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全世界出柜,绝不是你性侵的借口

英中网专栏作家:006先生与W 2017年11月11日 07:23 已有0条评论

一直以来,对于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我总有这样的感觉:无论他在《纸牌屋》(House of Cards)中的表现,还是任何角色的饰演,史派西似乎都是本色演出。也就是说,他就是剧中人,而剧中人也是他。

正如近来史派西对自己被控性骚扰之后的回应。好莱坞男星安东尼·拉普(Anthony Rapp)控诉自己在青少年时期曾被史派西猥亵,史派西的回应是:“对演员安东尼·拉普,我怀有很大的敬意与钦佩。听到他的故事,我也深感错愕。说实话,我真的不记得了,毕竟那已经是三十年前发生的事。但如果我真如他所说的话,在此我为自己当年酒醉后极为不恰当的行为,向他送上最诚挚的道歉。”

此后,史派西话锋一转,将自己原本三番四次拒绝回应的个人隐私问题公诸于世:“我知道,坊间流传着许多关于我的故事。众所周知,我向来对于自己的隐私十分保护。那些与我关系极为密切的人,皆知悉在我的生命中既出现过女性伴侣,也出现过男性伴侣。我也曾有过深爱的男性伴侣,而现在我更是选择以同性恋的身份继续生活。”

对于史派西的回应,且不论他的真诚与否,但是有关于未成年男性所遭受的,被成年男性猥亵的个案,往往却被人们要不忽视,要不掩饰。而类似事件在男校,包括私立学校,或是某些宗教机构中,更是被当做是“不成文的潜规则”或是“不能说的秘密”。

在英国有一部名为《历史系男孩》或是《高校男孩》(《The History Boys》)的电影,在许多中产阶级,尤其是曾有过私校经历的中产男性群体中,流传甚广。在剧情里,那位看起来和蔼可亲,也深受学生爱戴的胖老师——赫克托(Hector),在每天骑摩托车回家时,都会带着一名自己的学生,并在途中对他进行猥亵。对于赫克托的行为,学生们既表现出无奈,但同时也默默承受着。

就连学校的校长起先也对赫克托这一行为采取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最终,赫克托被检举到校长办公室,因为他在猥亵男学生时,被外校的一位女职员所撞见。此后,赫克托被告知必须“提前退休”。

在我看来,赫克托之所以受学生爱戴,是因为他教学方式的新颖。比起学生们是否能以优异成绩通过考试,赫克托更注重学生们是否能够在学校获得知识面的各种拓展。也正因为此,学生们对他的特殊癖好采取了姑息包容的态度。

但这绝不代表着,赫克托的所作所为就是对的。

当年被史派西猥亵的拉普说,十四岁时的那个梦魇,一直跟随着他长达三十年之久。若不是因为前段时间,随着韦恩斯坦性丑闻事件的曝光,女性在推特(Twitter)上自发的“Me Too”宣言—— 向公众揭示自己曾是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受害者,并借此鼓励与帮助有类似经历女性勇敢发声的网上运动,拉普也不会受此鼓舞,将自己埋藏多年的秘密公诸于世。

拉普在访问中曾说道,除了他身边极为亲近的人以外,自己并未向他人提起过。就连自己的母亲,拉普也不曾向她诉说自己的这段“恐怖”经历。随后,他还补充道,自己的这一次公开,简直鼓足了他毕生的勇气。

然而,对于史派西来说,由于当年猥亵事件的申诉期早已失效,所以他暂时面临的不过是公众对他的指责,以及由他制作的《纸牌屋》被Netflix无限期延播,并不会受到其他惩罚。

这还让人想起当年《波士顿环球时报》所披露的美国神职人员对男童进行奸污、猥亵的事件。记者们不知费尽了多少艰辛与努力,才使得曾经的受害者讲述自己的过往。其中,又有多少受害者长年活在性侵的噩梦中,却始终无法向身边的人倾诉,更莫提为自己争取那根本是难以启齿的公正。

即便在事情曝光后,相关神职人员受到了相应的“处罚”,例如调职或提前退休,但对于受害者来说,他们的噩梦却依然有可能伴随自己一辈子。我甚至有理由相信,如今类似的事件依然可能在人们毫不知情,或是默许中继续进行着。

很多家长会忽略男孩子被性侵的危险。但幸好,越来越多的个案与个人已经勇敢地站出来。他们不单为自己讨回公正,也用自己的噩梦提醒所有的家长们:是时候去提防你们身边的成年男性,因为他们不仅有可能盯上你们的女儿,也有可能将魔掌伸向你们的儿子。

标签:凯文·史派西,出柜,性侵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经受中英文化洗礼与冲击,喜爱用独到的眼光审视当下社会发生的种种趣事。曾任《周末画报》特约撰稿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