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打开那扇窗

英中网专栏作家:合璧儿 2016年11月24日 13:57 已有0条评论

回国后的第三个夏天,盈6岁,创作了自己的第二个双语绘本。故事讲的是兔子皮皮经常因为淘气令妈妈,老师和同学头痛。终于有一天因为自己的调皮弄丢了最心爱的泰迪熊,在重新找回泰迪之后而幡然悔悟,不再淘气。从构思到绘图完成,除了文字部分因为还不会写字是由她口述,画室的老师和我记录的中文和英文,其余都由盈独立完成。故事和画面本身并不是如何脑洞大开或者让人惊艳,但是孩子在整个过程中满怀信心一步步的勾勒,着实让我有些许感慨······

盈曾经不是个有自信的孩子,甚至不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更不愿意接受挑战。2岁的时候的她很羞涩,虽然没有给她贴过标签,但她就认定自己是个害羞的孩子。为了让她不再那么过分的小心翼翼,我们不断地在找使她能有信心的切入点。渐渐的,发现她在拿起画笔和剪刀的时候却从来没有犹豫和退缩过。于是觉得可能会是一个好的开始。

孩子可能开始都喜欢刷刷颜料,剪剪纸片。盈也不例外,她喜欢用各种材质去剪剪贴贴。平时除了阅读,她能很专注地做的事情就是画画和做手工。开始玩剪刀是在2岁半不到的时候,刷颜料稍晚,这些都得益于在伦敦的那些日子。那几年,幼儿园、学校的废物利用的创作让我这个在应试教育中长大,一直被要求中规中矩的妈也会很上瘾。旧杂志的拼贴,垃圾袋小礼服,一次性餐盘小礼帽,石子儿树枝拼画....似乎随手都可以玩出创意。

如果说那些只是游戏,再多的游戏也需要内容来充实,让她更愿意去投入,于是我们想带她去美术馆看看。 伦敦的都市化可能不符合大多数向往绿色,喜欢让孩子撒野的父母的要求,但是各大美术馆博物馆和专业机构对孩子美育的启蒙和熏陶以及对创造力的呵护是无法比拟的资源。泰特美术馆一年一度家庭开放日是盈的初体验。各种现代艺术中会触及的架构和装置都用玩具的形式展现给孩子们。木棍之于架构;纸箱之于建筑雏形,拓印之于光与化学反应...父母和孩子在一次次戏耍般的尝试中得到乐趣和领悟,失败了没有懊丧,都只是开心地大笑,然后迅速又重新开始;成功了就都是属于自己的私人订制。这样一个新奇意犹未尽的开始,对盈来说,是找到一种好玩的方式来做喜欢做的东西,并且她记住了这个地方。国立美术馆的植入方式也是以游戏开始的,那年的中国新年过后,国立美术馆的家庭活动是关于羽毛的创意。原本肃穆的展厅里摆上了的好几排大桌子,上面放着各色的卡纸、剪刀、胶水和画笔。参与者可以跟着工作人员做小羽毛,也可以自己设计。一直觉得自己不是很有想象力的人,那次在周围各种创意的感染下,做了一副羽毛的翅膀给盈背上,活脱脱一副武旦的大靠。

盈背着它在美术馆的展厅里假装大鸟飞,引来好多参加活动的孩子的羡慕。这样让她笑让她得意的地方怎么能不爱。此后有另一次让我们记忆深刻的国立美术馆的活动是一次跟着一位绘本作家在跟随她的关于船和男孩的绘本故事在名画中寻找船的元素。孩子们一个个仰着头认真审视一幅幅凝重的油画中的各种细节,为的是能给自己将要完成的关于船的头饰积累素材。可能他们自己也不曾想到,自己已经离世界名画那么近,而欣赏它们是为了给自己做顶漂亮的头饰,每个孩子的头饰都是独一无二的。化高冷为有趣就是这样不着痕迹,小屁孩对于美术馆便有了许多的亲近感。正因为这样的好感,在梵高的向日葵展时,盈愿意排十几分钟的队,到三幅向日葵面前席地而坐,心无旁骛地在向日葵的涂色本上刷她的蜡笔,口中不停地嘟囔着" I can draw whatever I like",那份自信让我着实有些惊讶。

除了国立美术馆,盈最喜欢去的就是RA (皇家美术学院)每月一次的家庭活动日。因为关注The Big Draw这个为绘画而设立的一个特殊盛会,我们走进了RA。那年RA 设置的主题是关于羊的。当走进学院,小朋友和我都惊呆了。因为在RA伫立于市中心却低调的Burlington House的广场里,圈着七八头羊,安静地吃着草。羊圈外是各种年龄,拿着RA提供的铅笔、碳棒、素描纸和画板尝试绘画或者享受绘画的人。盈是年龄最小的,碳棒对她来说和粉笔无二,拿起来方便,触感较笔软而顺滑。于是在10分钟里,她以全场最快的速度,耗费了三大张画纸画她看到的羊,并且依然孜孜不倦地问工作人员要纸画画。没有人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于是她快乐得收不住手。直到快散场,我们才发现,其实在学院里面还有另一处工作坊,是用各种羊毛为原料的材质蘸着颜料在纸上体会纹理,触感。同时也有很多奇特的效果出乎意料地产生。活动结束后,我们两个都意犹未尽。以后每个月的活动日,盈都特别主动要去参加。于是我们一起用旧手套纽扣和蕾丝做了芭蕾小鸟用;麦秆、麻绳和彩纸建起了自己的隧道;用彩色吸管编了蝴蝶····以及离开英国前的最后一次,用废弃的小包装纸盒拼贴成盆栽摆设。在RA的日子里是我和盈都身心愉快,特别平等地面对各种材料和主题,用自己的构思合作完成作品的时间。所以对我们来说都很难忘。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诸如此类的活动总能让孩子特别愉快,几乎没有什么因为做不出到而有挫败和沮丧。想到那些可以有很多发散空间的主题和各种各样的材料,答案就很容易得到了。因为在那里得到的是很多种可能,这些可能都是不断尝试的结果,而尝试本身因为有很多的过程在里面,所以收获的不仅仅是一个作品。那么这样的活动就是给孩子很好的树立信心的体验。

因此在回国前,盈是个每天都笑呵呵的,时不时就喜欢哼着小调画小画、做陶泥或者静静看书的妹子。回国后的初期,有些沉闷。除了每天雷打不动的 亲子阅读和偶尔得见的现代艺术展,幼儿园被要求整齐划的美术课也成了被盈称为无趣的生活中的一点色彩。有一段时间,她又开始小心翼翼地去面对新的事物,不愿意去尝试了。于是我又想到了画画。给盈找如同国立美术馆和RA那样氛围的场馆似乎很有难道,参观不少展览,场馆工作人员对于坐着小马扎写生的孩子防范多于爱护,有时会被赶到角落里因为怕影响大人的参观。倒是有不少自称是创意美术的机构,但是氛围和理念以及对孩子的关注程度都不能说服我会是盈喜欢的。终于在偶然间找到一家小众的私人儿童艺术工作室,主人爱艺术爱孩子,盈在体验以后居然在那间工作室里开始疯玩,我终于也可以松一口气,能给她有个可以释放自己的地方。每周一次两小时画室时间,是盈最喜欢的时段,甚至发烧都不愿意请假。但是盈依然还不是很愿意去接受挑战,不相信自己能画她自己觉得复杂的东西。直到去年的暑假,画室暑期班的绘本课,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个绘本。5岁的孩子不会写字,对于写作更是无从着手,绘本虽然看了几百个,但是让她编一个完整的故事,我有些担心,因为她不是那种能天马行空的孩子。故事的内容定稿的时候,我才知道故事是关于孤独的斑点熊因为身上的斑点没有动物愿意跟她玩,她在一觉醒来后到了一个神奇的剧场,到了不同的房间,交了朋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斑点没有了。故事中间有些许不合逻辑的跳跃式情节,大概还算完整。自己画的画面也是色彩大于内容,细节不足。但是这是真正完全属于她自己的图画书。用自己的画去讲自己的故事。当印制成书的绘本交到盈手里的时候,她无比自豪,有什么能比自己的故事变成沉甸甸有质感的书更让人兴奋的呢?她眼睛里闪着光,问我:“妈妈, 我成功了!”那个暑假以后,她对于难度的挑战开始从容了,不会如初始那样会焦虑到哭。对于老师时常提及的绘画细节的问题也开窍明白了许多,因为细节,她需要跟细心地去观察事物,而在观察之后会产生十万个为什么。好奇促使探究,探究又激发更多的好奇,如此循环,最终用画笔记录下来,加以润色和勾勒,盈开始渐入佳境。对于美的感觉和认识,也更有自己的想法。每次去美术馆,她已然有了写生的习惯。在美术馆画展现场写生其实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今年暑假工作室的绘本课更是早早地就报上了名。再看这第二本绘本,故事架构更完整,内容也饱满许多。从画面的表现也能看出一年的积累。提及构思,她说起自己在巴黎丢失陪了她3年的小花布熊的经历是灵感的起源。因为有自己的经历,她一直对丢失心爱之物的伤心记忆犹新,并且知道丢失的原因是自己的疏忽,没有照顾好小熊;因为有类似题材的绘本(Shirley Hughes 的Dogger),她觉得那是可以讲述出来的事情,可以用画和文字表达出来。用绘本来记录可能是她最愿接受和展示的方式,虽然依然很稚嫩。

说到这里,看着盈摆开自己的底稿,又打开已印成册的绘本若有所思,我想到的是很高兴能为她打开那扇能抬头直视前方尽情看风景的窗,用自己的绘本记录那些与她有关的风景。

                                              小S 妈妈 于2016年9月11日

 

标签:双语,绘本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合璧儿(www.hebiikids.com)是王凌洁博士2013年创办于伦敦的教育资讯平台。合璧儿以“东西文化,合璧育儿”为理念,旨在提供一个全球华人父母交流分享的平台,共同探寻一套集中西精华,育合璧英才的育儿新理念。 新浪微博: @合璧儿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