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平等与能力之战──希拉里的败选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6年11月18日 08:46 已有0条评论

上周结束的美国总统选举,其结果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然而,无论结局如何,我们却可以从这次选举中看出,这其实是一场平等主义与能力主义的较量。从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口号──“I am with her” (我与她同在) 当中,我们看到她主打的是平等主义一种包容 是感同身受的信念。而从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口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让美国再次伟大) 当中,我们得知他主张的是能力主义, 一种应变,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信念。显然,从竞选结果来看,平等主义似乎遭遇了滑铁卢,而能力主义则成功篡位

对于平等主义的滑铁卢,众多美国人感到十分不解,甚至是气愤。不解在于既然美国能选出一个黑人总统,为什么就不能再创一次奇迹,选出一个女总统?气愤在于这次希拉里的败选犹如是美国社会对平等主义“Say NO”(摆手说不),对歧视主义“Say YES”(称赞说好)。

只是,凭什么大家会认为打着平等主义的旗号就一定可以胜出?难不成之前贝拉克·欧巴马Barack Obama)能够当选并且连任美国总统八年,仅仅是因为他的种族与肤色,而不是因为他过人的能力与实力?也许,不少人会这样认为,只有平等主义才能让人们看到弱势群体登顶政治舞台的希望。既然美国能选出第一位黑人总统,那么接下来顺理成章地就应该要出现第一位女总统,然后拉丁裔、华裔,甚至第三性别等只要怀揣总统梦的就一一可以实现。毕竟,这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美国梦,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梦想成真。

然而,未曾想到的是,这种填补式的平等主义,反而更容易沦为門面主義。这就好比迫使手艺精湛的厨师从一堆无人问津的食材中拼出一桌国宴,其目的已经不在于让国宴变得更美味,而在于强调国宴变得不歧视。只是,当我们刻意为这些所谓弱势群体打出强烈聚光灯的时候,我们是否忘记了总统选举的重点其实是在于个人能力的较量?

回到希拉里·克林顿的口号──“I am with her”(我与她同在),也许在她心目中,早已将这场总统选举定性为平等主义歧视主义的较量。她甚至试图告诉我们,美国历史上还未曾出现过一位女总统,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里程碑。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难道人们真的会因为候选人是一位女性,而为其投上一票吗?

当然,種族性别的确是两个最直观的标签分类,而且只需要通过简单的加减法计算就可以得出本届美国总统将来自于哪一个族群。打个比方,从种族标签来看,我们可以很容易得知在美国历任总统中,有多少位是白人总统、黑人总统、女总统、拉丁裔总统、华裔总统,甚至是第三性别总统等等。通过这样简单的计算,显然,在某一种族常年称霸时,我们便需要大声吶喊,是时候让美国总统的肤色更加平等,是时机融入更多的弱势群体领袖。只是,遗憾的是,除了種族性别两个标签之外,希拉里·克林顿不仅没有机会秀出强有力的个人能力证明,随后的邮件门事件更令她遭受进一步的质疑。因此,她不但没有获得少数族裔以及女性团体的全数票数,反而让不少厌恶门面主义者因此倒戈。对于这些厌恶門面主義弱势群体来说,她/他们的内心是反感总是藉着种族与性别去打天下,而更希望外界的认可是因为其能力的过人。

对于唐纳德·特朗普来说,他无所谓希拉里·克林顿把他形容成是一个歧视主义的代言人,因为在他认为,本届总统选举是能力较量的体现。也许,在他眼中,对手是不是女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没有胜任总统的能力。或许,因为每一个选民对能力都有自己的一把量尺,这就给予了唐纳德·特朗普一个最大的空间来重新定义什么才算是能力,更确切来说,什么才算是美国总统应具备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反復通过他是一位成功企业家的例子来强调自己的个人能力。但对于希拉里·克林顿来说,我们常常只听到她要为女总统代言,但她兴许忽略了,美国人真正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女总统,而是一个有能力的总统。换句话来说,美国总统可以来自任何性别与种族,但最重要的是,此人必须要有令人信服的过人能力。

如果说唐纳德·特朗普最大的弱点是,无法让选民相信他会平等待人;那么希拉里·克林顿最大的弱点则是,无法让中间选民相信她具有领导国家的个人能力,这或许才是希拉里·克林顿败选的最大原因。

标签:美国,大选,希拉里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