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都行状录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6年12月19日 05:19 已有0条评论


提到雅典,心中想起的是四方庄严、不怒自威的圣庙和学院。一排雪白的大理石柱撑起它们布满浮雕的三角形前脸,贤者、将军和演说家在石梯上拾级而下,面对上演着一出出悲喜剧的半圆剧场。

虽然早已知道如今的雅典不会再是千年前的模样,但心里总归存着无数美好的印象,就像对“理性”、“民主”、“美学”这些词语的印象一样,来到雅典的游人只怕还没看到城市的影子,就会因为这名字背后的历史而为它加上不少印象分,我自然也不例外。我雅典旅行的前一站是另一座仅凭名字就能激起人无数庄严而美好幻想的地方——罗马,虽然已经因为旅游商业化和治安的日渐松懈而略微沾染几丝粗俗,但大体上仍是个美丽优雅的城市。相比起罗马,我心中雅典的印象本来就更加高洁而古朴,期待自然也更多出几分。

朋友帮忙预定的酒店在雅典城西的一条大道上,距离市中心尚有二十分钟步行距离。我们搭乘航空大巴一路前往,目之所及雅典的市容与心中的古城幻象并不相似,房屋看起来多是现代的灰泥砖房,特征不大鲜明。在酒店放下行李后,我们步行去市中心游玩,更近距离地观察这座城市。这里的街市风貌和欧洲的大多数城市不同,倒反而有点像中国的居民区,也与我前几年到过的开罗也有几分相似。


走到市中心广场的时候,正是下午七八点,落日的余晖散散地洒在雅典城里。我们居然看到一大队人呼喝着种种听不懂的口号在街头横行——难道正好赶上了抗议游行?

游行队伍大约有三百多人,大多穿着黑色的套头帽衫,其中不少还带着黑色口罩和面具,打着我基本看不懂的横幅与字牌,间或有几句英语可以让人看出来是反对现任政府的。队伍浩浩荡荡从商业区大街一路杀气腾腾地向市心广场进军,所到之处无论公交路牌、店铺集市还是民宅全部都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路边商店的店员远远看到队伍走近都纷纷关门闭户暂停营业。我拿出手机想要拍照,立马就被其中的几个人喝止了——他们的游行极有组织性,队伍周围均有手持钝器的蒙面人放哨,制止行人拍照。别说是我们这样的围观游客,连新闻记者们也都只能站在隔队伍20米开外的地方,靠着长枪短炮远距离偷拍几张。

我站在一边想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走近队伍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出乎意料的,抗议者对我这个外来人并没有排斥,甚至还会有人冲我微笑一下。我便和一个蒙面的抗议者聊了起来,看他的眼睛和面部轮廓,估计只有十五六岁。“现在的政府是混蛋,”他的嗓音还很青涩,一口英语也是磕磕巴巴,“他们不给人民发钱。”我还从他口里得知这支队伍马上就要到国家议会门口示威。“如果警察来阻拦,我们就和他们干!”他说着狠狠挥了两下手中的铁锹。

不远处果然有两队荷枪实弹、手擎防暴盾牌的警察向这个方向缓缓行进着。他们身穿荧光背心的同事不疾不徐地设置着路障,指挥过路车辆避开市中心。不远处,写着醒目“SWAT”(特警)的大型装甲警车像沉默的猛兽一样静静待命,想是随时准备支援。眼看着警察和抗议队伍即将在国会门口相遇,我们想起了新闻中屡屡见到的冲天火光、催泪弹和高压水枪,便再也不敢继续尾随下去。沿着并不宽阔的市心大道步行不到十分钟,我们居然经过了雅典大学,这座继承了古希腊无数荣耀的学府居然也被抗议风暴波及,纯白色的大理石柱上涂满了黑色的涂鸦,标语横幅肆意地盖在先贤的雕像上。这时候我终于开始意识到,雅典早就已经不是外来人印象中的那座人类的启蒙之城,它已经沦为一座混乱、无序而又缺乏生机的废都。



第二天,在雅典的市中心随意漫步,便能在每个角落都感受到这座千年废都的颓败之气。粗糙嚣张的涂鸦不分场合地出现在任何地方,除了昨天晚上看到的大学校园之外,广场、公园和商业区无所不在。与涂鸦一起出现的还有四处乱贴的印刷品,虽然我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但仅凭图像也能认出上面多半是激进的革命宣传和暴力宣言。危楼断壁四处可见,街头巷尾的报刊亭上,黄色杂志毫无遮掩地四处铺开,我们看见几个加拿大口音,穿着校队队服高中学生一直不断跃跃欲试地窃窃私语着。 

更加令我惊讶的还是废都的国家博物馆,它的外形便与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外形自然还是由庄严的方圆石柱撑起,但略有坡度的红砖斜屋顶和内墙的大面积红色却显现出一点点五十年代苏联建筑的痕迹,与中国大学在解放初期兴建的那批教学楼倒颇有几分神似。这种诡异的亲切感让我心中浮起了对馆内藏品的怀疑,而后面的参观更是证实了这种怀疑,也许希腊真的已经在漫长的沉沦岁月里被贪婪的英法掠夺者洗劫一空,现在存留在国家博物馆中的藏品远远不如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中那些熠熠生辉的希腊文物。漫步雅典街头,看到的最多的连锁店是博彩业。很多体态已经发福的中年大叔坐在店里,左手捏着选号卡,右手夹着一只圆珠笔,像个小学生完成家庭作业一样认真。远远望去,博彩店一副霓虹闪耀,生意兴隆的样子。而街头的其他地方,就只剩下晕黄的灯光照着没有上盖的垃圾筒和随处可见的各种反政府涂鸦。街上行人很少,偶尔路上窜出一只野猫。整个雅典,呈现出一片颓废的姿态。


正值初秋,地中海的白昼还是这般漫长,直到晚上九点,夜幕才堪堪将整个雅典笼罩其中。从卫城山上向下俯瞰,城市的万家灯火依旧旖旎迷人。黑夜仿佛一块神奇的抹布,把街头张牙舞爪的涂鸦、巷尾纷乱的黄色杂志这些粗陋难忍、有碍观瞻的细节悄悄抹去;也有如无形的野兽,把这城市的杂乱的筋脉与渐腐的血肉都啃噬干净,只留下依然洁净秀丽的白色骨骼。只要别赶上沸反盈天的游行队伍和剑拔弩张的防暴警察,游人还是能在这里享受宁静安逸而又富于古典趣味的美好夜晚。只是再如何美丽的夜色,怕是也遮盖不住这千年废都的沉沉暮气。雅典和希腊,究竟会走向何方呢?

标签:雅典,废都,希腊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