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版的《星际穿越》——诺兰《敦刻尔克》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7年09月15日 09:18 已有0条评论

从《致命魔术》到《黑暗骑士三部曲》再到《星际穿越》,诺兰最擅长的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以严肃的叙事方法、故事剧本和镜头语言讲一个奇思妙想,或者说鬼扯的故事。因此他的作品往往也是”迷惑性“最强的,最能突破幻想与现实的界线。然而这次的《敦刻尔克》讲述的却是二战期间英法联军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离,可谓是一部一本正经的历史正剧,让人不由得产生几分期待:这是诺兰第一次涉足基于史实而非虚构的题材,在没有了黑科技、记忆杂乱、超级英雄、梦境互串、星际旅行时间倒流等等这些极具体的超现实概念后,诺兰又会怎样讲述他的故事呢?

电影的开篇极其简单干脆。没有壮士出征前的杨柳依依,没有前因后果的铺垫,仅仅是几串交待基本背景的字幕之后,惊慌失措的主角和他所在小队的背影就出现在观众面前。他们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背靠着强敌的步步紧追,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四处洒满德军的传单,上面清晰表明四十万英法联军已经被德军围逼在法国北部的狭小地带,只剩下敦刻尔克的小港可做海上退路。接着这支小队就就遭遇了一阵猛烈交火。这样的开头无疑是短小精悍直截了当到让人惊讶。不过主角死里逃生后,诺兰便用第二次的浮现字幕表明他又要开始他最擅长的多时间多空间交错花式非线性叙事技巧了。全片总共有三条共进的叙事线,第一条是主人公死里逃生后加入的敦刻尔克港口的大批陆军不断以各种方式渡海撤退,第二条线是多赛特老大爷提前响应政府号召,带着自家两个小孩从英国本土开着自家渔船带横渡海峡赶往敦刻尔克参加营救,第三条则是汤姆哈迪(本片唯一大牌影星)扮演的皇家空军带领战斗机小队阻击德国空袭。这陆、海、空三个角度,电影使用着不一样的时间跨度把故事呈现在了观众们面前——陆地沙滩的困境整整一周(其实影片主要从主角角度出发,持续的时间从死里逃生到回到英国,也总共只有不到三昼夜而已),海上的民船是一天,而空中的战斗机内则仅仅一小时。这三个不同的角度并不是三条平行的故事线,而是以环状出现在观众们面前,不断相互切换,偶尔也会有相交。这种设置的有点在于不仅让观众们能够从各个角度去体会这个触目惊心的历史事件,还能是渐进地给观众们带来步步紧逼的窒息节奏,但缺点在于重复、相交的时间线有时会让人混淆。比如在空军时间线中击毁一架德军飞机的事件,稍后在陆军故事线中又重演一遍,有些观众就看不懂了。不过整体而言,这三条故事线的互相叠加使得这场只有一个多小时的大片厚度饱满,观影体验还是相当不错的。加上基于历史事件的本片没有任何结局上的悬念,故事线也更显得稳健,不会像《盗梦空间》那般“烧脑”。总体来说,算是一次非线性叙事在题材上的更多元尝试,也是对电影事业的贡献一桩。另外细心的话还可以发现导演在其中埋藏的一处小细节:预告片中秒表的滴答声在电影正片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依然存在,而每一个叙事角度中这滴答作响的音效节奏却不尽相同,陆、海、空由慢变快,正对应了不同叙事角度的不同时间长度。周而复始,推进着紧张氛围的同时更让观众一步步陷入故事其中。

在三条叙事线的环状推进下,诺兰开始在其中尽情地展现电影的永恒主题——探讨人性。全片总共有七八个非常典型的人物形象,从惶惶逃命的主人公、为了活命不顾一切的法军士兵、自我牺牲的飞行员,到相互猜忌的英军、自发报国的渔民、坚毅的海军军官等等,多数都非常典型。当然,这实在也不是一部典型的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题材电影,与以《拯救大兵瑞恩》为代表的美式主旋律大片不同。本片主角的台词总共也才十几句,三条故事线的穿插之中观众甚至都意识不到这部电影还有主角,而每个人物形象也都几乎没有任何铺垫(铺垫仅通过几个小细节完成),统统通过故事递进中的突发事件来塑造。即使如此,大多数人物形象也都还算立体,这些还是相当见真章的,让人不得不佩服诺兰的叙事能力。最值得一提的,本片不仅不是好莱坞个人英雄主义题材电影,甚至都不是一部典型的战争片,不仅没有血肉横飞的战斗场面,更是连一个德国人的正脸都没有出现过。全片一百多分钟全是在展现渡海和空战,虽然在导演的精湛技巧下并无冷场,但还是不免显得有些张力不足。影片唯一的两次小高潮一在大批民船从英国赶来参与救援,二是飞行员在油量不足的情况下选择继续阻击空袭而非返航,也都极为节制地展现出来,与《星际穿越》的克制颇有类似之处

除了叙事模式之外,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全片颇为压抑的色调。历史上的敦刻尔克的撤退时间是1940年5月26日至6月4日,初夏的法国北部应该是温暖舒适的,但诺兰却在片中刻意把色调压到灰暗,灰色的沙滩、斑驳的军舰、阴霾的天气、士兵脏而厚的军服都渲染着战争的残酷困局。依照诺兰的惯例,他决定采用真的海军驱逐舰而不是利用电脑三维动画技术来打造海战的场景。他也把用硬纸板裁剪出的士兵和军用车辆放置在镜头的远背景中,以此来营造出大批军队的效果,这些实物的采用很符合二战工业时代的肮脏感,给人一种浓重的柴油质感。而电影音效的运用也像人物塑造一样令人佩服,除了上面提到的无孔不入的秒表声之外,人物的心跳声、飞机轰鸣声(德军飞机与英军飞机发动机的声音非常不同)枪炮声都拳拳到肉。但唯一的不足则是御用大牌配乐师汉斯·季默这次玩砸了:全片的配乐实在太不节制,与画面叙事的冷峻完全不搭。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旋律性配乐的缺失显得是那么的明显,这使得当仅有的几次旋律出现时观众们更容易被配乐带动情绪,更容易为胜利而喜悦,更容易为幸存而感动。很多时候故事不是被配乐烘托而是被配乐带着走,很有喧宾夺主的感觉。

电影的结尾和开头一样清爽直接,撤退成功,疲惫的士兵回到国土,受到国人热烈的欢迎。士兵自己有些不知所措,说我们只是逃了回来,但对于国人来说,原本计划接三万士兵回国最终接回来三十万本身而言即使是一场失败的胜利,也是伟大的胜利。为这场败中求胜的战役画上句号的,是英国士兵在火车上阅读报纸里丘吉尔的著名演讲《我们永不投降》。这段演讲没有丘吉尔当年的演讲本身那样铿锵有力、振奋人心,而更只像是平淡的叙述,而刚刚死里逃生的士兵在转述这篇雄文的时候显然还是有点迷茫。这不是一个典型的战争片,没有枪对枪炮对炮的热血感,而是失败之中的大获全胜。身为半个英国人、UCL毕业的诺兰当是从小听着敦刻尔克撤退的传奇故事长大的,他在展现这场胜利的方式也非常英国,只是冷静。

《敦刻尔克》的故事演绎方式是如此别具一格,不仅展现了英国民族性,也融入诺兰的一贯风格:他的大制作总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却又总是能够在这些大制作中渗透着他自己独特的声音,以及他自我放纵的执着。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早已功成名就却还在继续不断开拓自己作品题材的诺兰,俨然已经是下一个斯皮尔伯格。而《敦刻尔克》却绝非一部诺兰版本的《拯救大兵瑞恩》,而更像是一部二战版的《星际穿越》,充满了他的个人风格。而至于这种个人风格是不是成功,则要由观众和票房来决定了。

标签:电影,敦刻尔克,历史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