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火车2》:怀旧之外,并无其他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7年03月03日 08:40 已有0条评论


上周末奥斯卡颁奖刚刚结束,我的预测居然没中,真是对不住各位看官……这周就说说奥斯卡之外的电影吧。2017年农历新年里最令我激动的事情,恐怕就是《猜火车2》(T2 Transporting)在前作上映20年后重回大银幕了。全员回归,一个不拉,不仅是导演和四位灵魂主演,就连一些配角也都在续集中再现。遥想起当年不少死忠影迷在看过前作之后赌咒发誓哪怕倾家荡产也要众筹帮助导演丹尼·博伊尔拍续集的豪言壮语,不知道他们在看过本片之后会作何评价。不过对我来说,这部电影除了怀旧,简直一无所有。

《猜火车2》依然改编自欧文·威尔什的小说,这部小说的原名叫《Porno》,爱丁堡四废人在小说中本是10年之后重相聚,不过由于种种因素,聚齐电影的原班人马并非易事,所以一拖再拖,因此本片上映的时候剧中和现实中的时间都已经过去20年了。四位主角在20年后再度聚首,重新开始相爱相杀。故事并没有一条特别鲜明的主线,大体上是围绕着筹一笔款开桑拿店的线索进行,其中也充斥了许多黑色幽默故事,总体来说还是一部有趣的电影。但《猜火车2》的最大问题可能要数对新观众非常不友好,无论是人物的亮相还是中间突如其来的记忆闪回第一部的故事,都会让老观众热泪盈眶的同时让新观众完全摸不着头脑,由此还会带来叙事上的问题。再加上本片的剧本本身也略为松散,如果新观众从影院走出来之后抱怨看不懂片子讲了些什么,真的是非常好理解。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算了,但甚至一些看过前作的老观众都会因为想不起某些细节而觉得有看不懂的部分,这就能够暴露出不少问题——考虑到前作上映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这样一味追求情怀而不顾观众体验的做法确实有些不妥。

《猜火车2》其实只是一部纯粹的“粉丝电影”,它显然不是拍给所有人看的,而只是为那些赌咒发誓要筹钱帮导演拍续集的狂热粉丝们准备的狂欢。对这部分观众来说,整个片子的剧情故事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他们的热情都全部系与一次又一次的老面孔重现,以及层出不穷熟悉的梗。前作探讨的虚无主义、毒品泛滥等问题全部难觅影踪。不过想来也是,四十岁的人很难再像二十年前那么疯狂了,本来这些不复当年的观众们也无从指望丹尼·博伊尔重新抛出那些令人张口结舌的赤裸裸镜头,一群戏里戏外都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重聚一堂时,念叨当年往事才是常态,倒是我这样的“低龄观众”对本片的野心不足感到极为不满。

我最遗憾的是,《猜火车2》本来是可以做到更多的。今天我们知道,20年之前,威尔斯的小说原著和第一部《猜火车》电影几乎是成功地引起了英国全社会对于海洛因滥用和艾滋病高发的讨论。而现在,2、30年来饱受海洛因折磨的“猜火车一代”们还在晚年引起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他们大多晚景凄凉,用几十年的时间为年少轻狂买单。这个时候如果《猜火车2》能够再次折射出这部分人们的生活,触动到观影人群的神经,恐怕能够再创造一部经典。丹尼·博伊尔不是不擅长通过电影故事以小见大,除了《猜火车》之外,《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也是一部展现社会肌理的经典之作。但不知是因为受制于原著小说还是一味想追求情怀复古,他这次却没有再给观众深思的机会,显得毫无野心。大约也是人到中年之时不可避免地滑向保守了吧,欧文·威尔什在续集小说中把焦点移开了“猜火车一代”,电影中也如法炮制,放弃了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好选题,真是可惜可叹。

不过如果抛开这个蛮沉重的社会背景不谈,1996年那部猜火车对中国观众来说,其实本没有社会议题的启示价值。如我这样的东亚小文青在看该片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海洛因在欧洲肆虐一时的往事,甚至连爱丁堡和格拉斯哥也分得不那么清楚。许多人将这部电影归结为“青春电影”,也许从中看到了叛逆和成长。但《猜火车》最振聋发聩的,其实乃是其传达的那种一种彻彻底底的虚无主义,没有给人希望,没有给人出路,没有意想之中的幡然悔悟。虽然结局中还是有一场改邪归正,但那却只能说是一种妥协,在付出太多代价之后最后最终选择的妥协,去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家庭,大电视,洗衣机以及种种之前不屑一顾的道路。

片中主角们飞蛾扑火般的自我毁灭主义简直如同平地惊雷一般震撼到了我的三观——在我出生和成长的80年代,整个东亚(除了突经大萧条打击的日本)都还在一片昂扬向上的欣欣向荣中,我们受到的教育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千金难买寸光阴”,而不安分、不求上进的人则是另类的、畸形的。我们相信循规蹈矩而又积极向上的人生信条,也相信生活会越来越好,而我们生活的那个社会也确实一直在大步前进,不断改善着我们的生活,以至于我这一代人曾一度不可想象生活存在越过越难过、一年不如一年的可能性。事实上,我这一辈的华语区年轻人在20世纪末根本是无法理解西方70年代兴起的朋克运动的,只是到了新千年之后,台湾年轻一代才在焦虑中逐渐体会出70年代欧洲年轻人的苦涩感觉,除了用“小确幸”来自我平衡之外,选择猜火车式自我毁灭的人也越来越多,看看公视在2000年之后层出不穷的社会关怀题材便可知一斑。跟着父母搬到大陆的我又算是比较幸运的,重新到另外一个昂扬向上的社会环境中延续了自己的青年时光。待我在亲身到英国与“猜火车一代”及他们之后的几代曾经与现在的年轻人交谈之后,便也更加明白了自己少不更事时曾经向往的叛逆与自由,到头来往往只是另一个层面的虚无。

现今的中国,在创造了无数腾飞的奇迹之后似乎也终于不得不渐渐放缓下昂扬的脚步,而这片土地上的年轻人的迷惘可能也越来越多。当然,青春的迷惘与躁动在任何时代都是永恒的话题,但在一个奋发向上的大环境和一个绝望虚无的大环境中,迷惘与躁动却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我自然不担心严厉控制毒品的华夏大陆上会兴起海洛因的狂澜,但却也不由自主地猜想,中国的猜火车一代会是怎么样的呢?

标签:猜火车2,影评,怀旧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