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华人 > 冯小刚访英谈中国电影

冯小刚访英谈中国电影

2014年03月01日 06:19我有话说(4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对话人物

冯小刚,中国大陆著名导演。

作为英国电影协会(BFI)为期一年、面向中英合作的电影商务、交易、创作和文化大型活动 “电影(Electric Shadows)”的第一部分内容,“冯小刚:盛景中国” 活动2月在伦敦国家电影剧院 BFI Southbank 举行。冯小刚也应邀参加了一周的影展活动。2月21日,冯小刚做客BFI Southbank,与英国电影协会电影节和影院负责人克莱尔·斯图阿特对话,讲述自己的职业生涯,也探讨中国电影在西方的现状。本篇对话是根据活动现场以及英国电影协会(BFI)媒体顾问、东方电影节总导演孙晓晓的采访整理。

『我进入市场时,观众跑光了』

问:你是如何开始了拍电影的生涯?当时中国电影的大环境是怎么样的?

冯小刚:我早期在片场做美工、道具等工作,热爱电影,后来也发现电影并不神秘,是可做的。我进入电影的时候是最低潮期,全国全年的票房大概5亿,拍一部片子投资也就是二三百万。

当时的导演也多数是学院派,讲究艺术和思考,似乎人人都想要成为陈凯歌,张艺谋,所以电影越拍越没人看。我进入市场的时候,观众跑光了。我想拍不严肃的片子,因为文革后观众被教育得很反感。我的第一部片子就比较成功。当所有人拍严肃片子的时候,我拍娱乐片,而当所有人开始拍娱乐片的时候,我转拍严肃的片子。

问:你的喜剧里嘲笑了那些过份物质化的人群或者中产阶级,但他们却又是你的主流观众,你如何做到的这个平衡?

冯小刚:他们都以为电影里是在说别人!

问:谈谈和华谊兄弟的合作?

冯小刚:华谊当时是一个小的广告公司,发现当年人人都在谈论冯小刚的电影,看到电影的魅力,于是开始投资电影。

我是华谊选择的第一位导演。当时他们说不用我分心找投资,市场风险全部由华谊来担,我只管找好的剧本。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如今华谊员工从几十人到一千多人,市值由300万美元到50亿美元,可以说我们三人(冯小刚、王中军、王中磊)一起见证了奇迹。

『我的所有电影都在记录』

问:《集结号》是否借鉴了《拯救大兵瑞恩》?遇到哪些挑战?

冯小刚:过去战争题材永远是好人不死,敌人倒下,观众看不到战争的残酷性,而且不真实。我们以为士兵渴望打仗,好像人民好战。

我认为每个士兵对战争都是恐惧的,那些为集体大利益牺牲掉的小团体,感动我。《集结号》里当时的情况就是,组织上没吹号,准备牺牲掉他们。

我看了《拯救大兵瑞恩》,还有《太极旗飘扬》,发现韩国特效团队性价比高,价钱只有好莱坞的1/5,但效果一样好。 我们的团队也想让美国看到,可以用少的价钱但作出同样优质的特效。

当时我觉得这部片子明星不适合演,因为容易分散观众对片子的注意力,女性观众也不会看,而且投资也大,很有风险,但华谊还是决定拍。结果它是当年票房第一,也是观众评价最好的一部片,意外的是,女性还是主流观众。

问:《唐山大地震》背景是1976年的唐山地震, 2008年又发生了汶川地震。不过,《唐山大地震》更侧重于讲震后一个家庭的故事,你是要通过这个家庭记录中国的转变?

冯小刚:我的所有电影都在记录。这部片子我的焦点是母亲关于救儿子或女儿的两难选择,还有女儿原谅了母亲并回到她身边,我想记录的是情感和关系。

问:《非诚勿扰》讲述了相亲的题材,是不是也反映了你个人对当代爱情观念的看法?

冯小刚:我可以说实话吗?(停顿),我还是不说吧。好吧,我相信爱情。

问:你如何和演员沟通?

冯小刚:我不太会教演员如何演戏,那是学校老师的工作。

我需要找能力高的人,如果不行,就只能换掉。但我尽可能给演员提供一个模特,让他很清楚该照谁那样来演。比如Tom Hanks, Tom Cruise, 这两个人完全不一样,我会很明确的告诉他按照谁来演,如果说要他演一个类似Tom Hanks和Tom Cruise中间风格的那个人,那就麻烦了,演员会很胡涂。

『人民在集体嘲笑温故』

问:为什么会选择拍《一九四二》?希望英国观众读解到什么程度?

冯小刚:有人说这个电影比较黑暗消极,但这不是我要表达的重点。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我们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比如造假,比如人的急功近利等等, 我希望一起找找根源。它和一个民族的目光远近有关系,一个目光比较近的民族就会必然出现这些有问题,自私、信仰的实用等。我们有很多善男信女,但没有信仰,而是在和信仰做一个交换,比如求神拜佛以保证我升官发财。信仰成为了实用主义的生意,是历史上就有的。我们要认清民族性里的东西,不要假装看不见。

当然大家是不爱听的,不愿意来照这个镜子。大家想象自己没有缺点,一照镜子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缺点就开始恨你了。百年来我们的民族饱受磨难,刚刚才好起来,我们不愿意往回看,不愿意揭伤疤。它成了被嘲笑的电影,政府给了它特许,但人民在集体嘲笑温故。在这一点上,政府的勇气比观众勇气大。我们不善于反思总结,盲目自大,或者十分的自卑。我们要学习下以色列,以色列这个民族经历了那么苦难但仍然不断的回顾和提醒自己,我们的勇气不如他们。

台下有很多我们的民族同胞,如有冒犯得罪,请多包涵。

『生活给了很多营养』

问:听说英国著名制片人邓肯·肯沃西(Duncan Kenworthy)将把《天下无贼》翻拍成英文电影,谈谈你们的的合作计划?

冯小刚:邓肯是很著名的制片人,制作了《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诺丁山》等名片。我们是多年前在上海电影节做评委认识的,一直保持联系,他很喜欢我的电影,希望把我的一些片子翻拍成英文电影,让我参与剧本创作。但是他更进一步想请我来拍,我还是比较谨慎的,除非剧本特别好,让我觉得有意思。我并没有什么目标计划,只要是有好的东西一下子刺激了我,让我产生了拍片的愿望。

我还是愿意拍和中国当代生活有紧密关系的电影,生活给了你很多营养,我认为自己很敏感,也能捕捉到。这样拍片就不只是榨干编剧的智慧,我自己的生活经验也可以贡献到创作中去。但是这种和现实发生深刻关系的剧本,风险难度较大,也不容易写好。

『我们这样欺骗了自己很多年』

问:如何能让电影中的语言比如“冯氏幽默”在海外产生共鸣?

冯小刚:任何一种语言翻译到另一种语言肯定有很多损失,比如Woody Allen的电影,对纽约知识分子的嘲笑,译成中文就丢失了很多俚语。还有就是文化准备不足,一句会心的话把大家逗乐了,是和发生的事勾结在一起的,如果你不熟悉就不知道笑什么。发生在中国的事儿比如为分房子假离婚,这在英国是没有的。我们的计划生育指标,也可能产生特别大的黑色幽默,但外国人不会理解,在他们看来生孩子是自己的事儿,别人无权干涉。

我也参加过由政府组织的“中国电影周”等文化交流活动,来的观众全都是中国人,或者留学生等,一个剧场三四百人,老外不超过10人。为什么没来呢?因为不感兴趣。

你的愿望是让别人了解你,你要不做更没可能,你要做总是会有一点一点的影响。这也和国家地位有关,我们在经济上成为了一个焦点国家,但文化上我们不是,我们自己以为是,我们这样欺骗自己了很多年,有点自作多情,自恋。我们以为自己是焦点,什么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们要理性清醒地去看,要去衡量对外文化交流有多少实际作用,要评估,要改进,这也不是短时间能达到的。

『和电影审查有关系』

问:你怎么看中国电影在西方的境遇?

冯小刚:中国电影在西方还处在非主流的状态下。一种可能是拍地下电影的导演,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对他们也很重要,但走这条路也有很多政治因素,包括西方电影节评委对这批电影也是有政治态度。另外一种,是通过中国主流渠道过来的导演,种种原因,这种电影拿到世界价值观上来看都有比较大的瑕疵和缺陷。这和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对电影审查有关系。比如竞赛电影,它希望拍的东西狠就狠到底,别打一巴掌揉三揉。可是我们的电影通过审查后,就是这样打了一巴掌再揉三揉,表达不彻底,所以这种电影在海外的作为也不大。

从商业发行上来看,语言也是一个影响因素,中文是一个少数民族语言,虽然我们有一个庞大的族群。对西方的观众来说它是非主流,比如说美国观众。美国八大公司说只要有字幕的电影,是被当地主流观众放弃的,因为看起来太费劲。另外他们的焦点不在你那里。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你可能不会特别想看越南老挝的电影,除非你负责接待,要礼貌地看看然后表达意见。虽然说中国电影在英国的待遇不至于这么极端,但确实还是有些因素影响。

(作者:特约记者 许意)
标签:冯小刚,英国,电影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