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 副市长的“豪宅”

副市长的“豪宅”

2016年07月09日 05:57我有话说(869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陕西安康副市长李建民出差途中突发疾病去世,人们在其老家意外发现了他的一座“豪宅”:杂草丛生间的院子里有四个窑洞,房间里还是水泥毛坯墙,唯一的电器是洗衣机。


唯一的电器是洗衣机/(图片来自网络)

报道配着照片的发布立刻引起了轰动,不过与预想的感动相反。更多人用一个网络段子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个没有文化的小混混对身边人很真诚的说:其实我是哈佛毕业的。听到的人连眼皮都没抬,齐声道:呸!小混混笑嘻嘻的说,看到没,有些事情不用脑子想,靠本能就知道是骗人的。


窑洞/(图片来自网络)

院子里建筑垃圾遍地、长满杂草,窑洞破旧的窗框不完整,就连糊纸、屋门都没有,一看就是闲置多年。而与寒酸的豪宅相比,副市长的照片则显示了另一番风致,体态富腴,油光满面,在中国一看就是个日子过得极顺溜典型的官场中人。事实也证明了如此。李建民去世前在陕南安康任职,此前更是辗转陕西多地任职,作为市长级人物,到哪儿能少得了住房?至于其老家的老屋,在陕北志丹县,两地相距数百公里,可能早已不住,成为一实际废弃的老屋。

在中国这本是件正常的事,可有人偏偏要拿这来说事。说实话,看到这标题下号召我们用圣母般的眼神看待副县长的房子,我甚至有种打开方式不对的错觉。相信几乎所有看到这些的人都有这样一个感觉,我们的宣传已远远落后于我们所处的时代。

除了这间“豪宅”,“豪宅”内外一些人的表现也同样夺人眼球。几幅照片相继展示了当地一位西装革履的老总眼含热泪拿着手机拍照,一位县播音员伤心得哭着趴倒在床上。一位全国道德模范说:“咱成天扶贫呢……不知道书记住这样的房子,不知道书记家还未脱贫。” 当地媒体报道说:李副市长“猝死”后,在其主政过的彬县县城,有上千人“冒雨”、“自发”、“悲痛欲绝”地赶到县城中心开城广场的彬塔下悼念,“许多人失声痛哭”,气氛肃穆,场面悲恸。更据说现场的花圈“最少有上百个”,并且还特别强调说“都是老百姓自己掏钱买的”,还有几位市民“拿着花圈,一路走、一路哭”……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是真的不知情吗?不,当然不是。对屋内这些人来说,他们或许是故意装着不知道,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也清楚此时的媒体最需要的是什么,自然清楚此时该配合媒体做些什么,而在这样的场合做这样的表演或许是他们的强项。至于外面“失声痛哭”的那些人,他们的泪水也许不止是对这位副市长的感恩,倒更像借此来告诉其他尸位素餐的在位官员,你们看看,这才是官场榜样,你们该向人家学习,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得到民众的真正爱戴。所以,我们不要以为这都是表演,我倾向于相信,文中出现的那些“人民群众”的举动至少有些可能出于真诚。但这种真诚也许不应仅理解为对李副市长个人的景仰,还蕴含了对现行整个官场风气的愤懑与无奈,它实际上代表了这样一种每人心知肚明的预设,官场贪腐成风,像李副市长这样的官太少了。对他们来说,哭是悼念,更是抗议。

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哭,他们在看。那些照片中最具戏剧性的一张是,当寒窑内悲痛得感天动地时,一个人背对着镜头在屋外一个稍凹进的门沿下撒尿。这似乎极合了置之事外的观者此时的心态。

应该说,在官员形象在百姓心中一落千丈的今天,树立几个正面典型挽救声誉是可以理解的,但这要建立在事件本身经得起正常逻辑推论的基础上。对这位李副市长,人去世了弄点纪念可以理解,但如果用这种方法人为制造一种突兀的清贫来博取同情,除了让人反感外,还往往激发人们刨根究底的欲望,你不说他穷吗?那就把事摊开,看他究竟怎么个穷法。都21世纪了,宣传水平还停留在20世纪。所以说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智商与某些部门编故事水平下降之间的矛盾。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兰考县委常委扩大会上的讲话提起了著名的“塔西佗陷阱”:“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但对中国的百姓来说,他们并不是逢官必反,只是当官方公布的信息远远不能满足他们对真相的探究,有时甚至明显以作假来敷衍观众时,他们才不相信,因为没有人愿意品尝被愚弄的滋味.

(作者:刘工昌)
标签:陕西,安康副市长,李建民,“豪宅”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