此,作为『她』时代中的任何一名『她』份子,应该对于“同根生”的彼此多一份理解、包容与支持,也或许只有这样,『她』时代才能更加的长久与辉煌。

标签:英国,竞选,女性,领导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