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华人 > 对话世界的剑桥淑女:专访凤凰卫视主持人傅晓田

对话世界的剑桥淑女:专访凤凰卫视主持人傅晓田

2016年07月01日 07:42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凤凰伦敦站工作

大家眼中的傅晓田,是绝对的“快节奏”:从剑桥硕士毕业后马不停蹄加入凤凰并担任出镜记者,不到三十就接棒阮次山主持凤凰卫视高端人物访谈节目《风云对话》,对话各国政要,与掌握世界政治、经济命脉的“大人物”笑谈时事,往返北京香港和世界各地飞行不停歇,拥有全球两亿的华语受众,成为剑桥大学史上第一位用女性华裔校友的名字命名学校花园的人…

但这样的她,同时也过着“一年读透一本书”的慢生活,有一个“十几年来都没怎么变的生活圈子”。

近日,在中英企业家峰会上,记者见到了主持分论坛“女性领导力与全球商业的未来”的傅晓田,次日,我们有了一个小时的深入访谈。

战火中的女记者

英中时报:昨天的主持非常精彩,如果让你在抛给嘉宾的三个问题中选择一个来回答的话,你会想回答哪一个?

傅晓田我的工作就是提问,我常说“问问题”简单也难。简单在于“提问”本身是一种不用准备也会有的本能冲动,但是难就难在如何让受访者能够根据你的问题重新梳理自己,也让观众梳理他们的思路,更好地理解这位访谈嘉宾的观点和身上的故事。对我来说,“提问”最重要的是,如何跟嘉宾一起reach some point,让我们的对话有价值、有营养。

我可以回答我昨天的第三个问题:“你觉得现在男女不平等的问题需要改变吗?为什么要改变,该怎么改,如果不需要改变的话,你为什么认为它是合理的?”

如果从很多联合国给出的报告和指数看现在两性平等的现状,是不公平的,女性总体还是弱势群体,我们需要改变现状,我们要为女权发声,我们要捍卫自己的权利。

这个报告本身有一定权威性,但是我觉得用数字来概念化、来提炼两性平等的现状,太笼统了。因为我觉得平等的现状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圈、不同的经济收入的环境里面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印度的女童失学问题,那就是父母做一个判断或者做一个决定,决定不让女儿上学了,就这样直接把女孩的受教育权剥夺了。这是一个基本的人权议题,这样的状况肯定是需要改变。

对于这次论坛来说,将这些成功的女性企业家在自我赋权、展现不输于男性的头脑和领导力等方面的经验和故事分享给在场观众,我相信也是能激励、鼓励女性在职场上、事业中自我实现,展现平等的一种方式。

英中时报:我非常赞同你关于“性别平等问题需要放到不同的语境下来来分析”这一观点,那么单从您个人的成长经历、工作经历来说,你觉得你身上有没有体现出女性领导力、女性的自我赋权,或者这个社会对您的赋权?

傅晓田:我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八零后,独生子女,总体的成长环境是一个向上、每个人都有发展的环境。时代和环境赋予了我们很多机会。

我的家庭很传统,爷爷传统观念很浓,包括我曾祖母,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重。但是要感谢独生子女政策,反正家里就一个,没有感觉到家里对男孩儿女孩儿的区别对待。好象没有觉得女孩有什么不如男孩,可能他们是把我“当一个孩子”而不是“一个女儿”去培养、去引导吧。所以我从小没有觉得因为我是一个女孩,所以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做。

以至于到后来,开始工作以后,我也始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记者,没有特别意识到是一个女记者。当我看到哪里有新闻发生,我主动请缨,只是因为我希望去了解真相、去经历,我想把我的眼睛和耳朵捕捉到的东西告诉我的观众。

如果要说我有“女性自我赋权”的潜意识的话,可能就是不特意去想我是一个女性,不要给自己设限。不要去想因为我是女性,所以这个事情我不能做、我不需要做,或者不该我做。当然一旦事情开始了,自然也要懂得扬长避短,发挥女性角色的优势。比如,我去利比亚做战地记者,刚去的头几天,听到枪声我确实很怕,躲在车后面发抖也是有过的。如果有什么突发新闻发生要去抢新闻,赛跑我知道我跑不过那些身强力壮的男记者,尤其是那些有十几年丰富沙场经验的专业战地记者。可是正因为我是一个年轻的、来自远东的女性记者,在那里属于绝对少数的记者,所以很容易被人记住,甚至引起他们的兴趣好奇。后来很多采访机会甚至都不用我去争取,他们会主动想到我。

而这个时候我需要做的就是,通过工作展示我的专业性,展示我新闻方面的客观公正,让他们尊重我、信任我。到最后工作效果也是好的,我不需要去跟他们比赛赛跑,我不去跟他们比赛穿梭在枪林弹雨的次数,我坦然接受自己,也发现自己。

英中时报:有没有一个具体的、在利比亚的例子,比如哪一件事情可以展示出你的专业和能力?

傅晓田:当他们在打仗时,我常常被邀请坐在他们战车上,和他们一起进到前线。我记得有一次,我跟随一位将领进前线,他的车是奥迪A6,然后周围全部是装甲车保护他,就这么把我们拉到了前线。我回来营地后告诉我的同行们,那些来自英国、美国、法国的记者,他们都特别羡慕我,说在这里驻扎了大半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你竟然可以得到主动邀请。后来在班加西的全国成立大会,只有极少数的利比亚本地记者可以或邀专程从的黎波里,乘军用专机飞机飞到那里去报道,他们也主动想到了我。还有卡扎菲被抓当天的独家画面,是从战斗机里的红外线监视器里截获的独家画面,他们也提供给了我。 

英中时报:这可能是因为你天生的亲和力和极佳的沟通能力,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能有机会接近他们,然后再慢慢让他们认识到你的专业性。

傅晓田:我觉得一方面是沟通能力,另一方面也是女性的优势。因为你在跟他沟通的时候,很自然地会给他亲近和信任的感觉,让他很愿意跟你对话。我觉得这个是女记者的先天优势。

但如果凭沟通能力的话,别人对你的好感和信任也不能够持久,要真正通过自己的努力、汗水、坚持还有不断的钻研,让他看到你的工作不比男性差,甚至更好。这样的话,一开始建立起来的好感才可以持久。

怎样看待自己身上的标签?

英中时报:说到这里,你身上有很多的标签,比如“才女”、“硝烟柔侠”、“沙漠之花”、“接替阮次山主持风云对话的美女主持”,我发现这些标签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能体现出来是女性,你怎么看待这些标签?

傅晓田: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善于发明标签或者接受别人给我标签的一个人,不过我也不排斥标签,因为这可以帮助建立一些认识吧。

一开始主持《风云对话》这个阮次山先生主持了十几年的节目时,也会听到一些质疑的声音,有人觉得说放眼全球也很少有这样的大型媒体这样的重量级对话节目是一个年轻女记者来做的。有这样的质疑,我能理解,但我不会用别人的怀疑来限制自己的努力和尝试,我会有我自己的一个衡量跟判断。 

而且事实是,其实不管访谈对方是谁,不管他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做着什么样的工作,甚至他的世界离你有多么的遥远,访谈的核心都是人和人思想的碰撞,心灵的互通。只要有换位思考的能力,有组织和表达能力,有前期的积淀和努力,那么看似深奥的话题是会有很多线索可以去梳理,自认为这些正是我的强项,所以我没有感到过担心。 

英中时报:你在联合国纽约总部采访过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160327 风云对话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跟他聊到女性赋权、平等的话题,问他如何评价他妻子在家庭中的贡献,你怎么看待他的回答?

傅晓田:我其实很喜欢他当时的回答。当时,他给我展示了他任期十年内,在全球范围内提升女性地位的成就,我就联想到了他的妻子。我说,你的妻子上学的时候曾经是学习成绩第一名的学生,但是她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成为家庭妇女,而你非常成功顺利地发展仕途,成为了“世界大管家”联合国秘书长。他听完我的“提问”,或者说这个他正在表达的观点的挑战,很翩翩君子地,不怒不愠地告诉我,我的妻子照顾了我们的家庭,养大我们的三个孩子,她很成功。他的朴实话语很打动我,我看到一个丈夫由衷地感谢和赞扬自己的妻子,感激妻子所做的关怀工作和料理家庭事务。这也让我重新思考社会上的一些问题,难道女性在家庭中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就不值得被尊重和肯定吗?

英中时报:既然你注意到了柳淳泽(潘基文太太)之前的教育情况,而你在剑桥也是学习教育学的,昨天的论坛中也聊到了女性教育重要性这个话题,那你觉得“教育”对你的事业发展和目前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样的影响?

傅晓田:我一直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我很感激。如果不是有那些教育经历的话,我可能达不到现在的成绩。并且通过接受教育,也让我接触到这么多好朋友,确实,“你的朋友圈决定了你的生活状态”。

出门是“江湖义气”,关起门来“书生意气”

英中时报:窦文涛有一句话评价你:“有时候一些90%的人类没看过的书她可能就看过,有的时候90%的人类都知道的事她却不知道”,我对这个说法很好奇。

傅晓田:其实这是我跟窦文涛比较像的一点,有时候他开玩笑说这是“高智低能”,就是我们俩都是属于处理生活上的事情能力很差的人(笑)。我们都有很多的时间留给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欢纯粹,而且都不喜欢社交(笑)。可能是因为做媒体吧,我们看花花世界的时间太多了。无论谁都会希望自己的生活有一扇“窗”,透过它看到外面的世界。但我们工作本身就是看“外面的世界”,所以好不容易可以有自己的时间,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宁静呢?所以说我的生活很简单,我的生活就是宅在自己的角落里面做自己的事情。

这样当然是有利有弊,不好的地方可能有的人觉得我不接地气,或者“不食烟火”。因为我自己不是有太多这样的机会或者是愿望去结交太多的人,就是喜欢让自己静下来休息。好的一方面,这样反倒能够帮助我们梳理一些思路,有更多的时间去阅读和思考。这个对我们来讲很重要,我们的阅读和思考不仅是一种爱好、一件很愉悦的事情,潜意识里面也是为工作做准备。比如我对自己的要求,每一年我会读一本关于一个国家整个历史的书。

英中时报:今年读哪个国家?

傅晓田:现在是读俄罗斯。我每年还要读一本关于宗教的书,还要读一本英语书,再读一本自己喜欢的书,在完成这些“硬性”任务的基础上,再读其他的书。之前读完了一本一位BBC记者写的《中东简史》。其实说起来我也是很任性,花那么多的时间进行这项“奢侈”的事情。而且我读书不是睡觉前看一看扔了的那种,我读书都是要写读书笔记,就像一个学生一样。窦文涛也一样,他给我看过他的读书笔记,全部是手抄。其实到现在,我们都有“书生意气”的一面。

英中时报:“书生意气”怎么讲?

傅晓田:怎么讲呢,比如说你看到我,作为一个战地记者的时候,就像侠客一样行走江湖,走到哪都不怕,遇到什么人也不怕,还蛮有“胆色”的。但是实际上关起门来、回到家里酝酿的是自己的“书生意气”。

英中时报:这个形容很好。所以自从你的生活状态变成了世界各地飞、对话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一些人物以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傅晓田:和以前一样(笑),正因为我自己有一个比较窄的生活圈子,所以我的生活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有变,都是一样的。


花园命名

英国生活的影响

英中时报:你是07年从剑桥毕业,然后去实习,09年正式加盟凤凰卫视。你觉得在英国求学这段经历,包括生活中、文化上的碰撞,对您今后从事传媒行业工作或者对话高端人物有什么样的影响?这当中有没有什么小故事跟我们的读者分享?

傅晓田:我在英国的五年不仅仅影响了我的工作,很多思想或者思维方式,直到现在也是有影响的。

我梳理一下就是,英国的生活经历让我懂得尊重规则,懂得尊重时间,更加让我看到了公德和私德的相同相异性。我现在回国生活有五年了,但有时发现,急速发展中的中国社会,常常最缺的就是三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中国的古训。中国是个古老民族,积淀了很多的智慧和传统,但是因为又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启蒙时间偏晚,所以很多21世纪现代文明里面一些要素,在中国的建设是不完善的。在英国我就看到了什么是“规则”,虽然也有人会说那是一种“简单的暴力”,可它就摆在那里,每个人都去遵守。是简单、暴力,但是有效、必要。

英中时报:很多时候英国的这种“规矩”是大家潜移默化形成一种概念,并不是一种“死规矩”或者是法律。

傅晓田:对,就成为了一种习惯成自然的文化。比如说排队文化,在英国柜台前,你哪怕是要问一个问题,也需要排队,因为你要尊重前面一个人的时间,轮到你以前,那段时间是他的。 

还有就是“公与私”,西方一直把“公”和“私”区分很明确,认得很清。

举个例子,曾经有外国人跟我抱怨过,说为什么你们中国人这么喜欢聊天,男的女的都喜欢聊天,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场合,比如排队、候机室、飞机上。他说中国人太喜欢聊天,很吵很烦,你们中国人就是这样不爱思考也不爱读书,就知道说话,是个缺乏文化教养的民族。

我就换一个角度跟他解释, 这是我们的一种文化习惯,因为对我们来讲,两个相识的人在一起,如果不说话,会显得没有礼貌,好像很冷漠。

反过来我自己也反省,归根结底这就是公德与私德的问题。在中国人情社会里面太讲私德,太讲我怎么对你,你怎么对我,讲究人情。但是没有考虑到公德,没有考虑到因为你们两个唧唧喳喳聊天影响到了别人,影响到了公共环境。

英中时报: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将以您的名字命名花园,这是史上首例以亚洲女性名字命名学校设施,所以大家都很好奇,是怎样的机缘,或者说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捐赠这所花园?

傅晓田: 除了旅游,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但是我也会想做一点有意思的事情。其实我不信教,但是基本上所有我的朋友都说我是一个有宗教情节的人,我真的很信“为善”,总觉得帮助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帮助别人进步、帮助别人的成功,其实也是一种自我的实现。所以窦文涛就说我是“傻白甜”(笑)。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开始想为母校剑桥大学捐赠奖学金,帮助更多有需要的学生。最后我把这笔资金悉数给了丘吉尔学院,由他们来对资金的用途进行规划和安排。今年学院决定用我的名字命名这个花园,对我来讲,这是份殊誉,我也很感动。

英中时报:我一直觉得你很低调、很神秘,你承担着这么“高端”的角色,但在网上搜到的关于你的信息很少,你也几乎没有什么所谓的公众人物应该有的“包装”,活的很纯粹。

傅晓田:我觉得就是做一份工作而已。其实我的生活很小,所以需求也不多,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希望帮助更多的人,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激励。这次捐赠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希望只是一个开始。至少作为我这个年龄段的人,能够通过自己努力工作,取得一点小小的成绩,通过自己的成绩去激励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人,其实我也很满足。

英中时报:好的,非常感谢。我觉得我的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回答。

傅晓田:不用谢,你的问题问的挺好,就是我说的那种提问,可以帮助我梳理我的思路,也是一个很好的总结思考的机会。

(作者:任姝玥)
标签:傅晓田,,凤凰,出镜记者,剑桥大学
  • monica scalp psoriasis It’s amazing to go to see this site and reading the views of all colleagues regarding this paragraph, while I am also eager of getting knowledge.
    2016-11-23 14:03:48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