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歧视主义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08月19日 08:27 已有0条评论

上周,谷歌公司在科技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而导致这场风波的源头是一份其内部工程师的“男女平等”报告。在此报告中,不乏一些敏感字句,例如“男女在部分领域的表现与能力不同,是基于其生物的差异性,而这也解释了为何我们无法在科技业与领导阶层看见,与男性同等数量的女性”。同时,该报告还涉及“通常女性偏爱社会或艺术有关的工作,而男性则喜欢coding(编码)”。此外,其还声称公司不应该强行实施多元化政策,毕竟男女有别。

我们皆知“男女平等”是新时代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可是,这趟新时代的列车,却不知何时,开往了某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向:阴盛阳衰。以现今社会的发展来看,我们可以毫无保留地谴责任何有关歧视女性的言论,但若此等歧视发生在男性当中,我们却又非常平静地欣然接受。这可能也是为何男性很难控诉自己被女性非礼相待的缘故。

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男性属于传统的强势群体。所以,是时候让男性感受一下,何为牺牲、调侃与歧视。看过韩国电影《野蛮女友》的人都熟知,“野蛮女友”就是以“虐待”其男友为笑点。但你我皆知,世人却无法允许“野蛮男友”的存在。那么问题来了,这种所谓的“男女平等”果真就平等吗?

有人说,男女在身体与力量上,就存在本质上的差异。但男性的力量型是可以取代的,而女性的孕育天性,却不能随意转换。因此,人类社会本就应崇尚“女尊男卑”。可惜的是,这样的天生差异性已不可在正式场合随意谈及,甚至在某些时候,这更是明文规定的禁忌话题。

另外,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我们是否可以让男女同场竞技?答案显然为否定。既然如此,那么在电脑编程与幼教老师,甚至是护士等工作的分配上,我们是否可以提及男女差异?就好比,假如女性天生比较擅长照顾与教育,那么在相关的职位上,我们是否应该强调员工的男女比例保持在各占一半?

反之,假如男性比较擅长熬夜与编程,那么一个公司是否仍应坚持男女比例各为一半?此外,一个更为值得反思的问题是,当一个软件公司90%的编程人员都是男性时,则会被谴责为藐视“男女平等”;但若换作是,90%为女性教师的幼儿园时,是否也应遭到同样的谴责?

近来兴起了一些唯有女性方可参与的程序员会议。在此类会议当中,惟有在邀请的顶尖专家与名人中,可以出现男性嘉宾,除此之外,再不允许有任何男性的参与。此举可否算是歧视男性程序员?当然,也许并不会有男性对此抱怨,毕竟对于整个IT行业来说,依然是以男性主导。

由此可知,但凡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我们即可实施“重女轻男”的做法。然若要反之而行,恐怕就得落得歧视女性的骂名。可如此一来,我们追求的究竟是给予男女平等的权利,还是仅为了给予弱势群体更多的机会,亦或是对强势群体进行“以牙还牙”的报复?

不少极端女性主义者认为“重女轻男”是可行的。但在实际运上,恐怕此政策或许会错漏百出。就好比,社会若实施一个保证所有女孩皆可優先保送入名校的政策的话,或许得益的只有是那些仅拥有女儿的家庭,毕竟哪怕是有一男一女的家庭,或许对此政策也会感到喜忧参半吧。或许有人会说“重女轻男”可以更好地锻炼男性。但试想,如果我们把女性优先送去军队锻炼,但惟有男性被送往前线战场,对于此举,人们又会觉得公平吗?

当我们努力纠正一个社会不公平的时候,往往会陷入矫枉过正的陷阱。或许很多平等主义者并不认为“逆襲式的歧视”有什么不好。只是,当自己的父亲、丈夫,甚至是儿子也同样遭遇此等新型歧视时,恐怕其自己又会陷入另一个困境当中。

我们在追逐一种平等时,却造就另一种不平等;我们在追求公平时,却产生“以牙还牙”的报复心态。当我们逞一时至之快地报复所谓的强势群体,并为其贴上“敌人”的标签时,请莫要忘记,在那些标签里,或许也有我们的家人与朋友。


标签:男女平等,歧视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