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电影 > 续写伦敦电影节史上的『华语』传奇

续写伦敦电影节史上的『华语』传奇

2013年11月07日 05:17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57届伦敦国际电影节已于109月拉开帷幕,为期14天,并将于20日落幕。纵观本届电影节的参展影片,可以说是最全球化的一次,来自57个国家共235部影片将在伦敦各大院线展映,其中22部全球首映,奥斯卡影帝汤姆•汉克斯包办开幕与闭幕片。

伦敦电影节 (London Film Festival) 创办于1957年,由英国国家电影院 (National Film Theatre) 与英国电影协会 (British Film Institute)、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 联合创办,是英国最重要的主流国际电影节之一。
    伦敦电影节被誉为“电影节的电影节”,而不是“世界电影艺术的权杖”。与大家所熟知的戛纳、柏林、威尼斯和上海国际电影节不同,伦敦电影节被划分为C类电影节,即非竞赛性电影节。此类电影节不设评奖,主要展映入选的各国影片。伦敦电影节的主要目的是评价在其他国际电影节上得过奖的影片。与此同时,电影节也放映具有艺术价值和新倾向性的影片。伦敦电影节,一个旨在为观众在全球范围内挑选最佳影片的电影节,也许才是影迷和媒体心目中最回归本质的电影节。


 

追朔伦敦电影节上的『华语』历程

     中国电影与伦敦电影节的渊源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1978年,由万籁鸣、唐澄导演的《大闹天宫》获得22届伦敦电影节“年度杰出电影奖”。影片诞生并上映于上个世纪60年代。家住伦敦格林威治区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大闹天宫》是他小时候看过不下10遍的动画片,至今都能清晰的片中的细节。他认为,这部影片是中国动画史上永远的丰碑。Youtube影片片段视频下的评论写到,“当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那时候英国4频道开播,它开始播的那些节目中有一个就是这个电影。我后来再也没有看过它,我曾经怀疑了很长的时间,它是否只是我曾经做过的某个好到难以相信的奇异瑰丽的梦境。现在再看到它,它就象我曾经记忆的那样华丽壮观。”英媒也曾称其把动画技术最杰出的特点和传统的东方绘画风格结合在一起,在国际动画界是第一流的

   

1980年,由谢晋导演,上官云珠主演的,同样公映于60年代的国产影片《舞台姐妹》又斩获了第24届伦敦电影节英国电影学会年度奖。影片讲述了旧社会越剧演员春花和月红这一对舞台姐妹的悲惨生活,受尽压迫,在新社会里才得到解放、重生的故事。在布里斯托大学学习电影与文化的博士生陈子烨告诉记者,在这部影片中,创作者将丰沛的情感倾注其中,从江南小镇到繁华上海,小人物的更迭与大背景的变迁交叉融合,新旧秩序下女性的自我解放与拯救,堪称经典作品。她补充说,这部电影对于专业学习电影艺术的学生而言,也是不敢怠慢的佳作。


进入20世纪,随着中国电影界第五、六代导演作品的日臻成熟,华语影片日渐受到伦敦电影节主办方的重视。1985年,影片《黄土地》的导演陈凯歌荣获第29届伦敦电影节“最佳导演”殊荣。这部作品讲述了一个在陕北农村封建包办婚姻制下少女逃婚的故事。陈子烨说,作品从宏观上也揭示了中华民族这块古老黄土地与其古老民族之间切切难分的依存联系。
   

跨入21世纪,华语电影更加频繁地获得伦敦电影节主办方的肯定。2004年是中国电影在伦敦电影节上最丰收的一年,表现抢眼。张艺谋导演的《十面埋伏》,王家卫执导的《2046》成为英国主流媒体重点推介的影片。据悉,当年伦敦很多地铁站都张贴了《2046》的电影海报,其票价也每张高达12.5英镑,比伦敦正常商业电影票价贵出近一倍。此外,这两部影片的门票在展映数周前即已全部售罄。当年的伦敦电影节同时展映了李少红导演的《恋爱中的宝贝》、田壮壮导演的《茶马古道》、贾樟柯导演的《世界》等,多达11部华语影片。2004年,华语影片在伦敦电影节上的发展达到了高峰阶段。


随后几年,部分国内叫座的影片,如陆川执导的《可可西里》、《南京!南京》,王小帅执导的《青红》、《日照重庆》,顾长卫执导的《孔雀》等也都陆续亮相伦敦电影节。但是,展映影片的数量日趋下降,获得的关注度同样也有所减少。


今年伦敦电影节进入了创办至今的第57个年头。据悉,将有5部华语影片分别进入主竞赛单元和各展映单元。其中最受关注的莫过于“电影节常客”,贾樟柯导演作品《天注定》, 此外,赵薇导演处女作《致青春》,刘韵文导演,陈坤、刘嘉玲主演的《过界》,台湾导演柴春芽的改编作品《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也会参展。而唯一入围“导演处女作”竞赛单元的是内地新生代女导演文晏执导的《水印街》。截止发稿,《天注定》和《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已经在伦敦电影节上完成了首展。记者采访到了在伦敦看了首映的留学生,一位是在威斯敏斯特大学读电影的王欢,她说,贾樟柯导演使用了中国最主流大众们的故事,做出了一个不会被最主流大众们关注的电影。另外一位旅英华人于涵说,柴春芽的影片是一部意象化的作品,没有特别具体的故事。音乐很多,也很好,占了约一半的篇幅,但有点喧宾夺主。




『通过虚构达到真实』——导演贾樟柯与伦敦电影节


贾樟柯说自己当年在街头溜达,溜进一个录像厅,在放《黄土地》,就被震撼了,从此立志拍电影。这是贾导演与电影事业的结缘。而与伦敦电影节的结缘始于贾导的中法合拍片《世界》。此后,从2006年第50届电影节开始,贾导演执导的作品几乎每年都被搬到伦敦电影节的展映单元。其中包括,《三峡好人》,《24城记》,《海上传奇》,《Hello!树先生》及本届展映影片,即刚在第66届戛纳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剧本奖”的《天注定》等。正是电影节的奖金,不是所谓的票房所得,在一定程度上,为贾樟柯导演的拍片提供了资金支持。

贾樟柯执导的影片被公认为是“中国社会的写实作品”。有人对他的“关注小人物命运”的情怀表示肯定。他们认为,贾樟柯的情怀,出自于他对小人物的观察,那些或者木讷、或者有些窝囊的中国男人。但是,在镜头下,这些话不多的人,内心里却都有着极强的爆发力和生命力,这是一种生活的还原,同时也是对生命的一种升华,我们在他的长镜头里看到了我们自己的生活,看到了自己。

当然,也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贾樟柯导演的作品似乎太专注于小人物了,以至于很多时候显得墨迹,剧情节奏过于缓慢。

在笔者看来,贾樟柯执导的的纪录式电影的真正艺术价值在于他对人尊严的敏感,这是他真正独特的东西。影片叙事的趣味性与吸引力,与新浪潮式外部写实的冷峻性结合,使他的故事完全不可预料,充满内在的张力,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真实。纵观伦敦电影节上历年获得展映机会的影片无不都带有中国社会特有的“当代性”。



西方影展的『中国热』:华语电影走向世界


西方自从1970年代末期逐渐重视华语电影,国内外影评、舆论经常以“中国电影热”形容这个现象。改革开放以来,一方面电影成为了国际与中国双向文化交流的有效途径,另一方面借由影像这种共通语言,作为观看(甚至是俯视、窥视)中国的主要视窗。在“中国热”这个文化现象的背后其动力就是西方试图了解中国这个异类文化(或是古老文明),而中国就在这过程中逐渐面向世界。以第三世界及独立电影评述著名的“Jump Out”电影期刊主编Pierre曾说,“西方人看中国电影,仅有少数真正为电影而电影,多数是出于对中国语言、政治、社会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报道中国电影的的文章对中国电影并无全盘纵或横的了解,对这些电影在判断时往往失去立足点,写作容易受到宣传影响,视其所接触的人而定。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的Dr Ralph Parfect告诉记者,对西方观众而言,传统的中国电影缺乏真实感,无法摆脱戏剧和文学的表现形式,和现代电影理论与技巧脱节。然而,笔者认为,近二十年来,华语电影工作者从各方面努力,不论在国外或本土,终于累计出了一些新进展,使我们逐渐开始在世界影坛上拥有发言权,较为平等东西方对话和交流。当年《卧虎藏龙》的成功,并非偶然,这是两岸三地所有工作人员前仆后继的努力成果。正如李安导演所言,从最初的影展到艺术院线,如今到大众院线的广泛接受,一方面我们在前进,一方面西方观众也在逐步改变中。

(作者:特约记者/ 赵冉)
标签:伦敦,电影节,华语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