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弄玄虚的“希腊悲剧” ——评《圣鹿之死》

英中网专栏作家:康菁 2017年11月11日 07:05 已有0条评论

刚刚在英国上映的《圣鹿之死》(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居然在IMDb和豆瓣上都获得了不少好评,还不乏有英语媒体打出五星评价,我对此简直难以理解。转头回到中文世界,居然也有不少影评人在为它大唱颂歌。本来我懒得在这种打着概念幌子骗欧洲各国政府电影扶持经费的片子上多费笔墨,但是看到这种情形,或许还是不得不废两句话来反对一下。

被国内影评人吹嘘了无数次的《圣鹿之死》希腊神话典故其实很简单:这个故事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的伊菲革涅亚(Iphigenia),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Agamemnon)的女儿,阿伽门农在出兵攻打特洛伊城前,无意在狩猎中射杀了狩猎女神阿提蜜的一只圣鹿,并且吹嘘自己的射术超过女神,引起后者愤怒,于是让海港风平浪静,海船无法航行,军队只能空耗给养。因此阿伽门农必须在献祭自己女儿的生命和退兵放弃战争之间做出选择。之后伊菲革涅亚自愿放弃生命,但阿伽门农的态度却激起了他妻子的不满,从此也为他在特洛伊战争后的死亡埋下了伏笔,当然那是后话了。总之这个圣鹿悲剧的故事本身知名度很高,读过儿童版《荷马史诗》的人都能了解这个典故,绝非影评人说的那么高深莫测。而电影中这个悲剧故事被嫁接到现代社会的中产阶级家庭中:心血管外壳医生史蒂芬因为饮酒导致了一场心脏手术的失败,病人不幸去世。出于同情和负罪感,他和死者的儿子马丁逐渐成了朋友,与后者定期散步、聊天、吃饭,还悄悄塞钱接济他。然而这并没有换来他的救赎,马丁突然要求史蒂芬必须在自己的一双儿女或妻子中选择一人杀死,以偿还自己的罪孽。史蒂芬自然不愿,但之后他的儿女却突然患怪病瘫痪不起。多方医治无果后,史蒂芬与妻子各怀着要留下自己偏爱的孩子而牺牲另一个的心思……

本片的希腊导演欧格斯·兰斯莫斯(YorgosLanthimos)本是因为他“丰富的想象力”而一炮而红,其成名作也是上一部电影《龙虾》两年前在戛纳一举拿下戛纳评审团奖(Jury Prize),甚至还收获一个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提名。虽然该片的观众口碑也是贬褒不一,但即使是我这样对创意说不上欣赏的观众,也得承认其人物的行为动机明确,逻辑虽然荒诞但也能够圆满自洽,至少从技术上来说全片是完整的,观众也容易产生同理心。但《圣鹿之死》则不然,仅仅是上一段看这点剧情简介,也可以窥见该片剧情中的一些莫名硬伤:连整个故事的前提,即马丁让史蒂芬杀死一位孩子或妻子,也缺少渲染和合理动机。医生夫妇二人对儿女瘫痪全盘接受并没有在治疗和与马丁的交往中做出最大的努力挽回,而另一方面,杀死儿子或女儿的决定又显得如此艰难。人物的动机全部都莫名其妙,观众对此只可能失去同理心,从而在结束观影之后一脸茫然。而剧情的核心冲突,即医生斯蒂芬的儿女在马丁操纵之下病倒并无可逆转地走向死亡这点,完全没有能够自圆其说的逻辑。一点超现实主义元素在电影里完全不是问题,但必须有个起承转合来让观众得到一个自洽的逻辑环,比如《龙虾》里人变成动物的桥段也是荒诞不经,但通过故事背景的交代,观众能够很快进入到这个超现实主义的世界观中,正如卡夫卡笔下的萨姆沙突然变成了甲虫。可是《圣鹿之死》的前二十分钟一直渲染的都是极为现实主义的世界观,超现实元素的出现极其突兀,对此不但观众反应不过来,连角色的反应都十分生硬。全片只有厨房争吵的一幕表现了医生夫妇二人在无能为力又无法解释的困境下的崩溃,其余几幕渲染都做得轻飘飘。

从导演的角度来揣摩,从第一个镜头开始,就能猜到该片是一部Cult电影,或者志在打造一部Cult电影。同时影片类型上也标注了是惊悚片。但纵观全片下来,实在是难以找出一点点“惊悚”的味道,其惊悚元素全部只来自于生硬的恐怖片音效和诡异的配乐,莫名奇妙到了极点。用于彰显Cult惊悚的镜头语言,比如大量慢慢推进、推出的镜头和大广角镜头,也是一再使用,没完没了,让人感觉不如放到风光片里会更加好用。至于演员方面,虽然这次兰斯莫斯成功地搞到了中年男女万人迷科林·法瑞尔(Colin Farrell)和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为他站场,而两人也确实不负盛名,无论是颜值身材还是演技统统在线,并且配合着导演的“诡异希腊戏剧”风格,将“毫无感情的表演”贯彻全片,冷冰冰的台词甚至冷冰冰的亲密戏份都演绎得别有风味,算得上是两人的一个小小突破。参演了《敦刻尔克》的爱尔兰小生Barry Keoghan作为影片“反派”,表演也相当有味道。在25岁就能够驾驭这类精神不太正常导演的精神不太正常角色,其前途不可限量。

总而言之,我认为《圣鹿之死》是一部新奇概念之下的烂片,无情节、无逻辑、无内涵的三无之作。虽然兰斯莫斯这位新晋国际名导演已经俨然成为了“希腊诡异浪潮”(wired wave)电影的旗手,为之鼓吹的影评人和媒体也为数不少,但我还是要说,为了希腊而希腊、为了诡异而诡异真的没什么意思。其实兰斯莫斯的电影多是这样概念先行的,先有了概念之后才去铺陈故事,实在也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诛心地说,没准导演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在电影里讲那些故事。《狗牙》和《龙虾》其实都有着这方面的问题,只不过后者在前年一炮而红,不但让兰斯莫斯有了更多莫名的自信去搞他那套希腊戏剧,更使得不少影评人也自我催眠起来,吹完了《龙虾》的黑色荒诞之后,又把《圣鹿之死》里一点可怜巴巴的希腊戏剧元素揪出来崇拜得死去活来。其实导演对音乐和摄影的调度能力还是有的,现在大西洋彼岸的电影业界也都还买他的帐,什么时候如果他能结束无休无止的符号堆砌,少装点酷,没准反而会拍出高水准的电影来。但如果还是这样自恋自大地玩下去,市场和业界的惩罚很快就会降临的。在现在这个档期,想看文艺片的不如看《至爱梵高》( Loving Vincent),虽然也有点形式大于内容但是至少形式还是值得鼓励;想看惊悚片的快快移步新版《电锯惊魂》,实在不值得在这部《圣鹿之死》上浪费时间和票钱。

标签:影评,圣鹿之死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爱看铁血大片的女汉子,专好爆炸、动作、反乌托邦和B级片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