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华人 > 张鹤元:成为一个好好做衣服的人

张鹤元:成为一个好好做衣服的人

2015年09月25日 08:54我有话说(9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编者按:随着时尚产业在中国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学子来到英国追寻自己的时尚梦想。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凭借天赋与汗水,在各自的领域内取得了不凡的建树。接下来的《聚焦》就带您走他们的世界。


伦敦萨维尔街北端的Welsh & Jefferies,是家典型的老式英伦裁缝店。玻璃橱窗上印着的烫金字母后,陈列着数件版型典雅的西服样品。走进店堂,几十本厚厚的布料册塞满了门口的书架,而裁缝和学徒们就围着书架和店堂内的长桌忙忙碌碌,这是萨维尔街上数百年都未曾改变的生活方式。

这家英伦百年老店在前几年却颇被中国瞩目,因为来自中国的全英梅女士曾经摘得了定制界的最高荣誉“金剪刀奖”,并在2013年成为了这里的老板之一。但不久之前,在Welsh & Jefferies店堂内皮尺、样板和木人模特中间来回穿梭的人中又多了一个娉婷的东方身影,她就是全英梅女士的助手,吉林姑娘张鹤元。


清丽的眉眼,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妆容,张鹤元给人的第一印象颇有点江南丽人的味道。不过,在简单的几句交谈后,东北姑娘的直爽劲儿就占了上风。谈起进入服装设计这一行的缘由,她直截了当地表示,“做衣服”是自己四五岁就立下的志向。在爸妈的全力支持下,张鹤元从高中开始真正学习美术,文化课和专业课成绩一直都同样优秀,在高三以应届生身份取得了中国美院等多所艺术名校的录取。为了实现从小到大“做衣服”的愿望,她最终凭借专业课与文化课全国总分第六的成绩考入了北京服装学院。

“工作狂”的大学生活

在北京服装学院求学的四年里,张鹤元把全部的精力都倾注在自己热爱的服装事业中。为了督促自己充分利用时间,她婉拒了导师北服学生会主席的竞选安排,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修双学位课程。而”服装就是软雕塑“的话语更是让张鹤元懂得系统学习雕塑知识的重要之处。而按照北服的规定只有主修服装以外的专业,才能选择学习第二专业。于是张鹤元经过考虑,决定选择雕塑作为第一学位。回忆起在北服度过的四年岁月,张鹤元笑称自己忙碌邋遢的“疯”样生活,几乎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周一到周五读雕塑专业,双休日则要上服装设计专业的课程。放了学晚上还要去高级定制的工作室实习。“大学四年都没心思谈恋爱,有时几天也想不起照照镜子。”


除了参加学校课程外,张鹤元还通过渠道努力拓展自己在不同种类服装设计和制作上的技能。台湾旗袍大师杨成贵去世前训练了一批关门弟子,每个人师从他六年,但只学到三道工艺。其中有一位弟子和自己的夫人都投在大师门下学艺,又不断向师兄弟请教,才具备了完整做一件旗袍的能力。张鹤元听说这位旗袍师傅来到北京后就一定要和他学。旗袍的真丝面料非常讲究,铺平面料是入门的技术活,学徒要铺半天的时间,而成手的大师也要铺上四十分钟左右。张鹤元回忆说,铺面料时不能有丝毫的风动,在北京夏天40度的高温中,也得把窗户和电风扇全关上。她站在师傅身后,一只手给师傅擦汗,一只手给自己擦汗,一个夏天也才学会了传统旗袍的大致工艺。她还曾经到服装工厂实习了三个月,每天和那里的女工们同吃同住,真正知道了服装进入工厂后是什么流程。

而最苦的经历则是到另一位老师家里学习礼服制作。当时张鹤元正好脚底被烫伤,医生嘱咐平躺静养,但礼服项目的课程时间有限,张鹤元不舍得错过,于是每天带着伤去工作。脚缠好纱布肿得连拖鞋都穿不进,她就套一个塑料袋在脚上,一只脚穿着鞋。不得花钱打车,就脚跟点着地去挤十几站的北京地铁。每天实习到午夜才回家,脓血早就浸透了纱布,上药时几度碰得到骨头,脚上的烫伤就这样拖拉了三个多月才好。 在张鹤元大学毕业时,正逢北京服装学院五十周年校庆。她凭借着平时的拼劲儿,有幸被吸纳到北京服装学院五十周年校庆的“改良中山装”主题的设计团队中,做为团队中仅有的两名学生之一,与老师和教授们参与了五十套改良中山装的设计与再设计。行业经历丰富的她,还曾为中国农业大学的合唱团设计制作过几十人的演出服装,也为北京的电子乐队做过各类演出服装。很难相像四年的大学时光可以做这么多事,但她却尽可能的涉猎了所有的女装类型:从高定到成衣,从演出服到日常穿着,再从西式礼服到中国传统服饰。


在更大的舞台上绽放

在北服辛勤拼搏的四年,让张鹤元在站上更大的舞台时能有了些许底气。从决定去留学的一开始,她就决心要到服装设计的最高殿堂,圣马丁设计学院的女装专业学习。张鹤元回忆申请学校面试时,她向考官递上了四年两个专业的成绩单,每张成绩单上都有几十门课, 同时还递上了实习公司老板的推荐信。考官先是询问哪张成绩单是她的,当确定所有证明都属于眼前这个小姑娘时,考官难以置信地感叹说:“我想你肯定是疯了!” 而张鹤元挖空心思将雕塑和服装结合的两件作品,也是新颖的让面试官眼前一亮:她按雕塑的手法给人体做了骨架,把建筑用的泡沫胶材料塑成前卫的形状,又自制的纸浆制作纸雕,最后上色。整个造型看起来像是完整的雕塑品,但却隐藏着可以随意穿脱的拉链 。面试官最后对她说:“我不知道你天赋如何,但你这份努力,相信是有耐力读完这所学校。”

张鹤元在面试之后顺利拿到了圣马丁设计学院女装设计专业的录取offer,后来她知道,这是那一年这个专业在中国发出的唯一一份offer。

来到英国后,张鹤元发现这里是一片崭新的天地,经验丰富才华横溢的老师和多元文化背景的同学,让她刷洗了思维方式。“一切都是新鲜的。每当老师给了一个题目,同学们各不相同的新异思维方式往往能给我很多启发。”不过,在国内积累下的坚实基础还是让张鹤元在课程中游刃有余。“在圣马丁老师最重视的是提高你的设计能力,至于如何把天马行空的想法变成现实,就要看你自己的基本功了。”而打版、缝纫的技术正是她用北京服装学院马不停蹄的四年时间积累起来的。她还说了一件圣马丁大一时发生的趣事,“我晚上在学校加班做事时,有三个老外排队等问我版型,还相互谦让起先来后到,说你先问吧,你先问吧…… 图书馆书本上的版型,实际运用时多数都有问题,没有过大量实践是不知问题出在哪里的。”

因为有过系统的雕塑学习,张鹤元对服装材料也有深刻理解。她熟知木、金属、石膏、玻璃钢、陶瓷等材料的运用,这些都为服装设计和制作提供了大量的辅助工作。比如为服装烧制陶瓷钮扣、敲制金属腰带等等特殊任务,都难不倒她。所以每逢伦敦、巴黎时装周,她都会帮设计师朋友们做一些打版制衣的工作,辅助设计师们把设计手稿变成。只要有手稿图纸,她总能想办法把创意变为成品。

萨维尔街重新出发

在毕业之后,张鹤元的许多同学都去了各大服装品牌发展,其中不少人也进入了Alexander McQueen、Dior这样的大牌。而张鹤元除了帮大牌打工之外,另一个选择就是回国创业。当年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中有不少都在国内做服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人也邀请张鹤元回国帮助带领设计团队。可是,最让她着迷的,却是英国萨维尔街男装定制产业数百年的专业传承和匠人精神。比起自己钻研了七八年的女装,萨维尔街的高精尖技术更有挑战性。“这里的技术你今天不学,明天可能就不在了,”张鹤元说,她在这里真正见识到了英国人对细节数百年如一日的苛求,服装的每一个部分都经过层层精雕细琢。面料、纽扣等原料都由世代专精的专家供应,打版的人一辈子都只专注于打版,缝纫的人也一辈子钻研缝纫,汇合在一起的产品,当然就是最好的品质。


“男装玩精了,拼的就是那么一点点。” 这是张鹤元学习到的“萨维尔街男装一课”,也是萨维尔街匠人们一直不懈努力的精髓和目标:右手拉线时差的一点点,左手扶着面料时手形区别的一点点,面料对面料的一点点,缝纫线软硬顺滑区别的一点点,缝纫时偏差一毫米的一点点,闭上眼睛摸的一点点……张鹤元指着速写板上的西装草图娓娓道来。比如一件西装上衣的肩膀部分若由机器缝制,机器调完之后松紧、力度和针脚的长度都完全统一,所以一圈车过去之后针脚非常均匀,但是却会有略有些生硬。而如果是熟练的手工缝制,裁缝就可能会根据材料硬度进行微妙的调整,这样最终的成品才会更臻完美。这一点点的区别不是任何人都能缝出来的,即使她入行近十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材料学的训练,也不过要从入门开始。“我现在每天做事都会开秒表计时, 定时看看在速度和质量上有没有进步。”张鹤元笑着说,现在听到别人称她为服装设计师都会觉得有点陌生,因为心里更认同自己是个“裁缝”。

那么“裁缝”的生活会不会不如“设计师”的生活精彩呢?张鹤元也坦言,张鹤元也坦言,裁缝也好,设计师也好, 工作都没有多数人想象的光鲜亮丽。就像是一个阴影原理;阳光越灿烂,背后的影子越清晰;看着越光鲜,背后可能要付出超常的努力 。但她更愿意把所有都看作一个追梦的过程 , 不急不燥的慢慢来,日复一日的进步一点点。“做衣服,好好做衣服,才是我的追求。”


不过张鹤元也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在女装上的成果。她的个人品牌Yuan在伦敦成立之后,也一直受到客户的喜爱。“我希望能把所学所知,用‘服装’这个载体输出给喜欢我东西的人。”张鹤元说,自己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好好做衣服,而个人品牌更像是她自己这些年所学的结晶,希望能给周围的人带来一些所得。“我希望它会实用,它会舒服,让客户一件大衣穿几年都还是会喜欢。”她觉得,自己直到如今也还在追求着儿时的小小愿望,仅仅是纯粹的“做衣服”。一路走来,挥洒过最辛勤的汗水,也见识过了服装设计最辉煌的殿堂,最初的梦想却依然支持着她,在萨维尔街再次出发。

(作者:)
标签:张鹤元,英国,裁缝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