蓉了个城 寺庙里喝茶

英中网专栏作家:封子珊 2017年09月21日 06:01 已有0条评论

在人潮涌动的成都市中心,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在烟火气如此繁盛的地方,藏着一座名寺——古大圣慈寺。

此处的妙,妙在人尚未从熙熙攘攘、满目琳琅的商业社会脱身,那厢抬头却见红墙青瓦,檐牙高啄。

大慈寺与商业区融为一体,抬头可见高楼,出门即见太古里。寺内却是无尘之境。大隐朝市,当如此。

拜访大慈寺的当天,寺内似乎正在举行一场法会,大雄宝殿内传出缈缈梵音,似天外而来,让人心生清净,寺内的荷花亭亭净植,远观君子真是衬得俗世里摸爬滚打的人愈发渺渺。

不,我完全没有修行的慧根,慕名前往大慈寺,也是为了一杯盖碗茶。

我大中华茶文化源远流长,唐朝大神陆羽写就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三卷十篇,“一之源”的开头就写着“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

四川是我国最早种茶、饮茶、售茶的地区之一,茶马古道的商人们打川蜀走过,一杯茶诉了两千多年世代传承的川蜀饮茶文化。 

一间茶馆,一把竹椅,一杯盖碗茶,是成都老传统里重要的一环,也是不可错过的一种体验。饮茶地点,首推大慈寺的禅茶院。

虽然禅茶院在大慈寺内,倒纵是滚滚红尘里的爱恨情仇。饮茶者可觅一处心仪的位置坐下,但最好的位置通常早被熟门熟路的茶客抢占,伯伯嬢嬢们已经开始在禅茶院里摆龙门阵。此处无喷火变脸,也未见掏耳朵业务,一不小心你会听到人际嫌隙、怨侣吐槽、婆媳关系、升学考试、升职加薪、旅途见闻,家长里短全是凡间的靡靡之音。

说到川茶代表,有争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因将军起名、国际伴手礼等典故轶事,竹叶青或许盛名在外。私以为川茶不能以某一种茶概括,而竹叶青美则美矣,但若只能选择一种,我站蒙顶茶。蒙顶茶,其实也不止一种,它是蒙山所有名茶的总称。产于四川名山县蒙山的茶自唐朝开始就有贡茶标签加持,唐朝生活家白居易认证它为“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你值得拥有。

不过,在四川茶馆里喝茶,我首推碧潭飘雪。碧潭飘雪产于四川峨眉山,但跟其它川茶相比只能算是小小后辈,实在排不上茶榜前十。但是,这种茉莉花茶固然有其独到之处。

碧潭飘雪茶汤清亮,呈现透明的黄绿色;香气既非具有侵略性的馥郁,也不是若有若无的缥缈,淡淡花香与茶香结合得恰到好处,沁人心脾;入口鲜爽,口齿生津,余味回甜。实在是一款能征服全年龄段的好茶。最妙趣横生的一点是,茶冲泡好之后,雪白的茉莉花会在清亮的茶汤上绽放,“碧潭飘雪”的名字很是贴切。

盖碗茶源起于成都,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以前喝盖碗茶有一套约定俗成的礼仪,到了现在,客官您想怎么喝就怎么喝。真要追寻地道的茶文化,恐怕普通茶馆里茶的品质和水温都不能满足要求。说到底,在茶馆里饮茶,入肚的不过是一把乐趣。

比较有意思的一个传说是:成都“一年成市,二年成都”(市,交易也;都,总汇也),是一块漂浮在内海上的大陆。为防止城市漂移和沉浮,防范水患,大慈寺就修在了蜀地通向大海“海眼”的位置,永保成都繁荣、太平。

唐三藏法师玄奘曾在大慈寺学习佛教经论,受戒并坐夏学律,讲经四五载,深受敬仰,最后才取道荆州往长安走向他的取经之路。大慈寺唐宋极盛时,大慈寺壁画数千堵,连苏轼都要赞一声“精妙冠世”。大慈寺内的名画和铜佛艺术价值举世无双,代表着当时最高的造诣。可惜这些文物几经战乱,终与浮图塔断,如今听来许是一盏残灯照山门的故事了。

如今山门上依旧保留着清代四川按察使黄云鹄的手笔“古大圣慈寺”。两旁石匾分别刻着“真解脱门”、“大光明路”。石雕石像多为复刻,依旧精美非凡,让人忍不住遐想盛年光景。

山门两旁各有一株百年紫薇树,紫薇花正开得极致烂漫。

佛在灵山莫远求。尘世里的人们还需挣扎在生、老、病、死、忧悲恼、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之中,世世轮回,乐此不疲。

标签:成都,古大圣慈寺,饮茶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E-mail: zsfun@hotmail.com,欢迎大江南北的小伙伴跟我唠嗑家乡美食美酒,请与我同享这一则当地的故事。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