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英华人首选新闻门户!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首页 > 人物 > 华人 > 瑞丹斯中国创始人王丹婷:不做电影节,做电影

瑞丹斯中国创始人王丹婷:不做电影节,做电影

2016年11月18日 04:09我有话说(1人参与) 来源:英中时报

呼应美国最前卫的电影节圣丹斯(Sundance),24年来,先锋、鬼马、新锐等字眼,成为英国乃至欧洲老牌的“小众”电影节瑞丹斯(Raindance)的关键词。许多天才的电影和电影人通过这个平台为大众所知,近年来,接触瑞丹斯的中国电影人也越来越多。

王丹婷,英国华人电影工作者。这两年,她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一件事情——把瑞丹斯和中国电影人连结起来。通过她和团队伙伴的努力,2016年9月,在伦敦举行的第24届瑞丹斯电影节首次启动“中国单元”,100多部华语片提交到电影节,6部优秀华语片在瑞丹斯展映,一批中英电影人也通过论坛等活动实现了深度交流。

这位年轻的电影人为什么要在这件事上付诸努力?她收获了什么?遇到哪些挫折?来看《英中时报》与瑞丹斯中国(Raindance China)品牌创始人王丹婷的深度对话。

电梯偶遇促成的合作

英中:电影是你的专业还是兴趣?

王:是我的专业也是我的兴趣。我从17岁来英国读A-level到本科、研究生,一路读的都是电影相关课程。现在做的也是电影相关的工作。

英中:你是怎么接触到Raindance的? 

王:是偶然又是命中注定。2013年,我在伦敦读电影硕士,临近毕业,手里有个剧本要拍,就去报读了Raindance一个关于实操的短期课程。毕竟这个行业不会一毕业就有工作机会等着你,要进入主流还是有很多学术外的功课要做。

那天去上课,我找不到地方,碰巧跟一个白发戴墨镜的老头儿被困在电梯里,我们寒暄起来。他听说我要去上那个课,就说“你跟着我就行”。老头儿还问,“很少有外国人对这个品牌感兴趣,你是从哪儿知道Raindance的?”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到了上课的地方我才知道那天是这个老头儿主讲,他就是Raindance的创始人Elliot Grove。

英中:为什么想到把Raindance引入中国?

王:这次课后,我强烈感觉通过Raindance,也许能让我拍电影的梦想一点点成真。我开始研究Raindance的课程,分析这个机构。我觉得,中国新电影人有把新片新作拿到国外电影节试水的诉求;国内影人也有与国外同行交流的需要;在中英文化领域有交集的人才也需要一个平台来共同工作。所以我想在Raindance和中国之间做一个连结,应该是可行的。

于是我打电话到Raindance总部约见创始人,提到“我曾和他困在同一部电梯”。很唐突,但对方答应了。机会来之不易,我提前做了充分的调研,拟了合作方案。去之后我才知道,对有20多年历史的Raindance,我不是第一个寻求合作的亚洲人。此前有国内电影界的名人名企来过,但Grove先生说,“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Raindance和亚洲的合作是有操作可能性的人。”

通过交谈我发现,我和Grove先生对电影的认识很相似,他认可我追求的价值。他入行早,经验丰富,是一位在电影这条路上比我多走了很长时间的长者。

听了我的pitch,Grove先生给我两个选择,一是到Raindance工作;二是双方合作。我提出B2B合作模式。他很认可我的提议和创想,但B2B的设想让他很吃惊,因为我必须自己创业,从零做起。最后,他给我开了一封授权信,让我去搭建“Raindance中国”的架构。2014年,我回国筹建瑞丹斯北京站,2015年10月,我们在北京正式落地。

这份莫大的信任激励我至今,我觉得这个合作不仅是一桩生意,更是对Raindance品牌的一份责任。

电影节界的“设计师品牌”

英中:和一些知名电影节相比,可能有些受众还不了解瑞丹斯。你觉得它独特在哪?

王:从组织者的角度,电影节分国家体系和个人体系。比如戛纳、BFI(英国电影协会)的电影节,它们是政府在搞文化建设。个人主导的电影节,很少有像Raindance这样能持续做这么多年,这么大规模,影响力和价值达到主流级别的品牌。

Raindance的特色可以概括为“主流、小众、实际”。主流,因为它的受众已可与四大媲美(四大即奥斯卡、戛纳、柏林、威尼斯四个电影节),它的片子可以直接输送四大。小众,因为它只针对本地受众,不会因为品牌扩张而追求片子口味“全球化”。

四大好比Louis Vuitton,人人皆知,但不适合LV的人硬穿就会有违和感。同样也不是什么片都适合拿到四大参展。Raindance就像电影节界的设计师品牌,适合那些认同它个性的片子来参与。

以前,国内电影人觉得能参与国外电影节就不错,但电影节各有个性,你的片子适合到什么平台参展,可以有比较、有选择。对新人,Raindance可以为你打开一扇窗,让你真正进入这个行业。这比让你作无名之辈的nobody去旁观四大,要有实际意义得多。

有人宁愿去四大蹭毯,也有人愿选一个自己可以有作为的平台,这是电影人不同的理念,Raindance就是照顾到了四大之外的电影人和受众的需求。锁定目标人群,专业,实用,也是英国创意产业的特点。

英中:欧美受众心目中的Raindance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

王:它是欧洲最大规模的,20多年来每年9月都会到来的先锋电影文化品牌。它并不满足于一年火一次,它有电影相关的学术、实践活动如课程、影人交流等,落实到每一周、每一天。

说到独立,independent,在国内它莫名地敏感,事实上最早在西方是指独立于好莱坞体系之外制作的电影。所以我们把瑞丹斯引进中国时,突出先锋性,强调它可以直接往奥斯卡和戛纳输送奖项。

中国电影如何入围国外电影节?

英中:北京站成立短短几个月,你们就为2016年的瑞丹斯征集到100多部参赛影片。其中有名导新作,也有新秀作品。你们是怎样做到的?

王:第一年,我们接触了大量电影人、发行公司、电影院校等,了解他们的诉求,帮助他们选片定位。很多新人新片上不了国内院线,因为每年配额有限,如果影人不知道怎么挑选平台、走到海外,我们的帮助就很有必要。

片子提交后,我们要做资料补全、提要、推荐、格式转换、上传等工作,同时全部精准翻译成英文。

Raindance全球13个站今年共提交了8000多部片,北京站第一年提交的100多部并不算突出。也意味着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空间。

英中:一部片子从提交到分站到入选会经历些什么?入选的标准是什么?

王:分站无权评判,所有提交的片子在我们将资料补全后,提交到20多名评委手中。从更了解欧美市场和文化的角度,我们会重点举荐一些完整度高的片,更细致地归类,方便相应类型的评委看到,因为评委也有分工侧重。也就是说,我们有权决定哪些片更具备竞争力。

每部提交的片子都会被看到,至于到什么程度,取决于这部片对评委的吸引力。但资料完整、格式符合要求这些门槛,所有参赛者一视同仁。如果大牛导演提交了一部信息不全的片子,也不能入围。这种公平性也是我看好Raindance的原因之一。

入围的片首先要符合评委口味。根据我的理解,Raindance倾向于挑市场上看不到的好片;有质量的新人作品;以及名家的创新性、实验性作品。

Raindance上明星没那么多,不是说它排斥商业操作,它认为明星要来得有理由,是你演的片子入围了还是你获奖了?之前有商业片联系我们,希望上Raindance走毯,对此我们是拒绝的。你没有片子入选,来得不名正言顺。Raindance是电影人的狂欢,不是某个明星做焦点。

英中:瑞丹斯允许参赛影片同时提交其他影展吗?如果你们看好的片子没有选择瑞丹斯,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王:不要求唯一。但如果是全球或欧洲首映,应在资料中有所反映,Raindance也会做相应统计。看好的片子没有选我们,知名度是主要原因。有的人广撒网,多提交几个电影节,看最后“中”哪个。也有投了Raindance的好片最后落选的,这属正常。国内有龙头企业的片子投Raindance最后没选上,很尴尬,过来考察后也明白了:它不是business(公司),是art house(艺术院线)。

英中:今年瑞丹斯“中国单元”的第一炮有哪些成绩?反响如何?

王:在第一年我们低调宣传的基础上,华语片展映的上座率达到了70%以上,我们比较满意。

参与论坛的有国内龙头电影企业、技术企业,代表就中英影人关心的合作拍片、发行、3D创新、VR技术应用等问题聊出了干货,签署了合作协议,瑞丹斯中国上海站的成立指日可待。

当天三场活动,我们得到了来自各界强大的支持。比如使馆方面就派出三位代表到场支持并参与论坛,这给了团队巨大的鼓舞,毕竟华人在英国要做主流事业,每一步都很难。

另外,我们创作了主题曲Raindrops,也是送给品牌的一份原创礼物。

英中:英国受众喜欢什么样的中国电影?你们征片时会有意识地迎合这种口味吗?

王丹婷: 就我的理解,欧美观众看中国片是两个极端:要么纯商业:比如那种宏大叙事的大片,证明市场价值和国家实力;要么真实不俗:能看到真正的中国、中国人真正的所思所想。好比你有钱买LV,他们欣赏得来;你有品位手艺,做个手工包来背,也很有范儿。最怕“四不像”。从风格来讲,欧洲受众更喜欢有实验色彩的电影和纪录片。

我们不会刻意去迎合什么来征片,评委的偏好你没法预测,拿到片子我们只能尽力包装、完善和推荐,然后提交。

有故事的女同学,立志拍出自己的故事

英中:接下来瑞丹斯在中国有什么样的计划?

王:我们会强化品牌,主动向市场出击。上海、香港建站都在计划中,以方便影人交片、交流。长远来看,华语电影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都有市场,在这些地区我们也希望延伸业务。

目前瑞丹斯的实践是引领我走进行业,在生产线上摸索,为未来拍自己的电影做铺垫。一年一度的电影节是为了业务不得不产生的市场活动;我们每个月、每周甚至每天,都在做和电影相关的工作,比如影人交流、合拍剧本的筛选、立项、两国合拍计划的构建等。我们的自我定位是专业电影人,不是专门策划电影活动的PR。

英中:你为什么选择创意产业作为创业方向?

王:我来英国就是奔着电影来的。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的实践经验,我进过剧组,也扛过机器自己拍、剪,这些尝试都是为拍自己的电影做积累。只要每天都有积累,我就感觉没有离开初衷。

我大二开始做华语电影节,也参与了侨界很多活动,但始终感到只有进入当地主流,而不是华人自己搭台自己唱戏,才算真的入行。所以我果断撤股退出某华语电影节,回炉沉淀之后,创立了“瑞丹斯中国”品牌。

英中:这个作为你理想明灯的剧本到底是怎样的?

王:是我写的一个剧本。每个导演的第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的影子。2013年我硕士课程的毕业作品,在导师的鼓励下,我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了剧本。作品提交前,我的导师猝死,这对我来说简直晴天霹雳。

当时我没勇气也没信心把剧本写出来,是导师鼓励我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他说真诚的作品才能打动人,你写出来我们就争取把它拍出来。我每字每句都抱着期待去写,在导师指导下改,现在还没毕业导师就走了,我的硕士阶段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对我来说就像总有一件事未完成……这个剧本对我意义重大,我一个逗号都不会去删。

当时剧本的预告片我已经拍出来了,我的人生计划里本来并没有Raindance这段。现在我思路很清晰,电影不是一朝一夕的名利,它需要你付出长久的努力。片子总有一天会在资源更巩固、条件更成熟时拍出来,那是水到渠成。

“不赠票,不蹭毯”

英中:目前在英国也有你的同行每年举办电影节,将华语电影介绍给西方,你觉得你做的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王:本质上就不同。一个以公关活动为主的电影展映,肯定和一个围绕电影开展的市场活动不同。

Raindance就是以电影为主,为了电影而每年办展。负责任的电影节要广泛招片,有严格的评奖和展映机制,要结合票房,更大的会涉及版权交易及行业研讨等。简单说,它将对路的电影拿到主流平台来,找到对接的受众解读、评论、欣赏。

以公关为目的的展映,是为了做效果,比如加大明星的曝光率而展映某些片。 把中国电影推向海外,不是赠票、拉关系、卖奖项,凑一台“展映”。这甚至都不能被称作“电影节”,只能叫“把中国电影拿出境外”,既没找到受众,也没找到片子的衍生价值。更严重的是它扰乱市场,比如送票,我们不送,我们严格统计票房,不做不真实的数据。

英中:在中英之间从事电影交流,困难在哪?最有成就感的又是什么?

王:上面说的“影展”我以前也参与过,虽然退出了,但这段履历是抹不掉的。所以最难的是扭转外国同行对中国影人的整体认识,重建自己的信念和团队精神。这个领域有那种一年一次的搅屎棍,有那种自身定位过高、没作品却到四大蹭毯的明星,造成西方对中国影人有种偏见:一群中国土豪,不懂电影,不尊重电影艺术,跑来国外电影节做噱头。导致我们要花很长时间重塑形象,用行动告诉别人我们不一样。

合作起初,我也被否定过,年龄小,没经验,说得天花乱坠,人家为什么要选你?我努力去阐释,没日没夜打越洋电话沟通。争取合作很难,但扭转偏见更难,因为后者只能靠时间。

最有成就感的是收获了一个给力、真诚的团队,我们的事业得到了官方、同行、合作方的无限认可、包容和支持,这些都是动力。

现在我不是一个人,我有了一份责任,一个团队,为电影,我们心甘情愿投入。

(作者:特约记者 汪瑾钺)
标签:瑞丹斯中国创始人,王丹婷,电影
  • monica plaque psoriasis As I site possessor I believe the content matter here is rattling excellent , appreciate it for your hard work. You should keep it up forever! Good Luck.
    2016-11-23 13:44:59
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UK Chinese Time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户服务热线:+44-01908-681-242 联系邮箱:info@ukchinese.com