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势造英雄:《爱乐之城》会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吗?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7年03月01日 13:49 已有0条评论


在连续经过了“小年”和“灾年”之后,今年的奥斯卡奖终于应该当得起“大年”的头衔了,不仅仅是佳片井喷,而且各种类型的电影都有上佳之作。无论是美式主旋律电影《萨利机长》、《血战钢锯岭》,政治正确系列电影《藩篱》、《月光男孩》,大师玩深沉式作品《沉默》,好莱坞式浪漫电影《爱乐之城》还是小成本文艺片《海边的曼彻斯特》,都能够独当一面,任何一部能够获奖都不算出人意料。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影片都算是正常土壤下成长的绿树,而不太像是以评奖为目的来堆肥的怪异果实——相比之下去年的《荒野猎人》、《间谍之桥》等一众冲奖作品都明明白白地摆着一张奥斯卡脸。

当然,这一系列佳片之中,夺得年度最佳影片呼声最高的还是莫过于《爱乐之城》。令人讶异的是,这居然是一部歌舞片——我个人上一次在大屏幕上看歌舞片的经历好像还是七八年之前看那部不甚成功的《九》。据媒体说,《爱乐之城》是继《报童传奇》之后,好莱坞第一部原创的音乐电影,而知名度不高的后者上映还是1992年的事情了。的确,早在70年代好莱坞歌舞片就已经不是那么受观众待见了,近来成功的作品《芝加哥》、《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等无一例外都是从同名舞台剧翻改过去的,舞台气息浓厚,无论商业还是艺术上都更像戏剧而非电影的成功。不过真的是事无绝对,就像2011年的《艺术家》突然让好莱坞的昔日华彩还魂一亮,今年《爱乐之城》的横空出世也是突如其来,一下子席卷了各大前哨电影奖,摧枯拉朽拿下平记录的整整14个奥斯卡提名,票房和大众口碑也是大获成功。顺便一提,本片在英国荧幕上姗姗来迟,最终公映时甚至一度洛阳纸贵,笔者的朋友在伦敦都买不到票,只能跑到伦敦南边二十英里的Reigate小镇去看,也算是趣闻一桩。而它在国内院线虽然更是迟到了两个多月,却正好赶在情人节档期,自然也不出意外地掀起一阵狂潮——至于影片的结局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那是后话了。

那么《爱乐之城》到底有多好看呢?从观影体验来讲,该片的优秀毋庸置疑:剧情流畅,节奏适中,歌曲好听,画面极美,男女主角从外貌上来讲算不得一对无双璧人,但也还算养眼。不过在被充斥各大媒体和朋友圈的洋洋好评轰炸之后,看完了本片之后的观众们也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发问,真的有那么好吗?说白了,它也就是一个通俗甚至不免流俗的爱情故事而已,讲了讲南加州年轻人的生活、事业和情感,点到为止地探讨了下追寻梦想和妥协现实之间的矛盾,叹了叹世事变迁的无奈,中间充满了对好莱坞歌舞片和爵士音乐的致敬,当然啦,这些致敬更多只能留为谈资或者死忠爱好者们进影院二刷三看的动力,对于一般影迷来说吸引力是说不上有多大。

我个人觉得《爱乐之城》能够最终拿下年度最佳影片吗?这个暂且留到文末再表。但我是非常看好导演达米安·查泽雷凭它夺得最佳导演奖杯的,因为这位对音乐题材有着偏执热爱的年轻导演实在是在本片中把自己的激情和技巧发挥到了极致。从电影开场歌曲的一镜到底就值得让人倒吸一口冷气,配乐和节奏的把握也恰到好处,画面更是美到极致,简直配让洛杉矶旅游局领导们跪着走完奥斯卡红毯。据说早在2010年,查泽雷就完成了《爱乐之城》的原始剧本创作。不过不幸的是,彼时根本没有一家制片方愿意投拍它。导演本人在回忆时说道,自己被告知《爱乐之城》的概念和素材似乎不具有任何商业价值。然而六年之后,本片的现象级成功已经不需多言了——这是不是很像一个咸鱼翻身的传奇故事?不过,刨去查泽雷本人通过《爆裂鼓手》证明自己导演才华的部分不提,我个人认为《爱乐之城》的传奇成就其实并没有那么戏剧化——时势变化太快,英雄自由其出而已。

和今日的《爱乐之城》一样,2011年的《艺术家》同样赚足了热泪、奖杯和票房,但是无论是电影业内人、影评人还是观众,大概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部佳作能够一举带来默片的复兴。这次《爱乐之城》自然没有为歌舞片本身带来技术性的革命,但是会不会重新掀起一阵同类影片复兴的风潮,这个答案可就未必是否定的了!须知好莱坞歌舞片最初的光辉时代乃是1930-1940年代,彼时全球经济正处在稀里糊涂的大萧条之中,人们急需歌舞片这种“精神鸦片”来帮助自己逃避现实,几乎每家电影公司都盛产这种场面热闹、剧情温暖的类型片,不仅好莱坞剧场天天仙乐飘飘,连印度、日本和中国的影院中也不例外,论述说什么故事内容、拍的是什么类型,唱歌跳舞绝对是少不了的。这么看来,《爱乐之城》在2016年底的大获成功与世界形势的悲观是脱不了关系的。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笔者对未来几年的经济形势毫无信心,因此对好莱坞制片公司将要出品的歌舞片票房则是信心满满——正好补充一则小趣闻,本片的女主角本来预选素有“女神”之名的艾玛·沃森,然而她却因为要拍摄迪士尼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而拒绝了《爱乐之城》的邀约,而男主角瑞恩·高斯林则正好相反,拒掉了《美女与野兽》而选择《爱乐之城》,巧合的是两部电影都是歌舞片。从此一管窥豹,也许也能看出好莱坞那些精明的商人们对未来的预计可能和笔者相左不多吧。

回到开头提到的奥斯卡评奖,相信在数不胜数的前例中我们都已经学到了奥斯卡奖和政治从来不是没有关系的,而“黑天鹅”频频飞出,社会处处撕裂,“真相”前面要加个“后”字的2016年,也许是观众们感受一下这层微妙关系的最佳时机了——上一个时间节点可能要追溯到经典电影井喷的1994年。这么一个多事之秋,演艺圈的意识形态之争怕也是少不了的。一般认为,南加州的好莱坞一直都是左翼的前沿阵地,无论是出口国际的电影还是美国内销产品,都会带有其意识形态印记。所以,看了《爱乐之城》后觉得不过尔尔的朋友们也不要反应过激了,正如同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孤岛一样,也没有一部影片的评价是可以超脱出其所在的时代背景的。无论从经济还是政治角度来讲,《爱乐之城》都是今年奥斯卡最佳电影获奖者的不二之选,我认为这已几乎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当然了,事无绝对,如果评委们的立场比我想象的还要激进,那意识形态比较隐蔽的《爱乐之城》也未必不会功亏一篑,《月光男孩》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而如果某种神秘力量真的已经把触角伸到了你我都想象不到的绝深地,那么我们也许就要见证《血战钢锯岭》或《机长苏利》爆出最近几年最大的冷门了。

标签:爱乐之城,奥斯卡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