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不可耻

英中网专栏作家:金津 2017年04月28日 09:59 已有0条评论


前段时间,我无意间看到一则新闻,《那个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已经50岁了,他现在在干嘛》。这个“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叫陆步轩,1985年以西安长安区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9年毕业后被分配到长安区柴油机厂工作,后下海经商,做过药材,下过矿洞,开过小商店,最终选择在老家西安长安区开了一家猪肉店,叫“眼镜肉店”,就是这家“眼镜肉店”,让陆步轩成了全国闻名的“北大屠夫”。

20037月,因为一次偶然事件,西安媒体《华商报》报道了陆步轩的事件,标题为《北大才子长安街头卖肉》,引发了舆论的广泛讨论,直到现在,当人们在讨论大学生就业难的时候,“北大毕业生也去卖猪肉”依旧是最常被听到的话。

2003年的报道之后,陆步轩的生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些工作机会开始联系他,他最终选择去了区档案局地方志办公室,“地方志办公室是文化部门,能做学问,其实我内心还是有文人情怀”;但同时他并没有放弃猪肉生意,直到2010年,积攒的收入已经达到200万的陆步轩将猪肉生意交给了弟弟和徒弟。

2008年陆步轩的人生又发生了一件大事,他认识了陈生。陈成是1984届北大经济系的毕业生,被分配到广州市委办公厅后辞职下海,2007年在广州创办猪肉连锁店。陆步轩认识陈生后,开始和他一起创办屠夫学校,陆步轩还为学生编纂了十几万的教材,他们曾推出十几万年薪招硕士卖猪肉,当时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20161026日,陆步轩和陈生的故事又被重新提起,是因为这天,陈生的猪肉公司“天地壹号”挂牌,预计陈生此后的身价接近百亿。因为这次的估值,人们开始重新看待“北大卖猪肉男”,话语体系仿佛转向,北大毕业生卖猪肉也能卖出北大水平。

我因为查资料无意间看到这些报道,看完我觉得挺难过的。陆步轩的人生因为一个偶然的报道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被很多人讨论、争议,然而没有人真的关心他,关心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的人生似乎没有多少主动选择的成分,内心想做文人的他,因生计所迫,做起了猪肉生意,如他所说,“文科是软科学,像我们这种草民,在这方面要做出成绩是很难的”。他应该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偶然的选择,改变了他的一生。他今年50岁了,依旧是那个“北大卖猪肉的毕业生”。

人们讨论陆步轩,讨论的是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可不可耻。没有人关心,陆步轩是不是有选择。在北大毕业生这个身份之外,陆步轩还有很多其他身份,比如,一介草民。对于一介草民来说,他无法选择可耻不可耻。北大曾经是他的机会,却成了他的枷锁。2013年,陆步轩被当时的北大校长许智宏邀请回北大做演讲,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给咱们学校,给母校抹了黑、丢了脸的人”。选择卖猪肉不是他的错,甚至根本就不是错,但他却要对北大人道歉,说我给大家蒙羞了。

陆步轩被当作是loser,他自己也内化了这样的认知,觉得自己是loser,即使他的猪肉生意很成功,即使他知道并了解经济成功之后带来的话语转换,卖猪肉也卖出了北大的水平。可是这真的能够说服他吗?说服他相信自己是个合格或者优秀的北大人吗?

北大人是不一样的。大学往往会让我们有一种错觉,觉得在这个大学里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平等的,然而到毕业的时候,我们就会重新发现,重新遇到,那些本来就不平等的东西。不是每一个北大人都有主动选择的能力,不是每一个北大人都能成为精英。这可能跟北大没有多大的关系,这可能跟曾经被北大这个身份掩盖掉的其他身份有关。

我们用北大去期待,去苛求每一个人,去评判他们的职业,他们的选择,他们的人生,其实是对不幸运的人增加不幸,是对承受不平等的人增加不平等。

因此,我觉得陆步轩卖猪肉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让陆步轩觉得可耻的价值导向和话语体系。

标签:北大,毕业生,卖猪肉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我的世界观有限,但不妨碍我用当下最审慎的态度提供忠于内心的观察。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