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人能重新发明不列颠吗?

英中网专栏作家:应辰 2014年09月26日 07:31 已有1条评论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喧嚣散去不久,支持独立的选民又发起了另一场民间运动:他们把公投期间表示支持独立的蓝色YES徽章回收起来,把YES改成数字45代表着公投中投独立票的45%,在大街小巷免费发放。

虽然整个联合王国看上去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执掌苏格兰独立议程的独派领袖萨蒙德也宣布辞职,但事实上整个独立竞选运动已经发酵成了一股社会运动,“we are 45%”的口号将成为“苏独运动”的新标识。

单单是独立公投这起事件本身,就已经成为了一代人的集体记忆。1971年的那次公投,投票率不足40%,对那代人来说把不列颠拆分开的想法实在太过幼稚;而这一次,将近90%的投票率证明每一个苏格兰人都急于站出来为自己国家的未来发声,也是民意严重分裂的结果。虽然直到公投最后一周,反对独立的“沉默多数”才渐渐浮出水面,但这足以说明萨蒙德和民族党已经在这一代苏格兰人的脑海中深深刻下了一个民族主义的愿景。公投不是大选,大选中政治意见会随着时间推移解体、重组,但公投中的民意往往代表了一种社会慢性病的总爆发。因此,应该不难预见到,2014年公投的回声将持续回响在不列颠。

很难想象如果不是YouGov快速准确的预测,坐镇伦敦的保守党可能还以为独立派不过是一些只会吹吹打打喊口号的少数派。在苏格兰形势的反应上,主流政党尤其是保守党,对事实都严重无知。卡梅伦在苏格兰动情地大谈三百年的联合传统和不列颠民族性,其实很难在独立派选民的心中引起共鸣。

在帝国时代结束的一个世纪里,联合王国还能联合在一起的主要因素,来源战后福利国家带来的社会团结。这让失去了帝国认同的英国人看到,在国王和经济增长之间,还有一个社会的存在,而这却是英国自撒切尔实施自由化改革以来,不断在自我否定的政策传统。英国可以走出七十年代末的“滞涨”,也可以战胜21世纪恶性债务引发的金融危机,一次次成功夺回西方世界二把手的交椅,而这一过程却也带来了联合王国的自我解体。

现在主流政党必须面对的事实是,尽管苏格兰最终选择留下,原来的那个联合王国再也回不来了。在身份认同上,同昔日历史传统挂钩的“不列颠”因素在日益减少;在地区发展上,苏格兰始终行驶在王国的慢车道上,格拉斯哥和邓迪等地的社会剥夺感指数总是同英国的GDP数字呈反比增长……无论是宪政框架还是政策制定上,整个英国都需要一次改革。同样作为联合王国组成部分的英格兰,是否应该结束自己的老大地位,回到与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平等的位置上,也组建自己的议会来自决英格兰事务?这是否又意味着英国将成为一个联邦制国家?抑或是维持王国主体,设法在意识形态上重建联合王国各地区都认同的政治多数?……

这些都将是持续数年旷日持久的社会辩论,也是萨蒙德为整个英国留下的一笔深厚的政治遗产。

如果将联合王国的历史断代,1606年至1707年的两国共戴一君是第一代联合王国;1707年至2014年大选,是英格兰人占主体的第二代帝国式联合;那从今天开始,联合王国将进入她的3.0年代,这既不是终结也算不上开始,而是整个不成文宪政模式的新延续。

历史上苏格兰人由于失去了自己国家的独立地位,才能得以乘着大英帝国的大船影响世界,算是历史的吊诡之处。尽管英格兰人一直是联合王国的统治主体,但苏格兰人却是整个不列颠文明的脊梁。苏格兰人民族性里的耿直和固执,没有让他们在国际政治的舞台上获得成功,却是优秀商人、经理人、工程师和军人的秉性。

可以这样说,苏格兰不得不加入英格兰,把不列颠发明了出来。如果一切顺利,重新改组的联合王国将反而会更符合曾经企图“分裂国家”的萨蒙德的愿景:更清洁、更高效;更依赖人才、社会公正和高科技的增长模式,而不是日趋僵硬、无孔不入的金融和银行业。

标签:苏格兰,独立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专栏介绍
《环球财经》杂志专栏撰稿人。巴斯大学博士候选人。
最新专栏文章
专栏作家 更多>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