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学舌,聚蚊造势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07月26日 12:56 已有0条评论

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到底我们应该去扮演一个“鹦鹉学舌”的角色,还是去扮演一个“聚蚊造势”的角色?

何以谓之“鹦鹉学舌”呢?普遍的人都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也就是说,当有人告诉我们“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不假思索地把这样荒谬的理论当真,更不会以讹传讹地将此谬论“鹦鹉学舌”。我们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我们认为自己拥有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荒谬过滤网”。正是这样的“过滤网”帮助我们辨别是非对错,粉碎谣言谬论。

只是,我们都知道人类不仅是一个善于社交的群居动物,更是一个时刻处于忙碌之中的社交动物。现如今已经鲜少有人能有精力与时间去分辨每一件事情的真伪,以及每一个行为的意图,毕竟生活早已为我们准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生作业”。对于大部份人来说,倘若要从一天的24小时之中,专门挤出时间去质疑权威的种种行为,实数一件既费神又费力的事情。因此,我们虽然竭尽全力去避免“鹦鹉学舌”般地人云亦云,但恐又难免误入学舌鹦鹉的“陷阱”。

而除了“鹦鹉学舌”以外,另一个角色则是上面所提及的──“聚蚊造势”。但何以为之“聚蚊造势”呢?与鹦鹉相比较,蚊子的特色就在于它们在制造噪音的同时,兼顾紧逼叮人的职责,或许在它们看来,其生存的意义就是成为一个“皮膚監督者”。也就是说,一旦有人露出香甜嫩滑的肌肤时,身为一只蚊子,其职责就是在那肌肤上无情地叮上一口,并以此来教训人们的疏忽。但是,蚊子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们总是偏爱躲在陰暗角落里,形成一定势力,繁殖更多的蚊子,伺机待发。

对于一个国家公民来说,我们既可以选择成为一只学舌的鹦鹉,对于任何事情皆选择附和的态度;我们也可以选择变成一只叮人的蚊子,一旦权力机构有什么疏忽的地方,我们便可使用一“叮”见血的方式,让对方即刻尝试疏忽的代价。此外,我们还可以联合其他的蚊子,形成一股势力,以便更好地提醒权力机构莫要随意地疏忽与犯错。

只是,我们都知道,没有人会真正看得起一只学舌的鹦鹉,毕竟大家都深谙,那只学舌的鹦鹉无非是一个缺少独立思想,只会认同权威所作所为的公民。但是,我们也知道,没有人会真正尊重那只叮人的蚊子,因为大家觉得其发出的“反权威”声音,不过只是嗡嗡作响摆了。但讽刺的是,当这些蚊子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原本不以为然的“权威”,却立即将其定义为是“虫灾”,将其灭之,使得一些原本愿意聆听的人士也不得不转变态度。

现如今,部份有志青年,其终日抱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怀才不遇,一边告诫着自己莫要成为那只学舌的鹦鹉,一边提醒着自己莫要沦为那只只懂得叮人的蚊子;到头来,却成为了学舌的蚊子,沦为了四不像。我们向往有思想,期盼有智慧,但当中的奥秘既在于鹦鹉与蚊子之间,更在于跳脱出其二者之间。

因此,我们不应急于“学舌”,人云亦云。即便是我们所崇拜的名人之言,我们不妨花个把时间去反思,甚至是质疑。此外,我们还不应急于“叮人”,攻瑕指失。哪怕对方是一个极权主义分子,我们亦不妨谨言慎行,免得逞一时口舌之快,为旁人所诟病,甚至被听者有意的权力机构当作是“害虫”而诛之。

沟通需要智慧,尤其是希望对方能够心平气和地去了解自己的理想与观念的时候。故此,若要是想做好一名称职的国家公民,那么学舌之鹦鹉与造势之蚊子,皆不可取之。

标签:鹦鹉学舌,聚蚊造势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