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情感 >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九章 好女孩上天堂

《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第九章 好女孩上天堂

2016年07月19日 07:44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图片来自网络)

21

假使我谈到死亡

勿需慌张

就像聆听生活一样,聆听

死亡,像

聆听声音和

柔软的诗章

还是,把话说白了吧

这事儿它也

并不美,但

决不比活着

更悲伤

以上是姐最近写下的一首酸诗,取名《聆听》。不过酸归酸,基本算坦白了心声。就像有天夜里,小B隔着时差,从北京给我发来的那条国际短信:生命是一个长长的、痛苦的过程,亲爱的。她说。

我合上手机,窗外是英国冬天瓢泼的大雨,偶尔有闪电短暂又凌厉地撕扯黑暗,世界呈一片病态的苍白,后又久久地掉进无穷尽的黑窟窿里。还有什么比活着更疲惫呢?我想。

不过,尽管我倒愿意早点去极乐世界报道,可人作家们早说过,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我这样的就是整出多大动静割腕自杀,估计上帝他老人家也不会收容我。他惩罚我的方式,是叫死亡在我身边发生。

是的,有人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知是不是“嗖”地一声,灵魂便挣脱了躯壳的枷锁,跃入空中,似笑非笑地俯瞰着下面的一切,翩翩起舞?

死者我并不认识。

当时我正和一班同学从校门口的街道走过,经过十字路口,看见红绿灯下面放了几大捧凄凄惨惨的花。紧接着,我们班著名的“花腔绵阳音”海伦小姐暴发出一阵持续力极强的尖叫,手作掩面状,双眉拧成麻花,接连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真是一个悲剧,真是一个悲剧”,让我不禁想起了N年前用过的复读机。

不过,那景象确实悲凉——如果你并不认为死亡是件美事的话。在那一小簇色彩缤纷的捧花上,架着一只点缀着小花朵的白色象框。照片中是个年轻女孩,不算漂亮,但是低调地安详着。金发,圆脸,有些胖,笑的时候细长的眉毛舒展开,眼睛轻轻地盯住右前方,就像那里没有悲伤。

从旁边立着的小卡片上我得知,这个叫做艾米的女孩是我的校友,20岁,学金融的,死于上周发生在这个路口的车祸。我那同学海伦惊见此景,表示很受刺激。她号称明天上学的时候也要买束捧花放过来,以示悲痛与哀悼。虽然海伦压根不认识艾米。

这一点,就算是我对这小屁岛为数不多的好感之一吧。对陌生人怀有悲悯,说明心还不太硬。

“唉,真是个善良的民族啊。”我泪光闪闪地由衷感叹道。

“靠,不就是好事儿么。”张天宇义愤填膺地反驳了我。

我没理他,因为他在借题发挥。换句话说,这帮买花的同志究竟善不善良张天宇根本不关心。他关心的是我,或者应该说,是我刚花巨款给夏晨买的一支最新款手机。我打算圣诞回国的时候送给他。

“你丫还真有钱。”张天宇将眼睛转向别处,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

“那是,”我无耻地说道:“送他一部手机,这样他打电话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他要是给情人打电话,就会充满罪恶感。”

张天宇慢吞吞地往前蹭步,眉头紧皱,目光毫无焦点,突然他看向我,冷笑一声:“那你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会有罪恶感吗?”

我无言以对,虽然他这么说挺无耻的,简直比我还要无耻一百倍。

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到车站,他终于再次开口:“我想给我妈带点儿东西,到北京你要是有时间,就去送一趟?”

“行。”

“那你走之前来趟我家,我把东西给你。”

我看他一眼,他假装自然地四处张望,一会儿又转过头来,一脸神经质的愤怒:“干嘛啊,不愿意去就甭去!”

“我去。”我说。

22

晚上回到宿舍,我发现了一系列相当诡异的事情,比如我昨天晚上刚刚买回来的大桶可乐还没来得及喝,今天就只剩下了半瓶。更夸张的是,我放在厨房里打算扔掉的一小盒过期巧克力,居然被人吃完了!我十分怀疑这起连环偷吃案的主犯是猥琐,因为乔治虽然“并不十分富有”,但根据我长期的观察经验来看,乔治根本不喝可乐,他就是个十足的酒鬼!所以我打算这两天在门缝边实行蹲点计划,趁人赃并获之际,将猥琐绳之以法!

但是还没等我行动,猥琐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并且一改上次电话中的嚣张气焰,重新摆出了他的招牌媚笑,贱了吧唧地跟我说“妮号”。更重要的是,这位老兄今天又把那件乡镇企业家版粉嫩小衬衫给穿上了。

我十分担心他又要跟我探讨“对中国女孩子有兴趣”之类的事情,于是果断采取“横眉冷对粉衬衫”之气势,用零下三十度的口吻淡定地问:“你想怎样?”

结果人家丝毫不受干扰,笑得比刚才更甜了:“我想来想去,觉得上次电话里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此刻真有一种想发飚不能飚的伤痛啊……就是在衣柜前挑了两小时衣服,结果别人突然告诉你聚会取消的那种…… 

“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我考虑过了,”猥琐摇摆着脑袋,神情很是严肃,“大家平时都要上课,也都很忙,打扫卫生的事情又不能永远拖下去。” 

“所以呢?”

“所以我想,我们为什么不雇佣专业的钟点工呢?我上网查过了,钟点工一次干三个小时,收费四十五镑,那么我们三人每人出十五,一个月请一次就够了。为了表示歉意,这件事可以由我去联系。”

“这事儿啊,你跟乔治商量过了么?”

他飞舞的眉毛瞬间耷拉下来,一脸的委屈,伸手在口袋里掏了半天,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二十镑拍在桌上:“你看,他钱都给了!”见我不说话,又低调地笑了笑:“就等你同意了。”

切,我有那么傻么?你说几镑就几镑啊!于是我上网搜索半日,结果发现猥琐这回好像确实还靠谱。难道兄弟想金盆洗手、改过自新?我这么善良,就给他次机会吧。

(作者:西楠)
标签: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连载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